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寵妻不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8章 被困的野獸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裴西宴看向她的眼神幾乎要噴出火來,原本對她間諜身份有些動搖的他,此刻幾乎要篤定了,該死的女人竟然藏得這麼深!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女人綁在椅子上。

    而且,他兩只手是被分開綁著的,結打得很牢固,他剛才試著掙脫,根本就撼動不了分毫。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裴西宴臉色陰沉可怖,如果此刻能動,他一定會生吞了眼前的女人,敢綁他,他一定要讓她付出血的代價!

    許橙被他問得莫名其妙,“我的目的?當然是阻止你獸性大發啊!你知道你現在的眼楮和臉色有多恐怖嗎?雙目噴火,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見,像是……”一頭被困在的野獸。

    後面幾個字許橙忍住了沒說出口,她有預感自己要是真的說出來,過後這個男人說不定會記仇找她算賬。

    但此刻他的樣子就是真的特別像,也不知道他到底中的什麼迷藥,藥效要多久才過,就這樣綁住會不會對他的身體有什麼影響?

    呸呸呸!

    許橙忙不迭的阻止自己繼續深想下去了,對這種男人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同情心!這要不是自己機智,她這會已經是砧板上的肉了。

    所以,狗男人壓根不值得同情!

    裴西宴黑眸沉沉,冰涼冷駭,如凍刀子似的冷冷的注視著許橙,像是要看穿她的真實目的。

    許橙很坦然的接受他的打量,莫名的覺得狗男人的眼神過分凌厲,是那種看得人心底發毛的眼神。

    呃……至于嗎?

    裴西宴在許橙的眼里沒看到任何自己想要的東西,她眼底一片清澈,不躲閃,沒有摻雜任何雜質,和他見過的間諜完全不一樣。

    正是因為如此,才騙過了自己吧!

    想到這里,他更生氣了,胸口的怒火澎湃翻涌,下腹的熱浪也一陣高過一陣,“快點解開我的繩索!”

    每一個字,都帶著冰冷的寒意。

    許橙搖了搖頭,“放了你,那我不是危險了,你忍忍啊!要是實在難受我去給你倒盆冷水來。”

    裴西宴面罩寒霜的吹了聲口哨。

    許橙頓時意會過來他是在召喚伯爵,伯爵可是一條忠心不二的狼狗,它要是進來看到自家主人被綁著,那不得找自己拼命啊!

    不行!

    許橙連忙拿出準備好的布條強行塞到裴西宴的嘴里,“你別怪我啊!是你自己不肯安靜的,我只想平安的度過今晚而已,你就不能配合點嗎?”

    裴西宴臉都要氣綠了,該死的女人!

    許橙躡手躡腳的走到窗邊,看見伯爵已經飛快的朝這邊跑過來了,果然忠心不二啊!

    守在外面的十一和十二見到伯爵要沖進房間連忙試圖喊住它,可听到主人叫喚的伯爵壓根不听二人的,不管不顧的朝房間跑來,見門沒開便站在門口“汪汪汪”的叫起來。

    許橙轉身看向裴西宴,“伯爵的狗糧你放在哪?”

    裴西宴眼底掠過一抹驚奇,她竟然知道用這個辦法!

    阿朝說得沒錯,她實在太不像是一個大家閨秀了,府內的姨太太各個見到伯爵不說嚇得渾身發抖,幾乎遠遠都恨不得繞道走,偏偏只有她絲毫不害怕伯爵,還能讓伯爵允許她親近。

    難道她真的是經過了系統的培訓,被人特意安排來接近自己?

    “一定是在那邊抽屜里吧?”

    許橙故意問道,邊說邊觀察裴西宴的眼神看向的位置,心滿意足的看到他眼楮掃向某個地方,很顯然狗糧就在那了。

    她心中暗喜︰這個辦法果然好啊!這屬于現代的一種心里暗示法,當你被人問到某個物品所在何處時,一般人眼神下意識的會瞥向物品真正的地方,這就是一種條件反射。

    許橙飛快的跑到矮幾那,拿了肉餅就打開了房門,直接朝伯爵扔過去,故意用不大不小剛好十一、十二听到的聲音說道︰“伯爵乖,你家主人今晚身體有些不適,他這會……正難受著呢!你別再來打擾我們了哈!”

    吃到肉餅的伯爵瞬間放下了戒備,嗷嗷叫了兩聲就開始和肉餅戰斗了。

    被綁在椅子上,嘴里還塞著布條的裴西宴差點沒氣炸,殺千刀的女人!這麼不要臉的話她都能說得那麼自如!

    躲在暗處守著的十一和十二都知道許橙能親近伯爵,所以見怪不怪了,最重要的是,督軍今晚確實著了容姨太的道,之所以把許小姐帶過來也是為了……降火。

    自然是不能被打擾的。

    打發走伯爵後,許橙滿意的關上門,回頭就對上了裴西宴森涼的眼神,雙眼冷得像冰,可臉卻透著不正常的紅,哎呀!不會是藥效起來了吧?

    人雖然綁著在,但也不能讓他出事啊!

    許橙連忙跑到浴室端了盆涼水出來,擰了擰毛巾給裴西宴擦臉降溫,即便隔著冰涼的毛巾,依然能感受到他臉上傳來的熱度。

    滾燙滾燙的……

    “你能不能深呼吸一口氣,別這麼上火?”

    “你說你喝了容姨太的湯,為什麼不干脆留她過夜啊?”

    “你這不是自己找罪受嗎?何必呢?”

    ……

    許橙邊給裴西宴擦臉擦脖子降溫,一邊絮絮叨叨的碎碎念,而裴西宴除了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他已經很久沒這麼憋屈過了。

    從小到大,受過的兩次屈辱全都來自眼前這個女人,她簡直就是自己的克星!

    裴西宴心里已經在開始計劃要怎麼整她了,他這次一定會毫不留情的讓她生不如死!一定要撬開她的嘴,讓她坦白自己處心積慮來到督軍府的目的!

    該死的!

    “天!”

    許橙驀地驚呼出聲,因為某男的某個部位已經……

    她輕咳了一聲,“你要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幫你解開一只手……你自己解決……”

    她倒不是同情狗男人,而是不想鬧出人命,言情小說上不是說了嗎?中了那種幻情藥的人如果不那啥就容易出事,她不過是不想被強而已,並不想害了狗男人的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