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0章︰我只是個司機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女神的上門豪婿(又名:女神的超級贅婿,主角:趙旭)!

    陶老太太說完後,李晴晴接口說了句,“據我所知,現在嘯天集團改叫旭日集團了?”

    “旭日集團?”

    陶老太太皺起了眉頭,看著李晴晴問道︰“晴晴,你這消息可靠嗎?”

    “可靠!”李晴晴肯定地說。

    陶老太太說︰“不管是叫什麼,總之一定要把握住這次合作的機會。我會看你們的綜合表現,到時候給你們重新分配陶家財產持股的比例。”

    一听涉及到“錢”和自己的利益。個個爭先恐後,向陶老太太彰顯著自己的能耐。

    老大陶愛元說︰“媽!合作的事情,我再去找旭日集團的韓副總談談吧?”

    老三陶愛娟也搶著說︰“我女婿是工商局的,讓他找他們局長說說,看看和旭日集團能不能說上話?”

    老四陶愛軍說︰“媽,我和旭日集團的幾個高管關系不錯,我也再去做做工作。”

    只剩下陶愛華一家人。

    陶愛華心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如果,她家在這次的項目中沒有參與的份兒,那麼到時候等到陶老太太撒手歸西,她一定分不到多少家產。自己老公家里落魄倒也罷了,偏偏女兒嫁的人還是個窩囊廢,完全指不上。

    正當陶愛華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袁牧出聲說︰“旭日集團的韓副總,是我哥哥的同學。我可以讓我哥出面,做做工作!”

    陶愛華一听,頓時心花怒放。袁牧還真是給自己長臉啊!要他是自己的女婿該有多好。

    她炫耀地瞧了一眼三妹陶愛娟,笑著說︰“媽!有晴晴這個同學出馬,你就放心吧!”

    陶老太太“嗯!”了一聲,說︰“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如果失去了旭日集團這棵大樹,你爸創下的這份基業,可就要毀在我們手中了。”

    李晴晴本想說,趙旭是“旭日集團”總經理陳天河的司機。見他坐在旁邊只顧低頭吃菜,似乎對此事不感興趣兒,就沒將這事兒說出來。心里很奇怪,趙旭有這麼大好的機會,讓陶家眾人刮目相看,偏偏無動于衷。

    陶老太太說︰“好啦!既然你們都有辦法,那就看你們的表現了。都吃飯吧!”

    在吃飯的過程中,陶老太太對李晴晴問道︰“晴晴啊!你的官司怎麼樣了?”

    “沒事了!我已經把欠下的錢都還上了。”

    “錢借到了?”

    “借到了!”

    陶老太太瞧了陶愛華一眼。當初,她讓所有人都不借給李晴晴錢,就是陶愛華的主意。

    陶愛華就想用這件事情,逼迫李晴晴和趙旭離婚,沒想到如意算盤落空了。

    陶愛華已經知道,是趙旭從外面借的錢,替李晴晴還的債務。不由冷眼瞧著趙旭問道︰“趙旭,我問你,你從哪兒借來的錢?”

    “從一個朋友那兒。”

    “朋友?”

    陶愛華听了之後,冷笑著說︰“趙旭,除了叫農泉的那個大傻子,可以稱作是你朋友。你還哪兒來的朋友?”

    李晴晴替趙旭打抱不平地說︰“媽!誰還沒幾個朋友了。”

    “晴晴,哪個朋友能一次性借給趙旭一百萬。你別到時候,這小子把你賣了,你還幫他數錢呢。”

    “媽!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你!”

    陶愛華氣得不行,自己這個大女兒的脾氣就是太倔 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她氣得對小女兒李妙妙說︰“妙妙,你將來找男朋友可得擦亮眼楮。可別學你姐姐,找這種窩囊廢老公。”

    “媽!姐姐這門婚事,是爺爺生前做主的。你和老爸當時都同意了,又怎麼能怪到我姐的頭上?”

