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2章 異聞司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這究竟是什麼寶物?”

    李柃死死盯住這種前所未見的奇異之物,心中充滿驚喜和震撼。

    為制香人,他一直都在追尋這個世界的香料,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各種新奇之物,凡間所難獲得的珍品盡數收羅。

    然而,天材地寶始終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領域。

    除卻三年多以前,因著進獻信靈香有功,曾經得到過一些不入流的靈材進行過失敗的嘗試,就再沒有過機會。

    李柃始終念念不忘,連凡品煉制而成的信靈香都有食香煉魂的功效,利用合適的天材地寶煉制出真正的靈香,對自己裨益有多大?

    簡直已經難以想像。

    不過李柃並不後悔吞噬掉這次奇遇所得的香魄,它已經在這里存放了不知多少個年頭,如若不當場利用,也難搬運回去。

    想來想去,還是弄清楚它的名堂更為有用。

    他在意是一片森林,而不是一棵樹木。

    李柃仔細端詳此物一番,沉吟起來。

    “香之等凡三,曰沉曰棧曰黃熟……”

    這是香道經典《香乘》之中的記載。

    香木所結沉水香分為三等,分別是沉香,棧香,黃熟香,其中沉香入水即沉,來源有四種。

    第一種稱熟結,是樹木死朽之後,其樹脂自然所結;

    第二種稱生結,是刀斧砍伐之後,分泌的樹脂所結;

    第三種稱脫落,乃因木朽脫落之後而又再結;

    第四種稱蟲漏,顧名思義,是蟲蛀之後所結。

    生結為上,熟脫次之,堅黑為上,黃色次之。

    根據李柃觀察,這應該是一種生結所成的黃蠟沉,觀其品相,應該是第一級的土沉產物。

    這雖然可稱難得,李柃今生富貴,卻還是收集到不少,只是從來沒有見過擁有如此奇效的成品而已。

    這絕對是天材地寶級別的香木所結,不是凡品可比。

    “沉香的來源有多種,各自結脂和形成原因不盡相同,這究竟會是哪一種木材?”

    “不過能夠被裝在這種盒子里面,應該算是一種珍稀難得的靈木類寶材吧,回去之後,定要廣閱圖譜,好生尋找。”

    李柃深深的記住了這股有別于石室之中其他氣味的異香,雖然樹木結香之後,香質蛻變,並不一定能夠追溯其源頭,但好歹能有個追索的憑依。

    除此之外,此物的外形也被記了下來。

    它竟呈現出一種類似動物指骨的奇異外形,通體微黃,如有蠟油浸潤,看起來非常獨特,應該會大大降低溯源的難度。

    “我現在神念暴漲,達到了二兩半有余,這東西重二兩左右,倒是可以勉強搬動了,但大老遠的帶回去還是有些麻煩。”

    “先把它弄到附近藏起來,有機會再慢慢對比。”

    李柃當即以驅物之法搬運此物,悄無聲息的尋了個缺口離開水猴老巢。

    在這過程中,他盡量不讓香料沾水,雖然這種沉水香一般都不至于飛快吸收大量水分,但若被亂流卷走,可就要拿不起來了。

    費了一番功夫,李柃終于在外面找到個合適的樹洞將其藏好。

    眼看著耽擱了不短時間,也該回去了,他徑直往王城方向趕去,但卻沒有立即回府歸竅,而是先往異聞司一趟。

    異聞司很快發生了傳訊紙符無故自燃的神秘事件,一陣雞飛狗跳。

    “熱心群眾,在線舉報……”

    李柃滿意的看了看已經被驚動起來的眾人,悄然退隱,深藏功與名。

    ……

    第二天上午,李柃悠悠然坐在院中搖椅上面,看剛剛送來的邸報。

    這是世俗王朝專為權貴和宗門貢戶設立的報紙,為的是方便消息通傳。

    “玄辛國擬設香事局,南方三郡將香糖楓納入貢品名單,每年定例各六棵……”

    這是老祖對李柃要求的回應,準備增加對各種香品材料的供應。

    “南方邊境渚元國起釁……”

    這是前段時日听說的傳聞成真,戰爭即將爆發了。

    “異聞司兵馬出動,調查黃蔻鎮水怪襲人事件,據悉,異聞司已掌握確切線報……”

