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看看人家這孩子教育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

    在校保衛室,趙旭見到了那孩子的家長。

    孩子家長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年約二十八九歲的青年男子,脖子上戴了一條小拇指粗細的大金鏈子,剃著寸頭。看上去像個暴發戶,又像是個流氓混痞。

    甦琳介紹說︰“牛先生,這位就是葉子的爸爸,姓趙。”

    “趙先生,這位是牛牛的爸爸。兩位都是成年人了,咱們有話好好說。”

    姓牛的男人和趙旭互瞪著對方,都沒有理踩甦琳。

    就听姓牛的男人說︰“你閨女把我兒子抓傷了,你看這事兒怎麼辦吧?”

    趙旭轉頭對甦琳說︰“甦老師,麻煩你把孩子們先領過來一下。我要看過傷勢,再做決定。”

    “好!”

    甦琳一顆心始終懸著,擔心趙旭和牛牛的爸爸會打起來。

    把兩個孩子都帶來後,小葉子和牛牛分別撲向自己的老爸。

    趙旭見女兒葉子雖然沒有受傷,但小臉上清晰有打過的手指印。而叫牛牛的那個小男孩兒,兩條胳膊上都有抓出的血痕。

    從傷勢上來看,的確牛牛的傷勢要嚴重一些。可葉子臉上的紅手指印,一看就是大人出手打的。

    小孩子之間打架,沒有分寸,打壞了賠償無可厚非。但你一個大人插手孩子的事情,趙旭又怎麼會善罷干休。

    牛牛爸爸橫氣地說︰“喂,看到沒有,我兒子兩條胳膊都讓你女兒撓出血了。你是不是得賠償?”

    “這得賠!孩子的醫藥費我會承擔的。”

    “另外,誰知道你家孩子手指甲里有沒有細菌,萬一感染就麻煩了。再給孩子打一針破傷風吧?”

    “可以,應該的!”

    趙旭指著女兒葉子臉上的紅指印,問道︰“牛先生,我女兒臉上的紅指印,是你打的吧?”

    “不錯,是我打的!你們父母沒管教好孩子,我只能出手代管教一下。只是輕輕打了你女兒兩巴掌,否則以我的手力,一巴掌就能把你女兒扇飛出去。”

    大傻泉一听,哪里還能按捺得住,上前就要揍牛牛爸爸。被趙旭一個眼神給喝止了。

    趙旭摸著女兒葉子的臉蛋兒,心疼地問道︰“葉子,還疼嗎?”

    “爸爸,剛打的時候有點兒疼,現在不疼了。”

    牛牛爸爸接口說,“怎麼樣,我就說我下手有分寸吧!”

    趙旭站了起來,對甦琳說︰“甦老師,麻煩把孩子們帶回班級去吧!”

    “好!”甦琳點了點頭,對趙旭和牛牛爸爸叮囑說︰“你們有話好好說,暴力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待甦琳離開後,趙旭對牛牛爸爸說︰“牛先生,我們出去說吧!這里談話不方便。”

    “好啊!去我車上談吧。”

    “可以!”

    趙旭跟著牛牛爸爸來到了校外,見牛牛爸爸開的是一輛陸虎,知道他是在向自己炫耀開的是一輛好車。

    現在小孩子攀比成風,經常會對小朋友說,我爸開車。

    牛牛爸爸對趙旭說︰“哥們兒,打支破傷風也就幾百塊錢,再給我兒子傷口消消毒,也花不上幾十塊。不過,給我兒子留下了心里創傷,你怎麼也得賠個兩千塊吧?”

    “兩千塊是吧?可以!”趙旭冷眼瞧著牛牛爸爸問道︰“那你打了我女兒兩巴掌,怎麼算?”

    “你也瞧見了,我又沒打壞她。”

    趙旭目光犀利如刀,緊盯著牛牛爸爸說︰“本來,小孩子打鬧是很正常的事情。若是打壞了你家的小公子,我賠償不會有一句怨詞。可你現在打了我女兒兩耳光,也給她留下了心里陰影。我女兒的心里受了創傷,沒個20萬,這事兒我趙旭不會善了。”

    “什麼,20萬?你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你怎麼不去搶?”

