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信靈香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不一會兒,馬臉道人耳朵微動,果然見一些蚰蜒之類的小蟲慌忙爬出,往外去了。

    空氣中的霉味似乎也被驅散幾分,變得清新起來。

    李柃借著由頭提議道︰“還我一塊香可好?我若無此物傍身,怕是得受寒生病。”

    馬臉道人譏諷笑笑,全部拿走,沒有理他。

    李柃怒了︰“一點都不給?干脆弄死老子吧!”

    馬臉道人這才有些不情不願的掰出棗核大一點給他,問道︰“這東西怎麼用?”

    李柃道︰“有香爐子就刮粉印圖,沒有也可直接點燃,修士借香存念,觀想諸相,按照一般煉魂法子便是,凡人只能借此提神醒腦,或者驅蟲闢邪。”

    說罷,當著他們面把那信靈香放入口中含著,閉目養神。

    馬臉道人和霍掌櫃對視幾眼,又暗中觀察了好一陣,沒有發覺不對,于是點點頭,到另外一邊盤坐嘗試去了。

    入夜,萬籟寂靜,只余洞外細雨綿綿,以及偶現的滴水之聲。

    李柃突然睜開眼楮,朝篝火旁的守夜者瞥了一眼,若有所思。

    《天皇至道太清玉冊》之中記載了信靈香的用法,除平常燒香存想之外,如出行在路,或遇惡人之難,或在江湖遭風浪之險,危急之中,無火所焚,將香于口內嚼碎,向上噴之,以免其厄。

    眼下就是所謂遇惡人之難的危急時刻,李柃思來想去,只有修士手段才能對付修士。

    不要說馬臉道人,或者霍掌櫃身邊的那些武夫,就是霍掌櫃本身,自己大概都打不過,所以絕對不可以硬來。

    但有一點,傳訊靈符是不入流品的法器,曾經被老祖借自己精血祭煉過。

    它擁有通訊和定位的功能,可以讓老祖知曉自己所在的位置,只消得觸感生念,就能有所應。

    這需要凝神靜氣,白天時自己顛簸激蕩,來不及嘗試,眼下也不可能從馬臉道人眼皮底下竊符,但卻或可借信靈香的奇效神識外放,溝通此物以向老祖求援。

    他們知道自己是凡人,不會提防這一點,出其不意或有奇效。

    或許是今日的心情格外不同,李柃費了好久功夫才終于成功入定,感覺自己身體泛光,籠罩範圍之內浮現一根根細若游絲的無形線條,正是那精神所化的念頭在神識籠罩範圍游走。

    倘若能夠淬煉靈氣,轉化五行,就可以將其顯化。

    馬臉道人身邊同樣有股靈光般的氣場,那是修士將神識外放,感應周遭動靜所形成的領域。

    萬幸對方貪圖修煉,已經沉迷進去,自己只要不對其顯露惡意,或者鬧出別的動靜,應該不會引起注意。

    可李柃很快就發現,自己沒能感應到靈符的存在。

    神識感應不同于視力,它更像是一種精神上的共鳴,那靈符曾被自己精血祭煉過,如若在籠罩範圍之內,應該會呈現出放射朦朧微光的異象,就像是夜中的熒光石。

    自己畢竟沒有煉氣,這些念頭絲線只能在身體周遭丈許半徑內游走,遠遠低于入門修士的十丈左右。

    “目測並沒有那麼精準,距離還是太遠了……”

    李柃再次睜開眼楮估算了一下,發現還差三尺左右。

    可在這關鍵時刻,僅僅三尺,就如同天壤之別。

    “才一丈就過不去了?給我變長啊!”

    李柃心中狂呼,不經意間竟感覺心弦松動,神識籠罩範圍似乎變大了些。

    這像極了人在伸手抓東西,拼命往前夠,神念也跟著蔓延。

    但是,仍然還差一尺多!

    “還要再長……再長一些就好!”

    李柃原本就心心念尋找修煉機緣,纏自家嬌妻學了觀想法門,又從祝師兄那里淘換靈藥,增益神識,按理說來,早已滿足了入門的硬性條件。

    只是靈根有缺,仙道無憑,不能淬煉靈氣,始終無法真正踏上修煉之途。

    他至今都還沒有正經煉氣過,需有信靈香幫助,才能偶爾把神識外放。

    就算這樣,剛好就差一點距離,也是始料未及之事。

    如今李柃才算是真正理解,什麼叫做咫尺天涯。

    這就像是他的修士夢,看似伸手可觸,實際遙不可及。

    李柃心中充滿不甘,神情都變得有些猙獰︰“仙凡之別,真的是天生所定麼?”