    不久之後,李柃毫無意外的在上面看到了異聞司兵馬出動的消息。

    “異聞司竟然這麼快就找到那個水怪了?”九公主也是修士,對邸報的異聞版塊有所關注。

    李柃暗笑,嘴上卻道︰“應該是為了功德吧,這個異聞司還是挺有實力的。”

    九公主深以為然︰“異聞司是各方宗門為了鎮壓妖魔精怪以及奸犯科的散修之流設立的機構,里面有大把想要斬妖除魔的修士關注,甚至超脫于世俗,凌駕凡民國家之上,的確可稱強力。”

    “只是身處世俗,情報消息,組織人力,後勤保障各方面都要依賴凡民,不得不受到各自所在國家的制衡。”

    “而且,各分舵都是為了功德業績才行事,如今也已經發展到了瓶頸。”

    絕不能因為黃蔻鎮已經出現了好幾起水怪殺人事件,而官府毫無反應,要李柃來報訊就小覷它。

    因為這個機構的本質還是為了給修士積攢功德所用,從某種意義而言,是修士主導的機構。

    異聞鬧大了,變成禍害,遲早都得驚動修士,他們不急。

    李柃若有所思︰“功德,這玩意兒好像很神秘,要修煉到了一定境界的修士才會注重啊。”

    九公主道︰“這倒也不盡然,仙道源遠流長,無數年下來,早已為人所知。”

    李柃道︰“哦,那你跟我講講,它究竟是怎麼回事?”

    九公主道︰“人是萬物之靈,修煉晉升遠比其他生靈容易,畜生之流成精,百年遇劫,成妖化形又是一劫,而人卻要達到數百上千載年壽以上才會遭劫。”

    “這些飛升之前的災劫,一概統稱小天劫,都是可以用積攢外功,修福消業等方式抵消的,因此常有深諳此理的修士四處游歷,斬妖除魔,但單打獨斗的缺陷是消息來源有限,因此又多會在異聞司掛單,成為名義上的供奉。”

    李柃道︰“原來如此,難怪說異聞司內藏龍臥虎。”

    九公主道︰“同樣有修士根本不信功德之說,因為這種東西反饋起來無形無跡,更有可能和力主自然,或者弱肉強食的理念相沖突。”

    “這本質上是道途的抉擇,也是對自己道心的印證。”

    “因著這些差異,大致可以把整個修仙界區分為仙魔兩道,斬妖除魔之中的魔字,可是包含了同為人類的一些修士。”

    “這個我似曾有所耳聞,就是不知這次的水怪事件背後,有無魔修在搗鬼。”李柃向九公主提了一嘴,並不掩飾自己對這件事情的關注。

    九公主道︰“夫君好奇這些,找人打听一番不就知道了?這對普通凡人是機密,但異聞司內有一些同為天雲宗門下的外院同門當值,應該肯吐露的。”

    當即找人過來,差遣去異聞司在王城的府衙打探一番。

    李柃見狀不免一笑,有這麼貼心的妻子,夫復何求啊。

    下午三點多鐘,新的消息傳來,卻是成功捕殺那只水猴了。

    如今那只水猴的尸體已經被帶回來,還有同在洞窟之中發現的遇害者遺物。

    探听情報那名管事回來稟報︰“據異聞司中曹管事透露,這處水怪應是機緣巧合之下吞食了一名修士血肉才得以覺醒靈智,修成精怪。”

    這並不出乎李柃意料,他問道︰“可知那修士從何而來?”

    管事道︰“初步判斷是草莽散修之間的仇殺,傷勢過重,倒斃河邊,被水猴叼了去。”

    “但,異聞司在調查水怪巢穴的時候發現了奇怪線索。”

    李柃明知故問道︰“什麼線索?”

    管事道︰“似乎有神秘人物捷足先登,進過那個洞窟,還取走了遺體攜帶的某樣事物,司部正在加急追查,務必要把此事弄個水落石出!”

    “是嗎?”李柃不置可否。

    “對了,他們還發現黃蔻鎮里有人修煉魔功,那水怪之所以接連捕殺人類,得以成長,都是被人為操縱的。”

    “哦?”這就有些出乎李柃意料了,“那個人是誰?”

