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白骨花旦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月上柳梢頭,

    人約黃昏後。

    黯淡的殘陽掛在西邊,和東邊的細細月亮交相輝映。

    叮叮!

    西城口走進一個持幡的道人,他年歲不大,穿著一套灰黑色的道袍,腰間掛著一個飲水葫蘆,正隨意的踱步走著。

    許道,便是這個少年道士。

    他面頰清瘦,皮膚微黃,但眉眼卻是極為清秀,許是還沒張開。

    許道張頭四顧,打量著縣城中的景色。他剛剛下山歷練完畢,正在趕路回山,此時途經此縣,便進來留個宿。

    進入城中,許道發現四周人聲鼎沸,車水如龍,許是十里八鄉的百姓都聚攏過來,在參與這一場夜市。

    四處打著燈,東邊有個婦人在賣甜豆花,白嫩豐腴,聞著味兒就口齒生津;西邊有說書唱曲兒的,只是還沒有正式開始,正喝茶吊著嗓子。

    許道看著眼前夜景,目中略恍惚,忽道“已十五年沒見矣。”

    許道非是此世之人,穿越至今已有十五年之多,其中十三年渾渾噩噩,只是個足不出村的農家子,直到父死母亡,他大悲之下才打破了胎中之謎,找回前世記憶。

    但即便是後來進了道門修行,門中陰森,他也還沒有見過如此熱鬧的夜景。

    許道心中的興致被勾起,他干脆把手中的幡布桿子卷起,往肩膀上一扛,兀自在集市中游玩起來。

    南邊有一個圍著油布,簡陋搭出的小戲台。

    四周的人紛紛圍觀,搶佔座位。許道感到新奇,也混在人群中往那戲台子一同擠去。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走到戲台附近,許道抬頭一瞧,忽地發現台上蹲著一只猴子。猴子正搖頭晃腦,敲著鑼、打著鼓,口中居然還唱著歌,令人驚奇!

    不多時,伴隨著猴子的鑼鼓聲,一個身著紅裝翠襖、頭梳流雲發髻的小花旦,正掩面從台後款款走出。

    小花旦言笑晏晏,臉蛋緋紅而精致,一亮相就驚艷了四周的人。

    “好個俊俏的女娃娃!”台下一時響起拍掌聲。許道也夾雜在其中,期待的拍起掌。

    小花旦走出,身段苗條,先是嬌滴滴的沖大伙行了一禮,然後不唱曲詞,伴著猴子的歌聲,在戲台上翩翩作舞。

    其舞蹈靈動,身姿搖曳,落在戲台上宛如風中柳絮,來回飄逸無比。霎時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待舞到妙處,叫好聲炸起。

    許道和周圍的人都睜大了眼楮,期待著小花旦接下來的表演。

    但听見四周沸騰的叫好聲,小花旦的臉上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她的眼神陡然變冷,身子一轉,身上兩只玲瓏水袖頓時齊肩掉下,兩只光溜溜的手臂露出。

    但出現在眾人眼中的,不是白皙嫩滑的肉臂,而是兩只白森森、無半點血肉的白骨,一節接一節。

      、慘白的骨骼隨著小花旦身體的轉動,繼續搖擺不停。

    台上的小花旦,竟然是個怪物骷髏,兩臂均是白骨!

    “咯……”眼前這一幕,令大部分人的喝彩聲像痰一樣卡在了嗓子里面。

    “妖怪?”許道瞧見此景,也是微怔,他連忙伸手入袖中,捏出一張符紙在自己的雙目上一擦而過。

    噗!符紙擦過,無風無火便燃燒,剎那間就變成了一團飛灰。

    許道隨手搓掉手中的紙灰,眼楮微亮,立刻眯眼往小花旦瞧去。

    令他詫異的是,小花旦身上並沒有妖氣鬼氣,一點也無!

    與此同時,現場氣氛變得詭異。許多看客的臉色紛紛大變,還有部分人的高呼“白骨精!是白骨精!”

    有人听見這三個字,頓時面露驚恐,拔腿就要跑,但是因為四周的人多,一時竟難以走脫掉。

    “妖怪!”還有人狂熱的叫起來“打死白骨精!”

