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4章 試試就逝世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香祖 !

    不久之後,簡豐浩便從王爍口中得知了他們此行所為,不免驚喜交加。

    “這簡直是好極,金道友夠膽識,也夠幸運,竟然還真的叫他給辦成了!”

    旁邊一名天劍宗長老也道︰“這可比殺了那李柃還對我們有利。”

    旁人紛紛附和道︰“是呀,北海那幫人捷足先登,還在里面恢復了部分禁制,就算被我們奪走,也有可能埋藏後手。

    他們同樣有結丹強者,有大修士,各路人馬紛紛來襲,我們再強也得元氣大傷。

    此後經營,又不知要耗費多少時間和資糧才能收回本錢,說不得還要分潤各方,獲得支持,真是想想都頭疼。

    但若能夠破了他們留置手段的憑依,就有利多了,至少我們自己就可以守住這份基業,不至于依賴其他勢力的支持。”

    簡豐浩道︰“話雖如此,對付那李柃才是關鍵,如若連他都拿不下,那就一切休提。”

    眾天劍宗長老問道︰“簡長老,你打算如何做?”

    簡豐浩目光微凝,卻是笑道︰“金道友與朱道友不是沒有出來嗎?此外,里面還有一批羲武宗的真傳弟子,也不知道生死,我們假借受人請托之名,試探試探。”

    旋即吩咐道︰“留幾人在此叩關傳話,就說簡某邀請李道友外出一敘。”

    眾人一听,紛紛稱贊道︰“此計甚妙。”

    “從他應對可以判斷底氣,若他真的心虛,押著人不放,也可以重要人物落于他手為借口再行攻打,這一次就不談什麼攻佔仙府了,我們就要求進去搜人!”

    簡豐浩擺了擺手,謙虛道︰“說不上妙不妙,無非是實力做膽而已。”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所謂的妙計,全都靠著自己實力來支撐。

    這邊做了一番安排,很快,眾人便依計行事。

    林東丕滿臉苦澀,傳音問王爍︰“你怎麼就這樣輕易告訴他了!”

    王爍勸道︰“林長老,簡長老親口說出來的話,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再說了,天劍宗與我等無仇無怨,所圖不過就是宗門的利益而已,何必徒造殺孽?”

    照我看,他是真的只是想把我們軟禁起來,一直到事情了結才放出,這也並非不可接受之事。”

    林東丕冷哼一聲,道︰“如若我宗真的戰敗,賠款割地,損耗不小,即便再接回我們,又怎麼供養?到時候說不定還要懷疑我等出賣了宗門,甚至害死林長老!”

    王爍道︰“那不就結了嗎,為防此事發生,我們干脆投了他天劍宗,甚至就算去草莽當散修,都好過再回去,我就不信,林長老你結丹多年,會沒有攢下足夠安度晚年的資糧!”

    林東丕听到,眼神微縮。

    看了王爍許久,卻又只能幽幽一嘆。

    ……

    “天劍宗簡長老要邀我會談?”

    卻羅仙府內,李柃听著門下弟子來報,搖頭一笑。

    “還真的把人當傻子了,這個時候,假借羲武宗名義進行探問,到底還是想要刺探我虛實,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啊!

    不過,既然他要見我,那就見吧,若不見,豈不顯得怕了他們?”

    慕青絲略帶擔憂道︰“到時候,難免有所試探,甚至演化成為再次的交戰。”

    李柃道︰“交戰便交戰!這一次,就算他並非不安好心,而是打的別的主意,我們也先下手為牆,干掉此人再說!”

    慕青絲听到,不由一怔,卻見李柃已經下定決心,召來弟子回復去了。

    安排完回訊之事,他才回頭解釋道︰“此前我不是已經說過,如若他攻進來,就以陰陽合璧之法應對?看來根本不必再試探,那麼強的修士徘徊門前,久久不退,就已經足以說明問題了。

    他們自以為能夠掩蓋狼子野心,實際上,早已顯露于外,無可遮掩。

    簡豐浩本身就是威脅,不走則當殺!

    此前我是沒有信心對付他,才讓他自行退走,但如今,青絲你的晉升給了我信心,就算我如今狀態不佳,你我聯手,必能其利斷金。

    堂堂結丹,不是那麼好試探的,這次定叫他試試就逝世!”

