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祖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6章 善後事宜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最快更新香祖 !

    等到李柃和慕青絲從水月鏡出來,另外一邊的交戰仍在持續。

    只不過,李柃分化神識,留置假象,震懾住了眾人,鬼靈新娘林柔娘天賦異稟,同樣穩穩佔得上風,以王爍為首的幾名修士竟不能逃,被當場堵住,來了個甕中捉鱉。

    當他們看到李柃再次出現的時候,全都見了鬼一般驚愕萬分。

    “簡長老他們呢?”

    “不是說好了由簡長老拖住他們,我們與內奸里應外合……”

    “怎會如此!”

    李柃哈哈大笑︰“你們想得太美了,天劍宗簡豐浩已經受死,現在輪到你們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眾人震怖,不願相信。

    李柃卻不管那麼多,舉掌一拍,當場干掉了王爍,然後追殺林東丕,莫宗英二人。

    沒有花太多時間,兩人同樣步了王爍的後塵。

    在慕青絲的配合之下,他們甚至不需要施展此前的合璧之法,單靠各自招式就能應對。

    “李長老,收了神通吧!”

    “別打了別打了,我們願降,我們棄暗投明!”

    “都是天劍宗人逼迫我們來的,我們本也不願如此呀……”

    剩下的那些築基修士們,除兩宗真傳之外,其他草莽散修紛紛投降。

    他們本來就只是臨時雇佣而來的鳳麟洲修士,還有西海修士,才不會跟著這兩宗之人一起送死。

    李柃道︰“你們想要投降于我,為我效力?也罷,上蒼有好生之德,這次就且饒過你們一回,願意投降的,都飛到那邊,等候安排。”

    築基境界的威脅並沒有那麼大,但若用好了,也能給自家增添不少助力。

    李柃自己的築基真傳,至今也就只得十位而已,宗門供奉十余位,加上在外的親友故舊,各自的道友,知交,也就那麼幾十人。

    在此俘虜和招攬個二三十人,雖然不是那麼親信可靠,但也勉強能用。

    當下有人歡喜有人愁,迅速分化成為兩個陣營。

    剩下的兩宗弟子陷入絕望,但卻根本無計可施,即便各種手段用盡,還是很快被消滅殆盡。

    這一次,並非李柃心狠,實在是仙府之事重大,容不得婦人之仁。

    這種真傳弟子和普通散修有著本質上的區別,即便投降自己,也不可能真心悔改,說不定將來還要偷偷找到機會跟原來的宗門聯絡。

    所以,李柃聞著香的,必定是忠貞高潔,真誠可靠之輩,但不是自己的菜,當殺。

    聞著惡臭的,則又狡詐油滑,貪生怕死,將來間自己落難,說不定還要踩上一腳,同樣當殺。

    不久之後,舒長生等人帶著己方修士趕來收拾殘局,便見一幫人乖乖自甘受縛,打上禁制,各自三五成群看管起來。

    李柃有識人之明,有意讓相對可靠之輩制衡不可靠者,把這些散修安排得明明白白。

    而在此時,時候清點一番,方才發現,這一役中,他們幾乎把對方高手斬殺殆盡,甚至就連背後的天劍宗,羲武宗也大傷元氣。

    林箕不無擔憂道︰“李道友,這一次,他們恐怕是與我們結下深仇大恨了,以後指不定還要怎麼報仇雪恨,不得不防呀!”

    李柃豪邁一笑,不以為然道︰“這次是他們動手在先,應該是他們害怕得罪我,擔心我報仇雪恨才對!”

    舒長生亦是道︰“師尊所言極是,干脆以後由我統領一班人馬,專程趕到鳳麟洲獵殺他們弟子……”

    李柃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黑著臉道︰“不知死活的東西,當真叫人不省心,為師只是說說而已,我宗如今的處境,哪有那麼大本事叫你趕去鳳麟洲報復他們,到時候你在外面胡來,叫人殺了,我都毫無辦法!”

    舒長生有些不好意思道︰“嘿,師尊,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嘛……”

    李柃道︰“說說也不行,萬一滋長弟子報復情緒,再生事端,將來不好收場,而且我等對外統一的口徑都是受害者,獵殺對方弟子這種事情,可做不可說。”

    舒長生聞言微愕,旋即若有所思道︰“師尊的意思是,要把這次事件定性為宗門爭端,而非領土戰爭亦或其他?”

