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移動藏經閣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番外,普林星系篇(1)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對于普林星系文明來說,這個文明是一個多文化融合的文明。

    普林星系文明是以科技文明為開始的,而後又融合了武學文明。

    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武學文化以及對武學的追求,深深的烙印在每個人的血脈之中。

    為文明的中心,聖斯柯達環星更是充斥著濃郁的武學氛圍。

    一般的殖民星,習武者的比例大約在30%~40%之間。

    而在聖斯柯達環星,習武者的比例高達75%。

    武學與科技共同的催化下,迸發出全新的文明時代。

    在這里,是所有武者的聖地。

    每一個習武者都向往的主行星。

    “這里的人真的已經瘋狂了。”吳語看著隨處可見的擂台。

    有事沒事,去擂台上過幾招。

    有仇沒仇,去擂台上分個高下。

    “對于這個星球的人來說,不,應該說是這個文明的人,他們曾經因為武學與科學的沖突,從而產生了一場維持千年的戰爭,最終因為我的介入,這場戰爭以武者的勝利告終。”

    這顆星球上,幾乎已經沒有讓人熟悉的痕跡了。

    滄海桑田,不管是人還是物,甚至是環境,都已經徹地的改變。

    白晨從虛緯度出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數千年的時間。

    不過,在這里依然保留著一些遺跡,或者是在遺跡上又興建了一些建築。

    “先生,小姐,你們是從其他星球來的嗎?”一個男子上前來問道。

    “對。”白晨和吳語手拉著手,白晨又問道︰“很明顯嗎?”

    “非常明顯,你們打算餐館原始武道館嗎?我這里有兩張門票。”男子遞給白晨兩張門票︰“不過比市面上要高出一些。”

    “這里也有黃牛黨嗎。”吳語掩嘴輕笑。

    白晨也有些無奈,似乎每個地方都免不了黃牛黨的存在。

    男子看向吳語︰“這位小姐說的似乎不是通用語,是殖民星語言嗎?或者是外語種。”

    因為在這數千年的時間,普林星系文明又接觸了一些文明,並且產生了融合,所以外文明也不再那麼陌生。

    而在普林星系文明中,類人人種佔到了1%左右的人口總量。

    吳語說的是地球的語言,男子當然听不懂。

    “這兩張門票怎麼賣?”

    “三千武神幣。”

    “兩張三千?”

    “不,一張三千武神幣。”

    “這太貴了,我們來的時候調查過,原始武道館的門票只要一千八百武神幣。”

    “可是原始武道館的門票,每天只出售一百張,可是每天想要進去餐館的人超過一萬人,你想要盡快的進去參觀,總要付出一點代價吧。”

    “好吧,六千武神幣,拿去吧。”白晨交給男子六千武神幣。

    男子收到了錢,嘴里嘟囔了一句︰“居然還有人用現金。”

    白晨和吳語才到聖斯柯達環星不過幾天的時間,身份都沒來得及去弄,更不要說使用虛擬幣了。

    白晨和吳語向著原始武道館的方向過去,突然,白晨的腳步停了下來。

    “這棟樓怎麼了嗎?”

    這棟樓實在是太殘破了,非常非常的殘破。

    明顯可以看的出來,這棟樓經過了非常多次的修繕與維護。

    可是歷史的滄桑感,依然伴隨著這棟樓。

    古老,即便是放在地球上,這棟樓都算是非常的古老。

    而且這棟樓的周圍,還圍著一層能量保護罩。

    “白晨,你哭了。”吳語第一次看到白晨哭。

    這時候,身邊過來一對老夫妻,看到白晨在那里抹眼淚︰“你是不是感受到了,這座樓的滄桑?”

    這里是潘城,這棟大樓是嘉麗文的家。

    “老頭,這棟房子是什麼來歷?”老婦人問道︰“為什麼我也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這棟樓是初代女武神的住所。”老頭說道。

    “咦,剛才那對小夫妻去哪了了?”老婦人發現,不久前還在身邊的那對年輕夫婦突然消失了。

    白晨和吳語來到保護罩內,在不破壞保護罩的情況下,也只有白晨能夠做到。

    建築的表面噴了一層特殊的涂料,讓這里建築結構不會再被空氣與濕度侵蝕。

    白晨進到建築里,走向了嘉麗文曾經的套房。

    突然,一個身影毫無征兆的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白晨伸手一抓,將那身影抓住。

    是一個少女,實力非常的強悍。

    少女雙眼含怒的看著白晨︰“你們是誰為什麼在這里?”

    為什麼這個人能夠一招制住自己?

    這怎麼可能?

