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寵妻不膩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39章 你是不是想死?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許橙完全是一片好心,可在裴西宴听起來,她就是在嘲諷自己,再次踐踏自己的男性自尊心,存心想看自己出丑,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惡了

    她不是不想和自己睡嗎

    等他重獲自由,第一件事就是睡了她

    裴西宴的臉色青黑交加,費力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嘴里塞著的布條頂了出去,氣都喘不勻了,“你、是、不、是、想、死”

    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齒縫里面蹦出來的,挾裹著滔天的怒意。

    許橙聞言,無辜的眨了眨眼楮,“我求生欲都這麼明顯了你看不出來嗎”

    就是不想死才決定解開他的一只手啊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為了以防他呼救,她撿起被他頂到地上的布條重新塞回他嘴里,“你要是實在難受,不如我敲暈你正好一覺睡天亮”

    這樣大家都省事嘛

    她問得一本正經。

    看來解開某男一只手的想法太不切實際了,以他的能力,分分鐘就能拿下嘴里的布條呼救了,那自己不就等于羊入虎口了嗎

    她撐著下巴開始思索怎麼辦。

    人倒是綁了,今晚也安全了,可之後呢

    一時的沖動換來的可能是無止境的折磨,她可不想陷入這種死循環里面。

    她得想辦法離開這里才行

    可督軍府戒備森嚴,硬闖是不可能的,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有智能手機就好了,隨便拍幾張狗男人被綁的照片她就有交換自由的籌碼了。

    唉愁死了

    驀地,她心里忽然有了一個主意,眼前的男人恨的應該是原主,而自己壓根就不是原來的許晨了,如果他知道自己不再是他恨的那個人,會不會放了自己

    男人之所以一直對一個女人念念不忘,無非是因為從未擁有過和征服過,所以才有了執念,才有了心結。

    一旦知道自己抓來的不是他沒得到過的那個人,態度就會變了吧

    言情小說里不都是那麼寫的嗎

    替身永遠只是替身,男主的真愛只會是正主。

    不管了人都得罪了,也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說不定這條路真的行得通呢

    裴西宴雙眸噴火的盯著眼前表情變幻莫測的女人,時而一臉憂愁,時而眼楮發亮一看就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

    他心里恨得牙癢癢,該死的女人太過陰險狡詐明明肚子里揣著各種壞心思羞辱他,表面上卻裝得如此無辜

    她一定是經過了某種特殊的訓練

    許橙似感受到了他的瞪視,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忽然將凳子拖到他面前坐下。

    “不如,我們來聊聊”

    “”回應她的只有冷冰冰的視線。

    許橙無視他殺人似的視線,委婉的和他講道理,“你應該听說過強扭的瓜不甜這句話吧我是不可能喜歡你的,你關著我也沒用。”

    說到這里,某男的神色仿如冰柱子打在她身上。

    許橙繼續說“我知道咱們兩家曾經給我們定過娃娃親,我小時候因為年少無知用言語傷害過你,我爹他也對你說過一些不好的話,你對我們心懷怨恨是正常的,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孰能無過許家也因此遭了報應,而你卻在逆境中披荊斬棘,闖出了一番自己的天地,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足以證明你足夠優秀有將帥之才”

    自古以來,彩虹屁是最不會過時的東西。

    許橙明顯感覺到裴西宴的冰山臉終于有了一絲溫度了,她心里緩緩舒了一口氣,“其實,你有沒有覺得,上帝給你關了一扇窗,就會給你重新開另外一扇窗,說明上帝是很公平的。”

    她小心翼翼的瞅著裴西宴的臉色,發現他剛舒緩的表情瞬間又成了冰雕臉,心里誹腹不已狗男人怎麼回事啊不覺得自己說的很有道理嗎

    裴西宴對她後面的這段話很是嗤之以鼻,他從來不相信這世上有什麼上帝,更不認為自己如今的一切來自上帝的眷顧如果真有上帝,他爹娘當初就不會慘死,他也不會被人欺辱

    他如今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靠自己在戰場上不怕死,比旁人要更聰慧更努力得來的

    許橙懶得去猜他心里想的什麼,鋪墊好了之後她就要開始提問了。

    “這樣吧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覺得我說的沒錯,就點點頭;說得不對,就搖頭,ok”

    她一溜嘴,就不小心蹦出了一句英文。

    廣寧城內早就有了不少洋人,但根據裴西宴的調查,許橙沒有出國留洋過,她會英文是不是也是間諜培訓的必修課

    裴西宴唇角彎起一抹冷笑,這麼快就按捺不住想從自己嘴里套話了

    休想

    許橙無視他不爽的臉色,“你恨許晨”

    原主的乳名叫小橙子,再加上裴西宴就見過原主兩次,壓根不知道她的大名叫許晨,她故意發音含糊,裴西宴倒也沒听出區別,但心里有一絲疑惑她為什麼直呼自己的名字

    但這種疑惑也只存在一秒就消散不見了,他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許橙瞬間t了他的想法,“第二個問題,如果我不是你要恨的那個許小姐,你會不會放了我”

    裴西宴的瞳孔驀地急速收縮,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她居然承認了她真的是間諜

    許橙差點沒被他的反應給嚇到,情不自禁的往後縮了縮肩膀,將打好的腹稿從善如流的說出來,“其實你應該發現了,我和許小姐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我就是和她長得相似而已,真正的她其實早就逃走了,我被她算計了”

    說著,她還煞有其事的嘆了口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說的也沒錯,真正的許晨極有可能去了自己所在的那個世界。她走了,把自己留下應付裴西宴這個冷血變態的男人,勉強可以理解為自己被她算計了吧

    裴西宴眼底是不加掩飾的譏誚,幾乎百分之百確認了眼前的女人就是個間諜,至于她是不是真的許小姐,他一定會查清楚

    如果她敢騙自己,他會囚禁她一輩子,讓她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