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章 香魄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交代過後,李柃便在內東苑水榭旁的林蔭小道上漫步,活動筋骨。

    不久之後,前方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長寬百余米的荷花池,晨風吹皺,微波粼粼。

    如今不是盛夏,池中尚無荷香可聞,但大清早的,卻有各色鯉魚浮在花樓下的水面換氣覓食,自有專門僕役去喂。

    有竹橋通向深水區,那是一個連著荷花池的人工湖,湖心有個涼亭,可見兩層高的花樓立在對面近岸處,立柱和牆壁爬滿薔薇。

    過了一會兒,幾名僕役就把李柃想要的東西帶來,李柃于是走上竹橋,來到涼亭里面。

    亭中石凳左右分立,中間是個兩尺來寬的圓形石桌,上面天然紋路如同一片片的花瓣,被名匠巧施妙手,雕琢成一副海棠盛開的裝飾圖景,華貴而又不失雅致。

    李柃坐下,對僕役道︰“把東西放在這里就可以了。”

    “是,駙馬爺,可還有其他吩咐?”

    “沒有了,你們先下去。”

    待僕役們退下,李柃取過一錠香,不緊不慢的用刮香刀刮起香粉,盡數收集到身前的小陶罐中。

    然後,他在白陶碗般的淺腹印香爐內擺好刻印工具,取來銀制的長柄香勺,將其舀到上面倒勻。

    這種刻印工具是以鏤空銀版制成的大衍篆香圖,精細輕便,線條清晰,輕輕用灰押蓋平之後,當即在爐內香灰上面印出一個兩寸見方的圖案。

    其形似大衍天羅盤,內方外圓,頗具道蘊,一般能夠燃燒兩刻時左右,也即是半個小時,正適合于修煉者冥想入定,搬運周天。

    這些準備工完成之後,李柃方才取來海外異木所制的點火工具火芽枝,用其中的火星輕輕把印圖的一角的香粉點燃。

    隨著煙氣裊裊而升,李柃思緒收斂,神魂仿佛隨之而入冥,漸至玄幽之境。

    在熟悉的信靈香氣味之中,李柃感覺神識通明,借力極盛,就連久未松動的感應範圍都似擴大了幾分。

    周圍的事物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光芒照映,投射在心靈層面的想象之中。

    這些事物都被具現出如同肉眼所見的形象,但比起肉眼所見多了幾分明艷和細膩,甚至還可以自由調整觀察的角度,從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同時進行辨析。

    李柃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細膩入微的觀察體驗,頓覺凡胎肉身果然限制極大,所見所聞都未必就是世界的真相。

    靜靜感受了一番之後,他把自己那聞香識人的天賦異稟運用到了極致,使得觀想氣味,香質具現的特性得到最為充分的發揮,這又是另外一種截然不同于神識的感知能力。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就感應到了全新游絲源源不斷浮現。

    如若說之前所見游絲只是涓涓細流,那麼現在,幾乎可說是一條真正的小河,隨著香錠點燃而發散,不一會兒功夫便達到成千上萬之多。

    “還真是這樣!”

    李柃驚了,旋即,一股難以抑制的狂喜涌上心頭。

    天不負我,念念不忘,果真必有回響!

    多少年的困頓和不甘啊。

    就這樣一朝盡釋,拔雲見日之感油然而生。

    “總算天無絕人之路!”

    “我就知道,不可能當真如同仙師所說那般靈根有缺,仙道無憑的,天地大道從來就不該是那樣!”

    “如今已經證實,這種游絲的確是從香中而來,平常凝聚,點燃時催發,所以之前數量難定。”

    “它非常容易被我的精神念頭吞噬,想來其他修士借香煉魂的也是同理。”

    “但其他人借香存念,裨益神魂,本質上還是利用靈根俱全的資質去煉氣,而且沒有我這種天賦能力的話,就不能主動捕捉,只能被動接受。”

    “古人雲,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氣者神明而壽,不食者不死而神,我這般算什麼?食香?”

    “食香者原本應是神佛之流,香火封神都是依靠眾生信仰,而今我直接食香,不必求神拜佛,不必靠眾生願力,反而更為純粹。”

    “這可真是……拜神不如拜己啊!”