    他滿腦子執拗念頭,不去想暫緩計劃,尋機再來,也不好尋借口挪動身體,接近幾尺再說,因為但凡有所異動,都有可能被懷疑,再則是斷了信靈香供應,更難有眼下這般良機。

    轟然之間,腦海中仿佛有什麼東西猛烈綻放。

    一股神識掃過,竟是如同波瀾擴散,沖向十余丈外。

    馬臉道人猛然驚醒,刷的一聲,精金飛劍從腰間劍囊飛出,懸浮在前。

    “什麼事?”霍掌櫃後知後覺,驚訝問道。

    馬臉道人肅然道︰“有修士至!”

    霍掌櫃頓時緊張無比,悄然退至一旁鴕鳥狀。

    但等了一陣,外面雨聲依舊,絲毫沒有外人到來的跡象。

    馬臉道人這才發覺不對,轉頭掃視四周,在李柃身上略停頓︰“你身上可有什麼法器符之類的東西?”

    李柃道︰“不是都給你們搜光了嗎?”

    馬臉道人面露狐疑之色,沉吟起來,卻又想不出個所以然。

    “成功了嗎?好像踫到了,又好像沒有……”

    李柃見對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不由有些擔憂,卻不料馬臉道人走近幾步,立刻有所察覺,厲聲喝道︰“你心跳那麼快做什麼,剛才是你在搗鬼?究竟做了什麼,說!”

    緊要關頭,李柃突然發現,對方身上味兒絲毫沒有變化。

    “他在詐唬我!他自己也不確定怎麼回事!”

    于是抵死不認︰“我剛才一直都在閉目養神,被你嚇了一跳,不會是你用信靈香太久,神識有異了吧?”

    馬臉道人微怔︰“這話怎麼說?”

    李柃道︰“負重練力試過沒有?有時候身體習慣了負重的力量,剛剛卸下會不分輕重,感覺一腳踏空。”

    馬臉道人詫異道︰“還有這麼一說?”

    李柃認真道︰“你剛才冥想入定,但不慣用這香,稍有個風吹草動就容易驚醒。其實這也不難理解,信靈香既然有助于煉魂,那就肯定會和精神層面的東西起反應,是你太敏感了。”

    馬臉道人遲疑好一陣,終歸沒有再堅持,畢竟李柃只是個凡人,想做什麼也做不了。

    但卻還是吩咐霍掌櫃道︰“這里不是久留之地,天亮後馬上就走。”

    霍掌櫃道︰“是。”

    李柃見狀,暗暗為自己的機智點贊,但卻同樣納悶︰“剛才究竟怎麼回事?”

    時間很快就到了第二日,外頭依舊緋雨綿綿,一行人披上簑衣,趁著天剛蒙亮踏上行程。

    他們沒有走官方所修的馳道,而是在山間密林一通亂鑽,不久之後,進了條羊腸小道。

    雨後的山路極其難走,李柃雙腳踏在泥濘的地面上,精美的鹿皮靴早已濕透,只感覺襪子沾上泥水,難受之極。

    意識到自己正在遠離老家,李柃故意找茬︰“就不能挑好走的路麼!”

    馬臉道人嗤笑一聲,道︰“都這時候,還挑挑揀揀。”

    霍掌櫃道︰“李老弟,你就忍耐個幾日,等出了山,有的是馬車接送。”

    說罷想了想,干脆叫來一名護衛,囑咐道︰“你背李老弟趕路。”

    李柃擺手道︰“不必了,我自己走。”

    護衛道︰“駙馬爺,你莫嫌俺汗臭,忍忍就過去了,要不然這山路崎嶇,你又嬌生慣養的,得走到什麼時候?”

    李柃道︰“你又不是當牲口的,背什麼背?我有腳,自己會走!”

    眾人只當他驢脾氣發,牽著不走打著倒退,都笑笑不說話。

    馬臉道人有些不耐煩︰“便是當回牲口背你又怎麼了?你小子也是個有福報的,搗鼓出這方子,勢必聞達于老祖,顯貴人前,但凡人就是凡人,羅里吧嗦,當真以為道爺不敢拿劍削你?”

    護衛倒也不惱,憨笑道︰“是哩,駙馬爺,尊卑有序,我合該背你,你也要听仙師的。”

    李柃恨鐵不成鋼︰“賤骨頭,活該當牲口的命!”

