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5章 合璧之法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香祖 !

    簡豐浩意識到這一點,心情猛沉。

    “這不可能,我堂堂真修,劍心通明,絕不可能認錯氣機,但這是分明就是朱鶴的氣機,究竟怎麼回事?”

    簡豐浩指尖劍氣迸射,如同刀鋒的厲芒割裂周遭一切。

    “朱鶴”沒有反抗,身上如同布帛撕裂的聲音傳出,變得四分五裂。

    定楮看去,分明就是一截被雕刻成為人形的木偶,約莫巴掌大小。

    簡豐浩怔住︰“竟然是木頭?”

    那的確是木頭,而且還是香道經常用到的榆木,用來制作香棒的芯子。

    香道的修士們一般都會隨身攜帶這種凡木,有時也用來磨粉,制作無味的木屑。

    李柃以人香之法模擬朱鶴身上氣機,注入其中,便成為了香道擬態的神通。

    這種法門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簡豐浩從來沒有見,終究還是被騙了過去。

    當是時,鏡光閃耀,虛空倒轉,卻是李柃手持水月鏡,以鏡花水月之術囊括了整個虛空。

    簡豐浩和旁邊諸人猝不及防,都被一並籠罩進來。

    “李道友這是作甚?”簡豐浩奇異說道,“難道你假意和我們談判,實際目的卻是把我等騙進來殺?”

    他看了看四周,很快就意識到這是一處高階法寶營造的小洞天,眼神微變。

    李柃道︰“簡道友,事已至此,何必如此虛偽,你們才是真的假意談判。”

    慕青絲道︰“夫君,何必與他多言,按照計劃行事就是!”

    李柃道︰“也對。”

    說話之間,他微微一笑,牽住慕青絲的手。

    肌膚相觸間,兩人長年累月雙修有成的結果顯現無遺,彼此氣機交融,如魚得水,飛快就以驚人之勢融合相聚,混如一體。

    李柃和慕青絲彼此修為相若,都是五百年上下的水準,如今得此合體,立刻疊加至李柃精神駕馭的法相之身,片刻之間,修為便達到了千年水準。

    此前他把大部分法力都用于壓制光陰之力,現如今,同樣還要維持,但卻也相當于擁有遠超此前全盛狀態可用的修為,大抵在六百年上下。

    尤其驚人的是,慕青絲身上也顯現出了同樣的六百年修為!

    這並非是簡單的借取法力,而是李柃法力同樣注入其身軀,囊括在雙人一體的大循環之內。

    而在此之後,李柃的法相變化偉力加持,竟然把倍化法則的力量也蔓延了過去。

    這種法則之力,不僅僅只是作用于自身,更作用于慕青絲之身,如同自身血肉筋骨般利用起來。

    “簡長老,不妙啊,他們的氣機增長得很快。”

    “這等修為,簡直匪夷所思,連州內的嘉大長老也比不上……”

    “已經增長到兩千年以上了,還在增長!”

    對面眾人一並噤聲,甚至為之而膽寒。

    簡豐浩沉聲道︰“這是雙人一體的雙修之法,難怪有信心把我們騙進來殺,原來他們是真正的道侶,而非普通夫妻!”

    “什麼!”眾人大驚。

    有人道︰“道侶一般是夫妻,但夫妻並不見得都是道侶!誰都知曉陰陽合璧有著莫大的威力,卻不想,竟然連各自神通道果也能疊加。”

    簡豐浩道︰“不,尋常道侶也無法做到他們這等程度……”

    他隱隱察覺到了李柃法相變化的氣息,但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這種靈魄運行的氣機,已然不是結丹境界所能看破。

    “這種法門,肌膚相接是關鍵,憑空傳輸效率低上許多,先把他們分開!”

    簡豐浩一聲令下,劍氣縱橫。

    其他人也愈發感覺,對面兩人手牽著手,著實礙眼。

    若不先破他們陰陽合璧的狀態,在場眾人恐怕都不是他們對手。

    于是,所有人都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寶,施展神通,跟著攻了上去。

    李柃和慕青絲指掌相扣,氣機交融。

    陰陽相生的變化源源不斷鼓動氣機,使得各自法力都憑空增長為原來的雙倍,而因兩人如同一體,李柃法相變化所催生的倍化法則覆蓋上去,立刻就使得各自的法力都暴漲。

    若非李柃此刻狀態有差,起碼也是四千年修為起步!