    李柃緊接著又想到幾個問題︰“香能產生這種東西……姑且可以稱之為香氣或者香魄吧,在不同的香料和香品之中,究竟含量幾何,如何運用才能效率最大化?”

    “這個問題一定要搞清楚,其他修士或許只是用它來輔助淬煉靈氣,但我可是全指望它了。”

    “書上也沒有相關記載,還得靠自己摸索才行。”

    好在這個問題不難驗證,做一番對比實驗就是。

    李柃如今掌握的信靈香雖為秘方,但手底下已經開始有工匠研習,輔助制,甚至參與實驗性質的流水線生產。

    他是制香大師,不是苦工,沒有必要事事親力親為。

    要保持方子的神秘性,只需要把握關鍵工序即可,許多基礎工都是要讓人打下手的。

    不久之後,李柃取出另外一份手下工匠試做的仿制品端詳起來。

    此香顏色褐黃,光是肉眼所見就差了自己親手所煉制的成品一籌不止,但經驗證,輔助煉魂的功效還是有的。

    老祖同樣會收走這種東西,用來賞賜門人或其他用途。

    李柃把這塊香如法炮制,再次在這涼亭之中閉目入定,果真見虛空之中再次多出了許多游絲,如同潺潺清泉噴涌。

    “果然如此,比之前少了一些,但仍然遠比未點燃時發散的多!”

    看著煙氣之中游絲如蜉蝣,很快積聚了數千條之多,李柃心下大定。

    至此已經完全可以確認之前那些猜測了。

    接下來,李柃索性奢侈一把,直接取來新的香錠整塊點了,以完全燃燒之後釋放的香魄總量進行統計。

    結果分別是自己所制的信靈香催發香魄百萬以計,普通工匠所制遜色不少,才數十萬不等。

    而且一下催發出來,存在融煉不及的問題。

    自己能夠觀想氣味,具現香質,用念頭主動捕捉那些香魄進行融煉效率奇高。

    但若一下太多,也是渾淪吞棗,難以顧全。

    或許等到以後神念變強了會有所改觀吧,但現在只能緩著來,按照正常的燃燒方式進行催發最妥當。

    李柃繼續用各種香料一番對比實驗,發現里面果然也含有數量不一的香魄。

    只是平常香魄具現,數量從個位數至上百不等,以及即便點燃,加速發散也無濟于事的特點完全可稱惰性,根本不可能為輔助修煉之物。

    各種天然香料,制香品的原材所含香魄略多,但直接點燃了,也不過積聚成千上萬,遠遠不及合成之後的信靈香。

    香魄性質也各有差異,李柃感覺它們應該各具功效,但暫時而言,助益神魂增長卻是共通的好處。

    最後他還突發奇想,嘗試直接咀嚼吞服,只可惜此番為無濟于事,並不能夠如同服丹那樣使用。

    李柃嘖嘖稱嘆一聲,抓緊時間煉化實驗所用的幾塊香,這一天就吞噬香魄數百萬道,使得念頭力量增長三克以記,而神魂出竅之後,靈體的力量和速度也終于開始有了微不可察的增長。

    ……

    接連休養和探索小半個月後,時間到了三月底。

    九公主道︰“夫君,你感覺好些了嗎?要不然今日還是多躺一會,不要那麼早起來吧?”

    李柃道︰“那不成,我休養這麼久,骨頭都快生蚺F,更何況今日融煉飛劍有成,我得親自看看。”

    九公主只好起身,招呼丫鬟過來給李柃穿衣,卻是禁不住感嘆︰“你呀,一說到這些就精神煥發。”

    李柃面上含笑,滿滿的都是喜色,卻不是因為暗中得法的事情,而是這一日,真正屬于他自己的飛劍鍛造好了。

    飛劍不是等閑物,那是他的仙俠夢。

    之前邋遢道人解救李柃,把那個不入流的布袋法器收走,飛劍卻給他留了下來。

    只因他人之劍多以精血澆注,神念祭煉,沒有自己兵器來得趁手,充其量也是融開了取材。

    邋遢道人沒有那樣的閑工夫,李柃卻不嫌麻煩,畢竟城里也有能工巧匠,能鍛造不入流法器,尤其擅長最常見的低階飛劍之流。

    一口飛劍造價起碼百兩黃金,他一直想要弄把來玩,卻因事業而顧不上。

    如今平白發筆意外之財,總算可以趁機會滿足一下。

    李柃對九公主說道︰“為夫向往仙家,欲求尋仙問道而不得,難道還不能打一口不入流的飛劍來耍耍嗎?左右不過幾百兩黃金的開銷,還不如美姬或者名馬貴重呢。”

    九公主道︰“美姬買來能娛人,名馬可以騎,你要這飛劍何用?”