    慕青絲本來還有些猶豫不決,但听到李柃這句話,不免心中一動,也漸漸變得利落起來。

    是啊,夫妻其心,其利斷金。

    我們如今是同為結丹境界的親密道侶,又怎麼會怕簡豐浩那樣的單身狗呢?

    叫他不走,叫他覬覦仙府,這次定叫他好瞧!

    會談就定在今日黃昏,時間上非常緊迫,容不得雙方作出什麼準備。

    簡豐浩等人難以在短時間內從外域召請高手助陣,亦或作出其他安排,李柃這邊同樣不會有援兵,也無法修繕大陣,恢復出產。

    而會談的地點,是在仙府之外,臨近入口的所在。

    簡豐浩等人已經知曉了那條路徑,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大大方方展示出來,到時候雙方若起爭奪,各憑本事便是。

    李柃這一番做派,著實鎮住了天劍宗的眾人,就連簡豐浩听到回報,都不由得略感遲疑。

    難道此前的判斷出錯,李柃仍然保持著足夠的實力,根本不畏挑戰。

    但轉念一想,這也有可能是虛張聲勢。

    因為但凡明智些,都知道眼下危機一觸即發。

    這座仙府有可能惹來許多不必要的貪念,唯有表現得足夠強勢,才能將其納入掌控。

    具體到李柃如今狀態如何,還得見了面認真細看再說,甚至尋機會試探一二……

    就在這時,沉思之中的簡豐浩忽的听聞羲武宗人來報,說是王爍有內情稟報。

    結果將其召來,卻是興奮談起一事︰“簡長老,還記得此前我們與你說過的那個接應者嗎?”

    簡豐浩不動聲色道︰“听你們使者提起過,你們安排了一個內奸回去,還準備讓他里應外合,打開仙府。”

    王爍道︰“他真的找到機會了,若您允許的話,我們不妨趁著會談拖住李柃,再遣精兵發起奇襲,干脆把試探變作真攻,徹底一錘定音!”

    “哦?”簡豐浩感覺事情越來越對己方有利了,平心而論,如若真有內奸開啟門戶,他的任務就從殺死李柃變成了拖住李柃,難度大大降低。

    莫說李柃狀態不佳,就是全盛時期,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殺死林溪的水準,他也自信能夠扛下!

    此前退走,不過是猶豫不決,不想付出太大代價而已。

    但若仙府真的唾手可得,他也不介意更進一步。

    不過簡豐浩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來,而是道︰“王道友想岔了,如此機會,該由貴宗自行把握才是。”

    王爍眼中閃過一絲羞惱與無奈。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著讓羲武宗人替死和沖鋒陷陣。

    這種事情,又與羲武宗什麼關系,難不成我們打下了仙府,你還真能把它主權拱手相讓不成?

    但王爍並沒有點破,反而順著他的口風道︰“既如此,我們自行安排就是,但既是談判我宗失陷弟子和長老之事,我們的人不在場,是否會讓對方起疑心。”

    簡豐浩淡淡一笑,道︰“都說了是假談,找些人變化偽裝,糊弄一番不就行了?

    他們對你們也不熟悉,由我在前主導,不會察覺的,一旦你們那邊動手,我再將其留下,那就算發現,也于事無補了。”

    王爍恍然大悟道︰“有理!那,我們干脆雙管齊下!”

    等到王爍興沖沖的過去找莫宗英,林東丕等人商議,一名天劍宗長老從旁邊走了出來,悄然詢問道︰“這位王道友怎麼如此積極?”

    簡豐浩笑了笑,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他打算投靠本宗,當然得弄個投名狀。”

    天劍宗長老恍然大悟。

    死傷弟子是羲武宗的,又不是他王長老的。

    都到了這種時候,當然是積極表現,好在未來局勢之中多分幾杯羹。

    對于他們這些結丹修士而言,最重要的是分清自己作為修士個體與宗門長老之間的區別,自身的利益和宗門的利益,並不見得總是一致。

    有些人願意為宗門奉獻,但同樣的,也有些人將宗門視作庇護自身和供應自己修煉上進的工具。

    如此一來,這個王爍的積極謀劃就不難理解了。

    天劍宗長老不由得問道︰“那,莫道友和林道友會答應他嗎?”