    李柃道︰“那是當然,眼下我們佔據仙府,發展自身要緊,開發此間,強化自身才是硬道理,其他諸事都要放在後邊。

    而且我們乍得仙府,其中蘊含的利益令人眼紅,莫說遠在外域的羲武宗和天劍宗,就是北海本土之內,各方強者,勢力,也或多或少要眼紅,應對群雄,還有得我們忙的!

    你身為我的真傳弟子,要把這個重擔挑起來,多多和各方修士走動,掌握輿情和人心動向,對了,那個叛徒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也找個借口暗中處理掉……”

    舒長生聞言,終于漸漸嚴肅起來,認真的點了點頭。

    ……

    “听好了,你們這些人身負罪孽,死有余辜,李長老念在上蒼有好生之德,且各自修持,殊為不易,不忍心看著你們多年道行一朝喪盡,故而暫且留下性命,以觀後效。

    從即日起,你們便要編入仙府巡衛,幫忙清剿魔藤,追獵陰靈!

    每一人都要打散,與我等北海修士組隊……

    此間有甲乙丙三簽,分別為作戰,巡邏,挖礦三種任務,一切听憑天意……

    好了,說明到此為止,都排好隊,上來抽簽吧。”

    第二天,李柃就作出了如何處置那些俘虜修士的決定。

    他把一幫人按照秉性修為各自歸類,交給北海一方之人看管起來。

    幾乎是每兩名北海修士都分到了一名投降散修,形成新的小隊,負責在洞天之內維持基本的巡防,清剿工作,還有挖礦。

    北海方面的人,肩負著更加重要的堵截虛空洞天裂縫,斬斷對外聯系的使命,沒有那麼多功夫可以浪費。

    林箕看著那些人安排下去,微微點頭,對李柃道︰“如此一來,此方洞天和外界的聯系就會越來越弱,為脫離大千世界打下堅實的基礎,只可惜,這批人當中似乎沒有什麼陣道人才,否則的話,可以幫上我們的忙。”

    這一次,舒長生從北海帶來的陣道修士死傷慘重,都在金河等人的襲擊之下消耗掉了。

    而投誠修士當中,並沒有這樣的人才可以補充。

    李柃道︰“他們帶來的陣道修士都是自家的心腹之人,就算有來投誠,我也不敢收啊!”

    雖然他有信心聞香識人,但人是善變的,誰知道能否瞞過感知,將來生出事端?

    所以,還是要先從出身來歷,利益關系諸多方面排除掉這些危險的因素。

    “算了,林道友你也明白的,那些人別說是當陣師了,就算是當築工,都還嫌麻煩,至多只是安排其中肉身強大的數人去挖礦。

    還真別說,羲武宗是接近于武道的宗門,主修法訣重在肉身道體,做起這種事情倒是一把好手。

    我現在都開始有些後悔了,這要是留下了那個林溪的性命,一身驚人怪力用來開山采礦,得是何等的場面?

    犀牛也是牛,都是壯勞力。”(注︰其實是犀,不是牛)

    林箕听到,不由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拿那等強者來做壯勞力,還真虧你能想得出來。

    李柃道︰“林道友,這段時日,你們就受累著些。”

    林箕道︰“受累倒是不打緊,關鍵是,我等的設計,也得有人執行才行……好在第三批人馬應該是要從北海趕來了,李道友你再催催,若有可能的話,爭取年底把這件事情辦完。”

    李柃道︰“好,我盡力而為。”

    此後,李柃等人便著力于療養休整,恢復生產和營建。

    礦場和加工廠是首要的目標,不得不承認,金河的臨時決定,外加小小的運氣,的確給李柃等人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殺掉那些礦工,築工,當真是令人難受,因為這座仙府多懸在這里一天,就多受一份覬覦,承擔著各種風險。