    但即便如此,兩人最終的氣息,也在兩千五百年上下定格下來。

    李柃祭出了自己的重寶風靈蝶,鼓吹香息,煙塵如雲,異香沁人心脾,以無可阻擋之勢在眾人心神間蔓延。

    眾妙化香,迷神香!

    瞬間的心神重擊,如同先聲奪人,令得在場的修士都為之精神一迷。

    緊接著,便是劍丸如電,打爆了一人又一人的大好頭顱!

    這是慕青絲在出手。

    李柃催運香氣的時候,她可沒有閑著,不但擋住了簡豐浩的攻擊,還以玄陰劍丸發起反擊。

    陰陽合璧所帶來的加持賦予了她遠超平常的實力,即便不用天地有香的神通,單憑尋常借法之術,也能調動浩瀚靈元,接連貫穿數人。

    李柃囑咐她先易後難,擊潰對方幫手再說。

    那些修士雖然實力不入強者門檻,但也多在接近一鯊的層面,不是尋常商會結丹可比,萬一當中暗藏什麼道器重寶,隱秘殺招,放任不管的話,有可能陰溝里翻船。

    這種清場的策略行之有效,轉眼功夫,對面數人便一死三傷,其他人等帶著駭然飛退,唯恐避之而不及。

    只是短暫交鋒,他們就被殺怕了。

    諸般神通合運之下,李柃夫婦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然恐怖得無以加復,那混如一體的配合,更將各自優勢發揮得妙至毫巔。

    就連簡豐浩,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行的道友被逼退至角落,然後一個接著一個遭殃。

    他沖了上去,手中劍光斬出,試圖斬斷李柃和慕青絲的手臂,但風靈蝶轟的一聲,將強烈風壓鼓蕩起來。

    無形罡風形成了如同實體牆壁的防護,反將其撞得彈飛出去。

    李柃看也不看他,伸手一挽,摟住慕青絲芊芊細腰。

    如同旋踵而舞,兩人衣袂飄飄間,轉動起來。

    香風帶著螺旋,跟隨兩人一起盤旋上升,越來越高,越來越濃。

    兩人身上,本色人香蘭桂交混,合成一體,朦朧虛影漸漸浮現。

    這是一尊如同黑白二蛇交纏,大半身軀連同尾巴攪在一起的雙蛇法相,但它們似乎並非尋常蟒蛇,而是人首蛇身的道之形體,蘊藏著無盡造化玄妙的陰陽道祖法相。

    兩人各自騰出的一只手中,也似出現了兩件伴生的道器法寶虛影,那是一只矩尺,一只圓規。

    懵懂之中,似有訊念傳出,令得李柃和慕青絲立刻就掌握了其中蘊含的力量。

    “天地,萬物化醇……”

    頓時間,一只只形似逗號,但卻分成黑白二色的陰陽勾玉憑空而現。

    從那些勾玉上面,絲絲煙氣上升,于半空交纏化形,亦是呈現出雙螺旋線的奇異結構。

    簡豐浩見狀,神色大變,失聲驚呼道︰“這怎麼可能?”

    “怎麼了,簡長老?”旁人好不容易才壓住傷勢,趕過來會和,听到簡豐浩的驚呼,忍不住問道。

    簡豐浩眼楮死死盯住那浮現在李柃和慕青絲背後的陰陽雙蛇法相,似在解釋,又似呢喃自語道︰“至陰至陽!他們竟然是至陰至陽的道侶!這等資質,雙修有成,完全足以超越境界,借用本應屬于天地大道的根源之力啊!”

    仿佛正應了他的話語,李柃和慕青絲各自一震,在這種螺旋上升之中,觸及了冥冥之中的法則之力。

    他們在這一瞬間感受到了天地大道的氣息,溝通了陰陽之力的本質。

    那種具現化形的陰陽勾玉,就是至陰至陽的法則之力所創造,而陰陽之力,萬物化生,自然也包括了他們各自的神通法力。

    李柃和慕青絲都仿佛感受到了自身修為境界在突破,尤其李柃,本已擁有著元嬰境界的神魂本質,更似超越結丹,首次真正感受到了元嬰境界的偉力!

    那種升華的感覺在持續,難以言述的玄妙中,法域鋪展,萬香浮動。

    他所曾經聞到過,感受過,參悟過的香道意蘊同時呈現出來。

    眾人被其中蘊含的精神之力燻染,立刻百感交集,不能自已。

    “天地有香!”

