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寵妻不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6章 強買強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大佬寵妻不膩最新章節!

    許橙從洗衣房回來後就去找小景借了套衣服去洗澡,作為一名現代人,渾身都是汗味不洗澡簡直就是項折磨,容姨太用這招對付她還真是用在了點子上。

    小景有些受寵若驚,“許姐姐,可我的衣服都是……下人穿的。”

    許橙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早跟你說了,人人生而平等,即便你出身不如人家,但骨子里不能覺得自己低賤,知道嗎?”

    小景抿著唇點頭,“嗯嗯!”

    她帶著許橙去了她的住處,打開放衣服的櫃門,拿了一套去年年底新做的褂子給她,“許姐姐,這套衣服是最新的,很干淨,我才穿過一次。”

    許橙拿過衣服直接放進了櫃子里,“我不要你的新衣服,我只要一套能換洗的衣服就行了,新的舊的對我來說無所謂。”

    小景心里暖暖的,最後找了一套半舊的素色套裝給她,“許姐姐,听說你剛才救了小六子?”

    許橙“嗯”了一聲,將衣服包好。

    小景一臉崇拜的看向她,“許姐姐你真厲害!沒想到你還會醫術!”

    她完全是發自肺腑的崇拜。

    許橙忙不迭的擺手,“不!我不會醫術!我就是在學校見別人做過這方面的急救,依葫蘆畫瓢而已,我其實並不專業,後面要不是孟醫生來了,小六子也不會那麼容易的脫離危險。”

    她說的是大實話,當時她也猶豫過要不要救人,救的話勢必會引起他人的懷疑;可不救的話,自己內心過不去啊!

    經過一番掙扎後,她還是決定遵從內心救人,至少這麼做了她不會有任何遺憾。

    小景湊了過來,“許姐姐,小六子是督軍乳母的兒子,听說他這病是從小就有的,督軍還讓孟醫生為他治療呢!可一直治不好,雖然府內很多人因為他是督軍乳母的兒子不敢當面說什麼,但私底下說得可難听呢!”

    “有一次正好被小六子听到了,他的性格才慢慢變得這麼沉悶。其實,小六子挺可憐的,他爹娘都死了,平時督軍也忙,不可能完全照顧到他,也堵不住悠悠眾口。”

    許橙腦海里浮現出了小六子發癲癇時那些人說的話,嫌惡的眼神毫不掩飾,躺在地上的少年好似沒有一點生氣。

    這個年代得了這種病,又沒有父母的庇佑,即便督軍把他當弟弟照顧,但畢竟不是親弟弟,也不可能照顧得那麼細致,少年心中肯定會留下不少創傷。

    “他娘不是督軍的乳母嗎?”

    “對啊!好像是為了保護督軍死了,所以督軍一直把小六子當弟弟照顧,也不怕他的病,可府內其他人害怕啊……”

    說起府內的各種八卦,小景姑娘那是滔滔不絕,仿佛就沒什麼是她不知道的。

    許橙對她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小小的腦袋瓜子里怎麼就裝了這麼多的八卦啊!

    “癲癇這種病發作的時候看著挺嚇人的,其實沒有傳染性。”

    “我知道啊!但很多人不相信。”

    “……”

    許橙沉默,確實是這樣,有時候即便是真相也會有很多人不相信,人們反而更願意去相信听說的假象。

    感慨過後的小景又笑嘻嘻的說道︰“許姐姐,你救了小六子,督軍說不定會獎勵你,這樣你就不用去柴房干活啦!”

    許橙怔了怔,那個男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她還沒弄清楚呢!

    如果真有獎勵,她寧願要求他永遠不要踫自己。

    她可听說了,狗督軍風流成性,到處留情,到處都有所謂的紅顏知己,這樣的男人她敬謝不敏!

    萬一他沾上了什麼病,再傳染給自己,那不是完了!

    ……

    洗完澡的許橙就听到門外傳來敲門聲,當看到門口的陳副官時,她挑了挑眉,心里喜滋滋的想道︰真的是來感謝她救了小六?

    陳副官見她穿著一身下人的衣服,還有些愣住了,“許小姐穿的這是誰的衣服?”

    許橙低頭看了自己一眼,“有什麼問題嗎?我的衣服在洗衣房被染得五顏六色,沒法穿了。”

    陳副官唇角抽了抽,許小姐還真是不拘一格啊!連丫鬟的舊衣服都穿,她不是和香姨太交好嗎?怎麼不去找香姨太幫忙?

    許橙似乎看懂了他心里的想法,“香姨太身材嬌小,她的衣服都是緊身的旗袍,我穿不了。”

    陳副官摸了摸鼻子,他的想法有那麼明顯嗎?

    “許小姐,督軍很感謝你今天出手救了小六,但你大鬧洗衣房,還打了洗衣房的管事張媽,功過相抵了。”

    “???”

    神特麼功過相抵!

    許橙氣道︰“張媽故意將我的衣服染得五顏六色,我還不能反擊了?”

    陳副官眼觀鼻子鼻觀心,“許小姐有什麼想法還是親自去和督軍說比較好。”

    許橙氣結,“既然陳副官話帶到了,我也要去睡覺了,慢走,不送!”

    她干脆下了逐客令。

    在柴房睡了兩天晚上,她都快落枕了,今晚只想睡個好覺。

    她剛要關門,陳副官伸手擋住了,一本正經的傳話,“許小姐,督軍請你過去一趟。”

    許橙立即警惕的瞪著他,“請我過去?我可以拒絕嗎?”

    陳副官怔了一下,搖頭,“不能。”

    許橙翻了個白眼,“既然不能拒絕,怎麼能用‘請’字呢?說吧!他又想干嘛?”

    陳副官想到了孟醫生猜測許小姐是個深藏不露的間諜,如果真是間諜,應該巴不得去督軍的房里吧?

    他正色說道︰“督軍的心思不是我等能隨便猜測的,督軍不喜歡等人太久,許小姐還是隨我去吧!惹惱了督軍,只怕日子不好過。”

    許橙內心誹腹︰自從來了督軍府,我的日子什麼時候好過?!

    她很認真的反問了一句,“如果我不去會怎麼樣?”

    陳副官也很認真的回道︰“督軍讓屬下把許小姐帶過去,如果許小姐執意不肯去,必要時我會強制性將許小姐帶過去。”

    許橙︰“……”

    MD!就知道會這樣!

    狗督軍就知道強買強賣!不會又想對自己做那種事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