    趙旭說︰“20萬我可以不要,把臉伸過來,我要替我女兒討回這兩巴掌。”

    “你還真是給臉不要了,是不?”牛牛爸爸撕破了臉皮,指著趙旭罵道︰“我本來也不想把事情鬧大。但既然你要玩兒,我牛剛奉陪。”

    趙旭冷笑了一聲,說︰“就怕你玩不起!你要是打贏了我,我賠你一萬的醫藥費。你要是打輸了,就給我女兒道歉去。否則,我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牛剛是健身教練出身,現在自己開了一家健身房。又怎麼會將趙旭這種公子哥文弱模樣的人放在眼里。

    農泉擔心地對趙旭問道︰“少爺,我來吧?”

    “不用!我自己來。”

    趙旭和牛剛隔了三米遠站定後,趙旭朝牛剛招了招手。

    牛剛邁著闊步,攥緊拳頭向趙旭的面門打來。

    從小趙嘯天的貼身保鏢就教趙旭功夫,趙旭談不上功夫多麼厲害,但對付一般人,三個人也不是趙旭的對手。

    只見趙旭輕輕一避,伸手快速擒拿住牛風的手腕,一記肘擊,撞在了牛剛腋窩的位置。

    牛剛雖然身材魁梧,只知道健身強體,根本不會什麼套路的功夫。一個踉蹌向前跌去,差點兒收拾不穩,來了個狗搶屎。

    一個回合,就被趙旭差點兒打敗。牛剛怒目圓睜,又怎麼會咽下這口氣。他再次沖了過來,接連幾腳向趙旭踢去。

    趙旭連閃躲避,瞅準一個空檔,抓住牛剛的腳踝。腿快速踢向牛剛站立的大腿根部位。

    牛剛吃痛站立不穩,趙旭一掰他的腿,欺身向前,一拳打在牛剛的鼻子上。瞬間,把牛剛打得鼻血迸流。接著又連扇了他兩耳光,最後飛起一腳,將牛剛踢飛出去。

    “你輸了!”趙旭拍了拍手掌,淡淡地說︰“你打我女兒那兩耳光,我已經還回來了。看在你受傷流鼻血的份兒上,我打算也給你也來一針破傷風。錢,我賠你一萬塊錢醫藥費,現在你立馬去給我女兒道歉。要是不道歉的話,看見我旁邊的兄弟沒?他可是一號猛人,保證會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牛剛早看出農泉是一個猛人,自己連趙旭都打不過。要是那個民工模樣的人出手,還真的會有生命危險。可讓他一個大人,去和一個四五歲的孩子道歉,面子上還是有些掛不住。

    趙旭看出牛剛在猶豫,對農泉說︰“農泉,先給他一萬塊錢。”

    之前,趙旭給農泉取了兩萬塊錢。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農泉從衣兜里掏出了一萬塊錢,扔到了牛剛的身邊,粗聲粗氣地說︰“你他媽磨蹭什麼?要不是我家少爺攔著,就憑你敢打小葉子,我農泉一定會把你身上的零件都給卸了。”

    “好,希望你們以後別犯在我手里。”牛剛撿起錢後,摞下一句狠話。

    當趙旭帶著牛剛重返幼兒園的時候,甦琳見牛剛一臉狼狽的樣子,臉上還殘留著鼻血。不用想也知道,這兩人打架了。

    “你你們”甦琳一陣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趙旭對甦琳客氣地說︰“甦老師,牛牛爸爸覺得不該打小朋友,是特地來向我女兒賠罪的。你讓她出來吧,我正好先把她接走。”

    甦琳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嘆了口氣說︰“好吧!我現在就去叫葉子。”

    甦琳把小葉子帶出來後,小葉子看到牛牛爸爸凶狠的眼神,嚇得直往甦琳身後躲。

    趙旭在牛牛爸爸後腦勺上敲了一下,冷聲說︰“看到沒有,你已經給我女兒留下心里陰影了。”

    見趙旭能輕易拿出一萬塊錢,應該是個不差錢的主。只是奇怪,他身上穿的衣服,看起來是百八十塊錢的地攤貨,而身邊帶的那個叫農泉的,穿得更像是個民工。

    打又打不過人家,只得認栽。

    牛剛對小葉子說︰“葉子,叔叔錯了,我不該出手打你。”

    “叔叔,我也錯了!以後我會盡量讓著牛牛的。我們不會再打架了!”

    听了小葉子的話,牛剛心里一陣愧疚。兒子被慣得在家里就橫行霸道,看看人家這孩子教育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