    李柃似乎心有所感,輕輕一揮手,矩尺帶著奇異的力量,把迷神香的香魄送入眾人精神。

    簡豐浩等人立刻毫無抵抗的迷醉了,他們的完全無法抵御這種力量的穿透,整個心靈都被迷住。

    “劍破蒼穹!”

    慕青絲亦是輕輕一揮手,圓規劃定,咫尺天涯。

    玄陰劍丸無視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直接作用于目標,將簡豐浩腦袋打爆。

    片刻之後,簡豐浩身軀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了下去,李柃和慕青絲也似從這種天人合一的渾噩狀態清醒過來,背後交纏的陰陽雙蛇淡化,各自手中矩尺,圓規消失,那些陰陽勾玉,雙螺旋狀的黑白煙霧也漸漸散去。

    “方才那是陰陽合璧的高階形態?”

    李柃和慕青絲都似有感悟,也不急著追殺敵人,而是在細細品味其意蘊。

    方才,他們都似因彼此助力登臨了元嬰境界的層次,不但體驗到了過去所未曾體驗的升華之感,還看到前方的道路,甚至親自踏足上去。

    這種體驗只有短短一瞬,但正如贈人玫瑰,手有余香,殘留的韻味同樣堪稱妙不可言。

    不知為何,李柃總感覺它有些像是夫妻之事的那種至樂,叫人甘願就此沉淪其中,不顧一切。

    慕青絲亦有同感,不免心神微漾,同時亦有幾分戀戀不舍。

    這邊廂兩人珍惜回味,那邊廂眾人卻都被嚇壞了。

    簡豐浩可是眾人之中頂尖的高手,鳳麟洲內知名的強者,連他都被殺掉,誰人能擋?

    無人敢招惹看似平靜下去,沉醉于二人世界之中的那對道侶,只是如同喪家之犬那般亂竄。

    李柃和慕青絲終于回過神,看到他們這般失態之相,相視而笑。

    “原來這便是陰陽合璧的威力嗎?難怪古往今來,不乏修士將此類法門視為捷徑,不過想要找到身心如一的道侶的確並非易事,修煉有成,調和陰陽更非易事。”

    “夫君,香道燻香入味之法似有助益之效,這不僅僅之是助情悅性,更是彼此氣機和香魄的融合,或許我們應該在宗門推廣,令得弟子們亦有道侶,能彼此扶持。”

    “知我者,青絲也,這趟回去之後,就多多著重于此吧,不過眼下還是先解決剩下之人要緊。”

    “嗯!”

    眼見著李柃和慕青絲結束完旁若無人的對話,終于把注意力轉回自己身上,眾修士俱皆膽寒︰“且慢,二位道友,我等願降!”

    “還請饒我等一命,將來也好對我宗有個交代!”

    李柃聞言,輕嘆一聲,道︰“事已至此,還想著此事能夠善了嗎?從你們生出貪念,欲要奪我戰果開始,就已經無法善了了!”

    听到這話,那幾名服軟求饒之人也不由得硬氣起來,面色陰沉,恨聲說道︰“我們背後也有元嬰前輩,也有宗門強者,你就不怕將來遭了報應嗎?”

    “報應嗎?”李柃微微點頭,“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倘若將來上天有罰,的確也該是我承擔的後果,不過你們今日之果,又何嘗不是貪婪之因?

    所以,還是我先送你們上路,將來再看因果吧!”

    話音剛落,慕青絲就突然出手,以玄陰劍丸殺死了一個又一個修士。

    李柃微愣,道︰“青絲,不必髒了你的手。”

    慕青絲道︰“夫君不必多言,若有因果,我與你一起承擔便是。”

    李柃明白了她的心意,輕嘆一聲,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共同斬殺起那些修士。

    眾人咒罵,威脅,哀嚎,求饒,但無論軟硬,善惡,都已無法改變結果,就算最後瀕死之際,絕望反擊,同樣被無情撲滅。

    最終,只有十余築基境界的修士被留了下來,面帶驚恐,瑟瑟發抖的等候發落。

    李柃攔住了還想繼續動手的慕青絲,搖了搖頭,道︰“這些人我聞之不臭,想必還是有改造余地的,且留他們一條性命。”<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