    簡豐浩道︰“他們不像是什麼有主見的,縱然結丹,也只能隨波逐流。”

    果然,莫宗英等人的反應並未超出所料。

    他們已經開始厭惡這種投機取巧的冒險,但卻偏偏,不得不被推動著隨波逐流。

    簡豐浩在他們身上留下了銘印精神的氣機,離開百里,就會自動引爆,到時候即便不死也得半殘,生生斬斷長生逍遙之途。

    而若不逃跑,也就只能跟著王爍謀求立功投名,好在將來改換門庭之時有個好待遇。

    這一身修為法力,當然是拿來給自己謀福利,而不是賣給宗門。

    至于那些宗門弟子……

    莫宗英,林東丕還算是有幾分良心未泯,都要求王爍盡量保全他們,王爍嘴上答應,心里卻不以為然。

    戰爭哪有不死人的,築基修士,總是要消耗的。

    到時候攻打進去,和對方廝殺爭斗,能夠留下幾分就全看天命了。

    不過莫,林二人之言,還是讓王爍受到啟發,很快又以保障安全和監督作戰為由,向簡豐浩請求了一名天劍宗長老助陣。

    其實他打的主意是對付可能留守洞天的龔茌,林柔娘等戰力。

    此前交手,險些被撕成碎片,王爍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這一次任務不同,未必見得會與那等強敵正面交鋒,但仍然還是多留一手更為保險。

    反正,隨著北海一方修士實力逐漸暴露,底牌也差不多擺在明面上了。

    他還真不信了,除李柃之外,還有誰能殺得了全力保命的自己!

    ……

    時間很快就到了黃昏,兩伙人各自就位,于荒野之中踫頭。

    “李道友,叨擾了,此番約談,是為羲武宗長老金道友與朱道友二人之事,同時還有若干進入仙府的真傳弟子……不知他們現在狀況如何?”

    簡豐浩也不是上來就直接動手的,而是以金河等人狀況相詢。

    “金道友和朱道友都在此間,只是,我們為何要釋放他們,這一次,羲武宗害我不淺,還給我宗帶來慘重損失,難道簡長老打算代替他們向我賠償嗎?”

    李柃一招手,有幾名弟子在後押著受縛的金河和朱鶴走了出來。

    簡豐浩不好亂動,遠遠用神識掃了一下,果然是金河與朱鶴的氣息。

    兩人表情有些木然,整個身軀動作也很僵硬,看起來像是受到禁制束縛的模樣。

    不過他也不關心這些,只要能夠確認他們還活著就行了。

    “李長老說笑了,想要贖回這二位道友的是羲武宗人,又怎麼會讓簡某來出這筆賠償。”

    李柃道︰“既然如此,何不讓羲武宗人出來與我談?”

    簡豐浩道︰“李道友莫要心急,我話還沒有說完呢……這一次,羲武宗已經全權委托我處理此事,具體條件,我們可以細談……”

    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與李柃進行著談判,卻不知曉,此時此刻,另外一邊,王爍等人瑟瑟發抖的看著突然出現的李柃。

    不知為何,內奸指示的路線已經被徹底封堵,他們被困在前不著天,後不挨地的密閉虛空中,竟然被來了個甕中捉鱉。

    李柃,慕青絲聯袂來此,神仙眷侶相依,展露天人風姿。

    “你,你怎麼會在此地,你不是已經出去和簡長老商談了嗎?”王爍難以置信道。

    他上下掃視李柃,卻始終感覺,眼前這具是真身,如若簡長老面前那人是假的,根本不可能瞞過簡長老那等強者。

    但若眼前這具不是真身,又有什麼底氣來這里截殺自己?

    李柃冷然道︰“本來我已給過你們機會,但卻不想,竟然還是賊心不死……那就別怪我了!”

    慕青絲聞言,當即祭出劍丸,屈指一彈。

    咚!

    王爍頭顱被爆,當場死亡。

    片刻功夫,如淵如獄的浩瀚氣機籠罩全場,隨行的天劍宗長老渾身冒血,帶著驚恐之意,如同溺亡般無聲掙扎起來。

    鬼靈新娘不知何時用手扎透他的背,正在將其心肝抽出。

    ……

    “既然貴方誠意如此之足,李某若不答應,豈不顯得心狠手辣?”

    李柃和簡豐浩的談判仍在繼續,這一次,他似有屈從之意。

    “既然如此,我先釋放一人,以表誠意吧。”

    簡豐浩面露喜色,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獲。

    但很快,朱鶴被送了上來,就近感受,卻忽的顯露出了異常的氣息。

    簡豐浩心中一驚︰“這……這有詐!”<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