    自己可是這一代的女武神,沒有人能夠制住自己。

    哪怕是十二星老也做不到。

    可是這個人卻一招將自己壓制住。

    明明只是抓住自己的手腕,可是自己的內力卻被完全的凍結了。

    “不用怕,我們只是來參觀的。”吳語看這小姑娘似乎額頭都在冒冷汗,主動的解釋道。

    “不用跟她解釋,她至少已經三百歲了。”

    “啊?她三百歲了嗎?”吳語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小姑娘。

    白晨松開了大齡少女︰“不要在這里動手,你應該也不想破壞這里,我也不想。”

    大齡少女凝視著白晨,眼前這人毫無威脅的感覺。

    可是正是這種感覺,讓她心悸。

    “你們到底是誰?”

    白晨沒有理會大齡少女,拿起了一件梳妝台上的梳子。

    這上面還有非常淡的嘉麗文的氣息。

    在嘉麗文存在的時代,本身就已經是高科技時代,所以很多東西保留的時間非常的久遠。

    哪怕是數千年的時間過去了,依然保留的非常完整。

    大齡少女非常的不滿,這里的每一個東西,就連她都不能隨意觸踫。

    可是這個男人居然隨意的觸踫初代女武神的東西。

    這簡直就是初代女武神的褻瀆。

    “咦?”白晨突然皺眉轉過頭,面對著空氣露出了疑色。

    “白晨發現了什麼嗎?”

    “這里有魔法的痕跡。”

    大齡少女露出訝色,魔法!還有人知道魔法嗎?

    從那場戰爭結束後,魔法就幾乎滅絕,甚至所有關于魔法的檔案也全部消失了。

    白晨的指尖點在空氣中,剎那間。

    一個影像出現在房間里。

    白晨眉頭一挑︰“栗兒!”

    “白……白晨……媽媽……靈……碎……”

    大齡少女滿臉的不敢置信,這里存在著魔法?

    這里是初代女武神的居所,可是這里居然存在著魔法。

    即便大齡少女從來沒見識過魔法。

    可是那種淡淡的能量波動,讓大齡少女第一感覺就知道了,這就是魔法。

    “這里為什麼存在著魔法?”

    “她是嘉麗文的女兒,栗兒,一個靈魂法師。”白晨說道︰“栗兒在小時候,有著很特殊的際遇,所以她在靈魂魔法上,有著無與倫比的天賦。”

    大齡少女驚疑不定的看著白晨,這是真的嗎?

    可是這個人是怎麼知道的?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樣的秘辛?

    就連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為什麼會從他的口中吐出來。

    “她在說什麼?”

    “我不知道,她應該是給我留下訊息,只是,她的魔法並不能維持的了幾千年的時間,所以出現了破損。”

    “能修復的了嗎?”

    白晨搖了搖頭︰“不能修復。”

     ——

    突然,地面震了一下。

    “嗯?有人襲擊這里。”

    在建築外層的保護罩上,有一層黑色物質從天而降。

    這層黑色物質正在不斷的滲透著保護罩,而又不對保護罩進行破壞。

    “那是什麼?”

    “魔。”白晨說道。

    大齡少女眉頭一擰,她也知道魔。

    她只是驚訝于,這個男人似乎什麼都知道。

    黑色液體在滲透到一半後,化了一個女子的模樣。

    原本黑色的皮膚開始變的有了顏色。

    那個由魔所化的女子同樣來到了嘉麗文的居所中。

    “女武神,我們又見面了……咦,這里有客人嗎?”

    白晨回過頭看向魔女︰“你身上有讓我熟悉的氣息。”

    魔女腦海中的思緒飛轉,剎那間,魔女身體突然崩潰,變成黑色液體要逃走。

    大齡少女驚疑的看著魔女,她和魔女爭斗了百年的時間。

    她知道魔女一旦戰敗,都會以這種姿態逃離。

    可是她從來沒見過,魔女會不戰而逃。

    魔本就是負面情緒的集合體,它們同樣也有恐懼,而且比普通人更為強烈與純粹。

    可是要讓魔產生恐懼,這可不容易。

    “你想逃嗎?”白晨淡淡的說道。

    魔女又重新化人形︰“你為什麼還存在著?你為什麼還會存在著?”

    “我想知道,你來這里找什麼。”魔女不說話了,白晨看著魔女︰“不願意說嗎?或許我應該用自己的方法得到答案。”

    “我告訴你,你會放過我嗎?”

    大齡少女更加好奇這個男人的身份。

    魔是無法消滅的,至少她和歷代女武神,都從未消滅過魔。

    可是她現在居然在向這個男人求饒。

    這讓大齡少女更加好奇,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看心情。”

    “好,我告訴你……這里存在著嘉麗文的一個靈魂碎片。”

    大齡少女滿臉的愕然,僅僅只是看心情的答案,居然讓魔覺得這是可以接受的?