    “他叫做黃德,好像是個土豪鄉紳,不過他的機緣也是從當地一個孤兒狗娃子身上得來。”

    “仔細說說。”李柃神色一肅,坐直了身軀。

    這個時候他才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

    原來那個被綁起來的少年是當地一名人稱狗娃子的孤兒,鄉紳黃德意外從他身上發現一幅用特殊材料刺繡而成的帛書,上面竟然記載著一門可以豢養水猴,驅使水怪的御魔之法。

    狗娃子不識字,雖然得了帛書,也沒什麼奇遇,反而被精明的黃德暗中謀取,結果屢番召喚,指使害人,無不應驗。

    李柃這才意識到,自己去的那一天,剛好撞見黃德打算殺人滅口,以絕後患。

    只是黃德沒有想到,水猴智商有限,並不能夠百分之百執行命令,反把兩名家丁給殺死了,留下綁在那里,行動不便的狗娃子。

    第二天清晨,異聞司人馬趕到鎮上,第一時間控制現場,順藤摸瓜控制相關人等。

    有李柃的詳細情報指引,他們沒有花費多少功夫就把水猴殺死在老巢,然後自行發現更深層次的內幕,調查清楚前因後果。

    “據說司部懷疑還有幕後黑手,正在暗中調查,只是小的能夠打探到的就是這些了。”

    李柃擺了擺手︰“好,我也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你先下去吧。”

    “是,駙馬爺。”

    待管事離開之後,李柃思索起來。

    若真有那御魔之法,調查幕後黑手是必然的,區區一個鄉紳,不可能引起異聞司那麼大的重視。

    不過李柃十分懷疑,是否自己傳訊的為無意間刺激了異聞司,以致歪打正著。

    若按平常息事寧人的習慣,弄死水怪就可以結案,一段時期不再死人,那就是天下太平。

    修士們只關心斬妖除魔,可不關心其他。

    李柃甚至生出陰謀論的想法,異聞司藏龍臥虎的底蘊和懶散遲鈍的風其實並不相互矛盾,凡人智慧當中,有個詞叫做養寇自重。

    倘若每一次都犁庭掃穴,是否吃力而又不討好?

    深夜,等到九公主睡下,李柃神魂出竅,徑直去往異聞司查探。

    王城異聞司是整個玄洲的諸多分舵之一,但在玄辛國境內,卻是統領旗下堂口的總舵,此間常駐各路刑偵高手,驅魔者,劍修,異人,以保境安民。

    每當有類似黃蔻鎮水怪事件這樣的異聞或者更嚴重的禍害,災難發生之時,他們就會活躍起來。

    李柃並沒有花費太大功夫就來到地牢,但從這里開始,一股混合了各色雜臭的氣味傳來,令他苦不堪言。

    這倒不是地牢環境惡劣,有各種腌穢臭,而是里面關押的大多都是窮凶極惡之人。

    這使得他如入鮑魚之肆,所聞盡是腥臭腐爛,幾欲令人惡。

    好在這些氣味最多也就是讓李柃感覺難受而已,耐著性子轉了幾圈,還是成功找到黃德。

    “說,到底謀害了幾條人命……”

    行刑手正在用皮鞭抽打黃德,黃德涕淚交下,痛苦哀嚎道︰“官爺,我不是早已招過嗎,才九條……真的,就只有九條啊!”

    一會兒之後,行刑手停了下來,跟幾名司中官差去往上層的一個干淨房間。

    “大人,再次確認過了,還是招供九條……”

    房間中正坐著幾名司部堂官模樣的人,其中為首卻是個穿著道袍,修士模樣的供奉,聞言冷笑道︰“此功名為三寶煉魔訣,三寶者,精氣神,如若能夠利用九九八十一具尸體之中所蘊血肉進行豢養,將可比擬築基,縱橫凡世!”

    李柃聞言微怔,自己還真是來對了,異聞司人果然知道那魔功的名堂。

    供奉繼續說道︰“我觀那水怪已經小成氣候,就算最初的修士血肉可以比擬數人,那也不過一九之數而已,還差著起碼十幾二十條性命的賬呢!”

    旁邊一名官員冷哼道︰“那老小子,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嘴硬!”

    這時,旁邊一人遲疑道︰“會不會,他說的是實話,水怪超出意料,只因有人暗中喂飼?”

    此言一出,眾人都沉默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