    李柃說到這個,頓時來了興致,追問道︰“說起來,你們修士驅使飛劍的本領,多與神魂念頭或者法力相關?祭煉是為了保持聯系,不至于實戰之中被敵人奪走吧?”

    九公主道︰“不錯,精血澆注,神念祭煉,都可使得自身氣機縈繞其上,等閑人不能以神念搬運,否則低階修士遇到高階修士,見面就被奪了兵刃,根本無法可施,就是高階修士也需要時時刻刻注意,那豈不成了軟肋?”

    李柃道︰“原來如此,我沒有靈根俱全的資質,應該也不妨礙祭煉法器,綁定自身吧?”

    九公主道︰“祭煉法器多與生命氣機有關,之前老祖給你傳訊靈符,方便緊要關頭聯系,也是這般由來,不妨礙的。”

    李柃道︰“那我就放心了。”

    閑談之中,兩人洗漱用膳,之後便帶著一班奴僕侍婢出了門,前呼後擁往城東名匠洪大師家的劍廬而去。

    來到目的地,李柃跳下馬車,入眼所見,是一座如同火焰山的數丈高台。

    它竟然是用巨大山岩雕琢而成,整體如同爐鼎外形,兩側溝渠鐵水流瀉,如同瀑布奔騰不止。

    這已經有了小規模煉鋼廠的勢頭,在依靠人力的手工坊里面堪稱先進,想來爐體構造,所用燃料,合金配方都是真正的不傳之秘,消耗的人力物力也絕非尋常匠人可以想象。

    如霍掌櫃所言,這個世界百工諸業做到精處都是為仙師效力,但因一些超凡力量相助,也擁有著超越古代社會的技術和理念。

    “當當當當!”

    不絕于耳的敲打聲從四周傳來,那是劍廬的鍛造師們各自在自己的工位勞,已經初具流水線生產的雛形。

    李柃注意到,他們在反復捶打一些刀劍坯胎,都是百煉精鋼。

    最里面的一座鐵氈前,一名發須皆白的矍鑠老者坐在那里抽著旱煙,觀看兩名弟子模樣的匠人捶打劍坯,有節奏的聲音交替起落,叮叮當當,竟似蓋過其他聲音。

    這名老者就是洪大師,洪家鋪的鑄劍行尊。

    有弟子連忙上前提醒一聲,洪大師這才看到他們,提著煙桿起身,上前見禮︰“參見李駙馬,九公主,不知二位前來,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李柃伸手虛扶︰“洪大師不必多禮,是我們冒昧造訪,給你添麻煩了。”

    洪大師呵呵一笑,道︰“李駙馬可是來取飛劍的?”

    李柃道︰“不錯,我听說委托閣下鍛造的飛劍已經完工了。”

    洪大師道︰“實不相瞞,我這鋪子里早有快要成型的劍坯,反復精煉上千重,駙馬爺前陣子下單,正好用它來鍛造,若非精金為凡材,無靈性材料之妙用,便是入得流品都足矣,如今駙馬過來正好,借你精血一滴融入劍體,即可出爐。”

    打造一口飛劍費時費力且不說,還需足夠高明的工匠就手,等到鍛造好後,還需要在出爐之際融入主人精血,借以將生命氣機布滿其身,打下將來祭煉的底子。

    李柃之所以親自過來見證飛劍出爐,就是為了給這口飛劍打上自己的印記。

    至于此前撿來的那口飛劍,當然是徹底融煉了,提取精金充當鍛造費用。

    但只靠它本身是遠遠不夠的,李柃還額外花費一百五十兩黃金為材料,以及用掉一些人情關系,方才請到本埠最杰出的名匠洪大師親自出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