    唯有盡快斬斷聯系,隱藏起來,甚至徹底掌握大陣,據為己有,才能免除這些風險。

    好在擺在眼前的也不全是爛攤子。

    這一次除了損失人手,減緩進展之外,斬殺簡豐浩等人所得,也是堪稱豐厚的。

    首先便是這些修士當中,除藏在各自小洞天的重寶之外,零碎之物可以作為戰利品分潤下去,頗有那麼一些法器,法寶,供應分潤。

    實戰之中,也涌現出了一些可造之材,讓李柃看到了他們維護己方利益的能力與決心。

    更為喜人的是,慕青絲及時晉升,且丹成高品,一下就擁有了邁入強者門檻的實力。

    再加上新挖掘出來的合璧之法能夠引動堪比元嬰境界的強大力量,在自身元嬰神魂的引導下,發生意想不到的奇妙反應,更是極大增加了保障此方世界利益的籌碼。

    至今李柃已經有足夠的信心面對任何挑戰,且不必分潤一分一毫多余的利益出去!

    本來他是打算利用那預定的三成份額,給商會或者北海的一些元嬰高人上貢來著,但若自身都有堪比元嬰的戰力,又何必那麼做?

    時間很快又再過去了兩個多月,此間之事逐漸傳開,各方震驚。

    誰都沒有料到,一場意外的遭遇,竟然會演變成為如此慘烈的爭斗。

    羲武宗和天劍宗自然是震驚且憤怒,聯合鳳麟洲內一些不明真相的勢力橫加指責,要求李柃等人對此事給出說法。

    但李柃自己不出面,讓投效自己的散修們出面,立刻將這些指責擋了回去。

    尤其他手中還掌握著一張牌,那就是被活捉的羲武宗長老金河。

    這人算得上是結丹之中的高手,且在羲武宗內擁有著不低的地位,否則當林溪死後,就不是他來主導襲擊,決定進退了。

    更重要的是,他在羲武宗內擁有著自己的家族和勢力,李柃得知這一點之後,刻意留其一命不予處決,讓其設法營救!

    此舉對羲武宗造成了極大的內耗,各方親友故舊爭吵不休,進退兩難。

    要是放棄金河吧,好歹也是一名一鯊實力的高手,凌駕于大部分普通結丹之上。

    這甚至都比得過昔日的血鯊盜二當家,遠遠強于普通的散修之流。

    這般人物,在宗門之內還是頗有地位的。

    可要是不放棄吧,又被李柃控制在手,鬼知道他傳回來的書信,意圖是否真的,要真他的家族和親信被積香宗利用,那就糟了。

    “他怎麼不去死!”

    據說羲武宗內,某座靈峰上的大長老在人後憤怒咆哮。

    但這種話也只能私下里說說,明面上還是要積極談判,設法營救。

    至于這種積極,能夠積極到什麼程度,就見仁見智了。

    這個世界始終還是實力說話的,單憑林溪和簡豐浩都先後死在那里,就足以震懾住許多人,除非說通元嬰高手出面,否則,沒有人敢借此起釁。

    天劍宗那邊同樣左右為難。

    他們死了多位長老,但真正稱得上是震撼的,有且僅有簡豐浩一人。

    余下的當權長老才不願意出這個頭,為此,只能是找些人鼓吹輿論,把重點轉回到普通築基身上,營造些許積極應對的氛圍了。

    李柃就這樣與他們耗著,慢慢消解了光陰之石的力量,鞏固修為。

    期間他再次和妻子嘗試合璧之法,體驗全盛時期的更強力量,果然一口氣突破四千年修為水準,甚至勝過昔日老祖!

    至此,李柃終于是心中大定,知曉這座仙府能夠守住了。

    他騰出手來處理東昌島常蒿,以及一些麾下築基,煉氣修士戰死之事。

    但這些東西其實乏善可陳,諸般後事,該料理的自然會有人料理,真正重要,甚至受人矚目的的,只有一個問題。

    那就是常蒿和幾名築基手中的份額應該如何分配。

    “這些份額說給他們,就給他們,即便戰死,也要保證繼承之人能夠妥善接收。

    我李柃絕不讓跟隨我的道友寒心,所以這件事情並沒有什麼為難,一切按章辦理就是!”

    李柃並沒有什麼猶豫,直接拋出了自己的決定。

    一時間,北海震動,輿論紛紛。<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