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寵妻不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7章 綁住他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大佬寵妻不膩最新章節!

    許橙剛進房間,門就被人“ ”的一下關上了。

    她第一反應就是逃,可門已經打不開了。

    臥槽?!!!

    來真的啊!

    她深吸了一口氣,房間里怎麼飄蕩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

    “過來!”

    半昏暗的室內,陡然傳來男人沙啞的聲音,是那種她從未听過的沙啞,就像是……

    許橙暗道一聲“不好”,這房間內的香味該不會是迷香吧?狗督軍竟然用這麼下作的手段嗎?

    她警惕的看了一眼坐在床沿上的男人,眼角的余光在室內環視了一圈,慢吞吞的挪步,聲音不情不願,“干嘛?”

    裴西宴目光灼灼的盯著她,恨不得在她身上釘出兩個窟窿,“為什麼要救小六?”

    許橙愣了愣,他喊她過來是問這個的嗎?

    “我恰好知道癲癇的急救方法,遇到了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

    我去!這是懷疑她別有用心啊!

    許橙深呼了一口氣,“不管你信不信,我剛才說的都是真話。”

    愛信不信,不信拉倒!

    裴西宴坐在床沿上,如同一只鷙伏的獅子,一瞬不瞬的盯著許橙的面部表情,試圖發現她在撒謊。

    可遺憾的是,他在許橙的臉上看不到半點撒謊的痕跡。

    要麼,她真的是一位訓練有素的間諜,能抗住自己的施壓;要麼,她真的只是想救人。

    “生命無貴賤?”

    裴西宴慢條斯理的重復了一遍許橙白天救人時說的話,語調頗為玩味。

    許橙哼了哼,本來就是啊!她說錯了嗎?

    裴西宴倏地盯住她,“我記得很清楚,許大小姐11歲那年可不是這麼認為的。”

    許橙臉白了白,狗男人也忒記仇了吧!都過去這麼久的事情還記得這麼清楚!老是翻舊賬,有意思嗎?

    “你都說了那是我11歲時說的話,我那時候不過是個大孩子,懂什麼?不外乎人雲亦雲唄!不能代表我真實的觀點。”

    “許大小姐倒是挺會強詞奪理。”

    “我這是陳述事實。”

    許橙說完,就听到裴西宴重重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就看到他起身朝自己走過來。

    剛才他坐在暗影里沒看真切,這會可以清楚的看見他雙眼赤紅,就連脖頸處都是紅的,一看就不正常。

    許橙條件反射的想逃,強裝鎮定的問道︰“你怎麼了?”

    她必須得爭取時間想對策!

    裴西宴腳步微頓,少女的聲音軟軟糯糯,比任何一位姨太太都要好听,是他夢中都會反復听到的聲音……

    “我沒事。”

    “你騙人!這房間內的香味是怎麼回事?”

    她聲音清脆,帶著幾分質疑。

    裴西宴頓足聞了聞,是容姨太身上的味道,居然還沒散去,女人都愛吃醋,許橙這是吃醋了?

    反正她今晚也逃不了,她只能是自己的,管她是不是間諜,他今晚都要徹徹底底的擁有她!

    “你去把窗戶打開。”

    “……噢,你房間內誰來過啊!”

    許橙純屬沒話找話說。

    裴西宴卻誤會了,她果然是吃醋了。

    “容姨太給我送補湯。”

    “補湯?”

    只怕是那方面的補湯吧?難怪狗男人雙眼赤紅,一副像是中招的樣子。

    “嗯,她親手炖的。”

    “……”很顯然了,親手炖補湯,然後倆人順勢滾床單,合情合理啊!

    等等!既然是容姨太送的補湯,那容姨太呢?為什麼讓陳副官把自己叫過來?

    “容姨太呢?”

    “她走了。”說完後,裴西宴又補了一句,“她不會打擾我們。”

    許橙心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果然被自己猜對了!狗男人真的中招了,中招找自己干嘛?他瘋了嗎?!!!

    許橙深吸了一口氣,在看到旁邊的花瓶後心里頓時有了主意,淡定的轉過身去開窗戶,擰了好一會也沒擰開,故意抱怨道︰“好緊啊!推不開是怎麼回事?”

    難得听到許橙這麼輕柔的和自己說話,還帶了點小女人的那種撒嬌,裴西宴仿佛產生了一種錯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迷藥的緣故,想也沒想的就朝許橙的方向走去。

    “讓我來。”

    許橙知趣的側身,趁裴西宴背對著她關窗戶的時候抄起旁邊的花盆猛地朝他的後頸敲擊。

    下一秒,裴西宴就失去意識往下倒。

    許橙不敢讓外面的人發現,連忙伸手扶住他,結果倆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她剛好被壓在了下面。

    花瓶也“ ”的一下碎成了四分五裂。

    好在花瓶在敲擊他的後頸時就碎了,掉到地上後的動靜不算大,伴隨著許橙夸張的叫聲,被掩蓋住了。

    守在外面的十一和十二听到督軍的房間內傳來許橙的聲音,倆人都知趣的望天看星星,陳副官剛離開的時候說了,只要許小姐不跑出來,不管里面發生什麼動靜都不要進去打擾督軍的好事。

    所以,他們做好本職工作就行了。

    許橙被裴西宴壓得重死了,她使出吃奶的勁才推開他,然後發現他後頸的皮膚被花瓶的碎片割了一條口子,這會正在汩汩的往外冒血。

    她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先幫他止血,然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綁在椅子上,還將他的兩只手分別綁好,用的是一種很特殊的死結。

    這是她在網上學的,這個時代的人肯定解不開。

    她才剛綁好,裴西宴忽然醒了,在發現自己雙手被牢牢的綁在椅子上後,赤紅的雙眼一片冷駭,看向許橙的眼神仿佛帶了刀子,“許、橙!”

    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許橙很無辜的攤手,“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沒辦法了,我不想和你那什麼,只能出此下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