    現場開始混亂,只有許道自始至終的坐在凳上。他听見四周人的高呼,皺眉思索起來。

    正當眾人半是驚慌、半是狂熱時,一個道人帶著兩個壯漢從台後走出,突地提氣喝到

    “肅靜!”

    這道人身形魁梧,滿臉的麻子,面容極為凶惡,他手中拿著一條皮鞭子,站在台上打了個喏,大聲說“諸位勿慌!貧道乃是拿了官府度牒的道士。”

    麻臉道人指著台上的

    “此女正是白骨精,擅長吸人陽氣、害人性命。在貧道降服她之前,這妖怪就已經害了一家老少五口人性命……”

    听見麻臉道人的話,現場眾人半信半疑起來。但許道听見了,臉上卻露出冷笑。

    燒了開眼符咒,許道一個時辰之內能視鬼查妖,他沒有在小花旦身上看見妖氣鬼氣,反倒是在麻子臉三人身上看見了濃濃血光!

    血光者,一經出現,就代表此人七日內殺過人,遭人死後怨恨。且血光越濃,則代表此人殺人越多,或者手段越殘忍。

    許道望向小花旦,發現小花旦依舊笑著,但是眼楮里滿滿的死寂和麻木,活像木偶一般。

    相反的是,麻子臉三人則手持皮鞭、鐵索,趾高氣昂,大聲夸耀自己,大聲譴責小花旦,令圍觀的看客又驚又愕。

    見此一幕,許道忽地明白過來。

    世間有一類人行走四方,靠偷盜孩童、坑蒙拐騙為生,無所不用其極。

    此類人在乞兒群中常見,他們會將偷來拐來的孩童殘害成四肢殘廢的怪物,然後用以賣藝、討錢,手段極為殘忍,喪盡天良!

    而台上的麻子臉三人,多半就是這種人!

    當即,許道眼中露出冷意,立即想出手打殺掉麻子臉三人。

    須知在許道十三歲時,他父死母亡,也曾被惡人聯手偷賣過!幸虧他當時剛好覺醒了宿慧,這才轉危為安,更因禍得福,入了道門。

    謹慎起見,許道沒有立刻動手,而是不動聲色的觀察起來,辨認四周的人員布置。

    麻臉道人在台上繼續胡謅,還拉起小花旦,走下台讓大家伙近距離瞧,近距離看。

    有膽大者伸手一摸,頓時驚呼“真是骨頭!”

    漸漸的,台下人都露出驚奇模樣,爭相瞅看所謂的“白骨精”。有好事者起哄

    “道長再令這白骨精跳一曲!”

    麻臉道人听見,臉上喜說“善!”

    “諸位以功德錢投打這白骨精,等打到她吃痛了,她就會為大家跳舞。”

    听見麻臉道人的話,台下稀疏有幾人往台上扔了十來枚錢幣。

    小花旦“白骨精”被眾人的錢幣砸中,不言不語,也不起舞。但旁邊的麻臉道人狠狠抽了她一鞭子,她就又笑著款款跳起舞來。

    眾人見白骨精果真又跳起舞來,紛紛投擲以錢幣,叮當掉的滿台都是,讓旁邊的麻臉道人更是開心。

    漸漸的,眾人都沉浸在獵奇、狂熱的氣氛之中,滿臉嬉笑怒罵。

    “跳、跳!妖怪快跳!”有人笑到。

    有人一邊喝到“打死這白骨精!”一邊用力打出錢幣。

    這笑聲、叫喊聲傳入許道的耳中,令他感覺聒噪不已。此時他已經觀察完畢,沒有發現不妥的地方。

    心中一冷,許道便要動手。

    突然,旁邊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小道士。”

    是兩個二流子模樣的人,嘟囔到“你也抓來幾只白骨精給俺們瞧瞧啊!哈哈哈!”

    這笑聲戲謔刺耳,但許道並沒有生氣,他挑了挑眉毛,反而笑著回答

    “可。”

    兩人發愣,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許道就將手里的幡桿擲向戲台,砸在了那道人的臉上。

    “誰!?”麻臉道人一聲驚呼。

    許道從人群中站起,大聲喝到“兀那道人,你那白骨精是假的。”

    四周人聲嗡嗡,許道修身長立,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未等道人回話,他又一擺道袍,指著台上的麻臉道人,笑問

    “可想見見真的白骨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