返回

移動藏經閣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千零十九章 永恆的代價(大結局)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吳語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和白晨的感情升溫如此迅速。

    白晨是個很奇怪的人,相貌平平,學歷平平,收入平平。

    喜歡說一些完全沒笑點的冷笑話,或者是有些過分的玩笑。

    而他自己也許感覺不出玩笑,別人提醒後,他才會反應過來。

    可是吳語能夠感覺的到,這個男人的真誠。

    白晨的性格也非常的好,似乎不會為任何事情生氣。

    至少幾次的約會中,他從來不曾生氣過。

    就算是教訓小流氓,他也是帶著微笑教訓的。

    不過每次約會,白晨都會抱著白星。

    “白晨,你學過武功嗎?”

    “是,我武功不錯。”

    在這個時代,會武功是一項非常突出的個人優勢。

    這是個提倡全民皆武的時代,吳語小的時候,也報過武學入門興趣班。

    可惜她的天賦所限,並沒有在武學上有所發展。

    不過,她還是很羨慕那些,會武功的人。

    “那如果……我是說如果,將來我們有了孩子……我們的孩子會繼承你的天賦嗎?”

    “額……那個……我無生育能力。”

    “……”

    “現在的醫學這麼發達,這是問題嗎?”

    白晨想了想︰“你這麼喜歡孩子嗎?”

    “生孩子不是每個女人的職責嗎?”

    “那好吧,如果你真的想生孩子,那我們就生一個孩子吧。”

    “等等,我們現在還沒到那個地步,而且你不是無生育能力嗎?”

    “我改一下……”

    “什麼意思?什麼叫改一下?”

    “我練的武功很特別,我能自我調節生育能力……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吳語用古怪的眼神看著白晨︰“你練的是邪門的武功?”

    “不是,我只說是特別的武功,又沒說是邪門武功。”

    “我都沒听說過有這麼奇怪的能力的武功。”

    “這世上武功千奇百怪,沒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這個武功好像沒什麼用吧?把生育能力變沒了,然後又能夠調節成有生育能力,這武功到底有什麼用?”吳語哭笑不得的說道。

    在吳語看來,這個武功不只是奇怪,簡直就是奇葩。

    白晨想了想,回答道︰“有,比如說有生育能力,武功下降一半,這個設定怎麼樣?”

    “其實你是在騙我的是吧?”吳語認真的看著白晨。

    “好吧,其實我就是不想要孩子,我有白星一個就夠了。”白晨終于還是坦然的回答道︰“我不喜歡出現一個有著我血脈的孩子。”

    吳語感覺到,白晨言詞中的認真態度。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白晨低下頭,沉默了片刻︰“我怕我們的孩子會成為這個世界的破壞者。”

    “額……你是認真的?”

    吳語突然看到,白晨的手在放著光。

    她看到了神奇的一幕,白星原本扭曲的右腿,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扭轉。

    “這……就是你的能力?”

    “嗯。”

    “我答應嫁給你。”

    “啊?怎麼這麼突然?”

    “我喜歡你,就這麼簡單。”

    吳語有的時候優柔寡斷,有的時候又果斷直接。

    就連白晨都把握不到吳語的性格變化。

    ……

    白晨和吳語的婚禮很簡單,白晨只叫了他的學生蕾切爾。

    吳語則是叫了自己的父母。

    吳媽媽其實是對吳語的選擇非常不滿意的。

    自己的女兒這麼漂亮,可是卻選了一個這麼平庸的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還有一個孩子。

    而這場婚禮,更是簡單的不像是正常的婚禮,幾乎省略了一切步驟。

    只是一頓飯而已,然後他們就領證了。

    在吳語二十五歲那年,她與白晨的孩子出生了,一個女孩。

    吳語不知道,這是不是白晨控制的結果。

    不過對于自己的女兒,她還是非常的疼愛。

    三十歲那年,白晨問了吳語一個問題。

    “你想要一個正常人那樣的人生,還是永恆?”

    吳語的回答是,如果能夠永恆當然是最好的。

    一直到四十歲的時候,吳語才明白白晨這個問題的意思。

    她發現自己和三十歲的容貌一樣,沒有絲毫的改變。

    當她再次問白晨,白晨給了她肯定的答案。

    她現在有著永恆的壽命,至少,她會比這個星球,甚至這個星系的壽命都要長。

    而獲得永恆的生命固然美好,可是同樣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完美。

    至少,她需要承受著自己的孩子在她的面前生老病死。

    在地球向外殖民的第一場戰爭結束後,人類迎來了更大的星際探索。

    白晨和吳語選擇了離開地球,他們成立了星際探索隊。

    向著更為浩渺的星空邁出腳步……

    至少這樣,他們不需要去面對孩子們的死亡。

    他們也拒絕接收來自地球上的任何信息,雖然這麼做有些掩耳盜鈴。

    ……

    神元145年——

    “艦長,我們的飛船,發現前方有個高能反應。”

    “恆星嗎?”

    “不,是個很小的個體,可是能量值很高,而且行動軌跡並不規律,不像是天體。”

    白晨看著星空外,他已經感覺到了那個生命的存在。

    那是個相對于地球人來說,強大的個體。

    如果他們的飛船接近的話,除非白晨或者吳語動手,不然的話,他們飛船將很難幸免。

    阿德約是個老船員,他也是白晨和吳語的忠實擁躉。

    探險隊曾經發生過兩次叛亂,而他都選擇站在白晨和吳語的身邊。

    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不管新加入的隊員有多厲害,勝利者永遠是白晨和吳語。

    “走吧,離開這片區域,這里不應該是地球人應該接觸的星系,現在的地球人,對他們來說太弱小了,如果與他們接觸,地球人很可能會成為他們的奴隸。”

    避開危險,又或者是避開麻煩,這是白晨的宗旨。

    不給地球找麻煩,也不給自己找麻煩。

    不過即便是在星空探索的過程中,他們也需要面對生離死別。

    又過了一百年,白晨和吳語再次回到地球上。

    而他們的重孫已經百歲高齡了,他們甚至不認識白晨和吳語。

    “你累了嗎?”

    “不累,我還想要探索更多未知的星域。”

    “我帶你去一個比地球更高級的文明吧……那里曾經有我留下的足跡。”

    “好,我想踏遍你曾經的足跡。”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