    “你爺爺生前認識很多大從物,誰知道那老東西”陶愛華瞥了丈夫李國龍一眼,嘆了口氣說︰“我當時只想讓你爺爺,了卻他生前的夙願,誰知道你姐姐這麼快就懷孩子了。”

    趙旭一副油鹽不盡的樣子,任你怎麼說他,就好像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一樣,基本上是處于自我封閉的狀態。

    陶愛華看趙旭真是越看越來氣。

    袁牧半開玩笑地說︰“我那會兒出國了,也沒想到晴晴會這麼早結婚。”

    “是啊!袁牧你和我們家晴晴最配了。”陶愛華笑的眼楮眯成了一條縫。

    小葉子稚聲稚氣地說︰“你們不要這麼說我爸爸,他會難過的。而且,在我心里,我媽媽和我爸爸他們才是天生的一對。”

    “葉子,你還小,還不懂大人的事情。”

    “我不小了,過完生日就五歲了!”小葉子說完,打了個哈欠。

    葉子的一句話,把全桌的人都給逗笑了。

    趙旭覺得在這里參加家宴,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對老婆李晴晴說︰“晴晴,葉子困了,我們先回去吧!”

    “好!”

    李晴晴跟著站了起來,對陶老太太說︰“外婆,孩子困了,我們就先走了。”

    陶老太太並沒有挽留,點了點頭。

    陶愛華對袁牧使了一個眼色,袁牧心領神會站了起來,大獻殷勤地說︰“晴晴,我開車送你們回去吧!”

    “不用了,我們有車。”

    “你們車不是賣了嗎?”袁牧不解地問道。

    李晴晴解釋說︰“趙旭現在給別人開專車當司機,不出車的時候,車就留在我們家自用。”

    李妙妙大夸其詞地說︰“你們不知道,我姐夫開得可是價值兩百多萬的豪車輝騰。”

    一听趙旭開的是價值兩百多萬的“輝騰”,在座的人個個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看樣子,趙旭這個老板很有來頭。

    趙旭感情地朝小姨子李妙妙瞥了一眼,一副很拽的樣子,抱起小葉子帶著老婆婆李晴晴離開了。

    袁牧討了個沒趣兒,他在這里是外人。哪里還有臉面再呆下去,借口有事也跟著離開了。

    陶愛娟那個在工商局工作的女婿,嘲笑著說︰“一個司機而已,有什麼好顯擺的。”

    “表姐夫,你該不會是嫉妒了吧?我听說我姐夫的老板可有錢了。”

    李妙妙也不知道趙旭的老板是誰。但她不慣三姨家這個“表姐夫”,總是對自己家冷嘲熱諷。

    “再有錢也是人家老板的,他趙旭還不得拿工資替人做事。”

    “那也比你整天跟在你們科長後面,當個哈巴狗強!”

    陶愛娟一听就不樂意了,冷聲說︰“妙妙!你怎麼說話呢?”

    “哦!我說錯了。不應該叫哈巴狗,應該叫跟屁蟲!”站了起來,說了句︰“我吃完了,先走了!”沒再理睬眾人,背包出去了。

    陶愛娟氣得全身發抖,指著陶愛華說︰“二姐,你看看你管教的孩子?真是缺少教養。”

    “你家孩子的教養也好不到哪兒去!”陶愛華直接和三妹陶愛娟杠了起來。

    陶老太太“啪!”的猛拍了下桌子,說道︰“夠了!小的不懂事,你們大的還不懂事嗎?家和才能萬事興,瞅瞅你們一個個的,天天就知道勾心斗角。我丑話說在前頭,要是你們誰沒在和旭日集團的合作中出力,別怪我到時候一毛錢都不給你們。”說完,拄著拐杖顫微微的走了。

    趙旭和李晴晴帶著孩子回到出租屋後,小葉子已經睡著了。

    趙旭將孩子輕輕抱放到小屋的床上,他走出來去衛生間按了熱水器,出來對李晴晴說︰“晴晴,水是加熱好的,你去洗澡吧!”

    李晴晴端抱著臂膀,美眸落在趙旭的臉上,問道︰“趙旭,我問你!外婆說陶家要和旭日集團合作,這事兒關系到日後分家產。你當時怎麼不說認識陳天河?”

    “說這個干什麼,陶家能不能和旭日集團談成合作,又不是我說得算,我只是陳老的司機。”

    “可你至少認識陳天河,就比他們多一分希望啊!”

    趙旭笑了笑,說︰“晴晴,你若是想讓陶家和旭日集團合作,我這就和陳老打招呼?”

    “算了,你說得對!你只是個司機,這事兒就算和陳老說了也沒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