    正生氣間,無人察覺,一股黃雲在馬臉道人腳下浮現,于水霧中悄然向上蔓延。

    這東西像極了山間的瘴氣,但是出現得極其詭異,不一會兒功夫就包裹了馬臉道人膝蓋以下的小腿,使得他整個人像是踏在霧氣化成的蓬松雲朵里。

    注意力放在李柃身上的馬臉道人這時才有所警覺,低頭看了一眼,面現詫異之色。

     !

    冷不防間,馬臉道人就被炸飛,火光膨脹之中,雙腳俱斷,連剛剛祭出的飛劍都打著旋蕩開,錚的一聲插在旁邊山石上。

    “仙師!”霍掌櫃驚愕之下,身軀猛然一抖,旋即如墮冰窟。

    “祝師兄!”李柃卻是大喜,因為他分明見到,一個邋遢道人站在不遠處的山道旁,手掐印訣,猶自保持著法的姿勢。

    不待眾人反應,一抹劍光突襲而至,徑直沒入馬臉道人心口,這煉氣修士頓時連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當場死透。

    霍掌櫃這才如夢方醒,沒有退後,反而咬牙上前,掏出匕首抵住李柃脖頸︰“別……別過來!”

    話音剛落,就見手掌一扭,如有無形之影將其五指生生掰開。

    霍掌櫃吃痛哀嚎,匕首啪嗒一聲,落在泥地里。

    邋遢道人根本懶得理他,自顧自在原地舉起葫蘆悶了一口酒,飛劍卻在空中閃動,襲向另外四人。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失卻膽氣的護衛們接連被殺,很快就只剩下了霍掌櫃一個。

    李柃回頭看去,發現霍掌櫃正面容扭曲,半跪于地,身軀微微顫動,似乎正在對抗無形巨力。

    “竟,竟然這麼快追來……”霍掌櫃目眥欲裂,至今沒有搞懂怎麼回事。

    “祝師兄,他們自稱是渚元國的人。”李柃連忙走向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道︰“的確如此,渚元國向來對玄辛國盯得緊,處處都要較勁一番,我倒是好奇,怎麼探出你底細的。”

    李柃道︰“是了,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霍掌櫃艱難一笑,終于感覺壓制自己的力量略放松了,但他也沒有了力氣,頓時跌坐在泥地,大口喘起粗氣。

    邋遢道人道︰“知道為何留你性命吧?自己老實交代。”

    霍掌櫃苦笑一聲,道︰“凡世百工諸業,哪一樣做到精處不是為仙師效力,李老弟年紀輕輕就能掙下這般家產,說背後無人誰信?有心探查一番,自然什麼都明白了。”

    李柃看了他一眼,對邋遢道人道︰“看來還是瞞不過有心人。”

    邋遢道人道︰“信靈香的存在外泄本在預料之中,但卻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說罷隨手一揮,飛劍襲至,霍掌櫃當場暴斃。

    李柃道︰“祝師兄,為何殺他?”

    邋遢道人反問道︰“既然無用,留著甚?”

    李柃忍不住嘆氣,卻也無話可說,這就是仙凡之別啊。

    邋遢道人招手,把自己飛劍收回囊中,復又從馬臉道人身上掏走布袋子法器和用了一部分的信靈香,傳訊靈符和其他雜物順手丟給李柃,道︰“我們回去吧。”

    李柃道︰“先不忙,我還有東西在他們身上。”

    于是從霍掌櫃身上弄回自己的筆記,又道︰“還請師兄幫我把那道人的飛劍拔出來,你不喜用,我卻稀罕得緊呢。”

    邋遢道人皺眉道︰“他人之劍多以精血澆注,神念祭煉,哪有自己的來得趁手?我看這道人也是個精窮的,身上連件像樣的法器都沒有,就布袋子還有點用處。”

    李柃道︰“那不正好融了嗎?城里也有能工巧匠,只是一口飛劍造價起碼百兩黃金,我一直想弄把來玩,尚無閑錢。”

    心下卻暗暗腹誹,當初那句“不入流亦非凡品”也不知道是哪個說的。

    邋遢道人只得分出神念,幫李柃把劍拔出來,費力搬運到他面前。

    飛劍無柄也無鞘,李柃干脆用霍掌櫃的簑衣卷成筒狀包好,做完這些之後,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有點冷,祝師兄我們快點回去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