    難道不是以防一條生路為條件嗎?

    “哦?這里存在著嘉麗文的靈魂碎片?為什麼我感覺不到?”

    “我也不知道藏在哪里……你可以問她,我來過這里很多次了,可是都是無功而返。”魔指著大齡少女說道。

    “沒錯,他來了非常多次。”

    “你為什麼會知道?”

    “當年嘉麗文死的時候,她的靈魂被她女兒保存了起來,栗兒想要等到你回來,然後讓你復活嘉麗文。”

    大齡少女此刻的腦子完全空了,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他到底是誰?

    他和初代女武神到底是什麼關系?

    “那麼嘉麗文的靈魂應該是完整的吧,為什麼會變成了碎片?”

    “栗兒被襲擊了。”

    “為什麼襲擊栗兒?”

    “為了嘉麗文,為了嘉麗文的靈魂。”

    “栗兒重傷,嘉麗文的靈魂也被擊碎,栗兒奪回來了一部分的靈魂碎片,然後隱藏在了這里的某個地方,而後她就死了。”

    白晨面沉如水,大齡少女看到白晨眼中閃爍的宛如實質的殺意。

    “是誰干的?”

    “不知道,襲擊他們的人很強大,甚至比我更強。”

    “莫安?還是金格力?”白晨所能想的到的,只有這兩個人。

    只有他們才有可能比魔更強大,不,應該說是原始天魔。

    “不是他們兩個,當年嘉麗文、莫安、金格力的理念不同,莫安與金格力帶著三分之一的武者離開了聖斯柯達環星,他們去了神秘之地,只有嘉麗文留了下來,據說神秘之地是一條沒有歸途的世界,所以不會是他們兩個,而且他們似乎也沒理由襲擊嘉麗文,即便他們的理念不同。”

    大齡少女听著這段秘辛,心中跌宕起伏。

    她有太多的疑問,太多的不解。

    莫安是誰?金格力又是誰?

    “是第一代弟子嗎?”白晨又問道。

    如果是第一代弟子的話,他們接受的資源最多,也是最有可能接近或者超過原始天魔的人。

    “我不知道。”

    “白晨,我們走吧,你把她們都嚇到了。”吳語拉了拉白晨的手。

    “嗯。”白晨點點頭,臉色也緩和了下來。

    魔看向吳語︰“她是你的妻子嗎?我能夠感覺的到……”

    “魔心……或者應該叫你莫心?你只要再多出一個字,我會讓你連渣都不剩,不是你這個分身,而是你的本體,我能夠感覺的到,你的本體正在孕育著,你想要變成你的父親那樣?”

    “你成就了我,你也應該殺了我的後果,魔道崩潰就意味著六道崩潰,那是你親手創立起來的平衡,當年你千方百計的阻止骸骨皇帝,就是不希望他創立六道,如今我已經是六道阿修羅道的主宰,你敢殺死我嗎?”

    “你和武者的爭斗,我已經不想再過問了。”

    大齡少女感覺,他們的對話,正在揭露一段歷史。

    一段塵封了數千年的歷史。

    這個男人來自古代。

    還有魔心所說的,六道?

    這又是什麼?

    為什麼這個男人不敢殺她?

    大齡少女就如同在听天書一般。

    今天她听到的秘密,比她這輩子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加起來都要多,都要晦澀。

    “你不是主宰,六道為我所創立的,我也有辦法毀掉,只要將六道從天道中剝奪出來即可,這不難,過去我做不到,可是現在我可以做到了。”

    “莫心,你走吧,在白晨還沒打算殺你之前。”吳語開口說道︰“不要再激怒他了。”

    莫心看了眼白晨,默默的離去,化黑色液體。

    大齡少女轉頭看向白晨和吳語。

    白晨坐在一張椅子上,陷入了思考中。

    吳語則是站在一旁,靜靜的陪伴在白晨的身邊。

    “吳語,如果是你,會怎麼藏東西?”

    “那個叫做栗兒的女孩,她既然是為了讓你找到,那麼她肯定會把東西藏在你知道的地方,你能找的到的地方。”

    “什麼東西是我能找到的?”

    白晨漫步在房間里,目光掃過每一個角落。

    大齡少女的眼神里則是充滿了復雜的眼神。

    這里是屬于她的聖地,可是如今卻有一個外人闖入這里。

    可是這個外人,卻比她更熟悉這里,更有資格站在這里。

    突然,白晨想到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