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章 骷髏道兵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誰?”麻臉道人被許道用幡桿砸中,大怒不已。他掃視台下,目光立刻落在了許道的身上。

    麻臉道人看見許道面孔稚嫩,不過十五六歲,身上還穿著道袍,頓時一愣。

    此一幕發生,小花旦停止跳舞,四周人議論起來“這小道士是誰、敢這樣對道長不敬!那可是降服了妖怪的高人!”

    還有人質疑說“台上白骨精是假的?”……議論紛紛。

    許道站在人群中,宛如鶴立雞群,他淡定的承受著四周或憤怒、或驚愕、或質疑的目光。

    麻臉道人听見許道的話,頓時暗罵到“哪來的小兔崽子!”

    他目光驚疑的望著許道,琢磨著許道到底是如何瞧出破綻,又或者只是在砸場子,嚇唬他?

    不過麻臉道人還是立刻喝到“呔!小子,膽敢信口雌黃,砸我場子!”

    他指著一旁的小花旦,大聲質問“你可問問在場的諸位善客,這白骨精身上的骨頭可是作假?”

    現場有人搶著說“我摸過!是骨頭!”

    “是人骨頭!”許多人都大聲回答。

    麻臉道人听見現場的回答,心中放心下來,他身旁的一個壯漢立刻沖許道說“無知小兒,還不快快跪下,向道長道歉!”

    許道听見,不為所動,問“骨頭是真的能代表什麼?”

    麻臉道人听見,面上頓時冷笑起來,他發出大笑聲,走到小花旦身旁,一把扯下小花旦身上的衣物,只留一件肚兜。

    嗤!小花旦白皙精致的肩膀、脖子、鎖骨,頓時出現在眾人眼中,惹得在場不少人驚呼,紛紛瞅看。

    “諸位且看!”麻臉道人吆喝著。

    只見兩只白骨手臂非是粘在小花旦的肩膀上,而是貨真價實的從肉中鑽出,好似兩只胳膊只長出了骨頭,還沒有長皮肉。

    同時,小花旦的肩頸處、鎖骨處也都斑駁不已,白骨露出,和皮膚形成了鮮明對比。

    更加關鍵的是,小花旦身上沒有一處膿瘡,更沒有腐爛的痕跡,肌膚白皙緋紅,居然有種驚艷美感。

    白骨和血肉交錯縱橫,給現場的看客帶來極大的震撼!不少人或者捂住嘴巴,驚愕不已,或者暗中吞咽口水,偷瞥小花旦的身子。

    麻臉道人趁機說“這白骨精食人不少,軀殼已經長成大半,若是再食幾人,皮肉衍生,便會和活人一般無二。”

    他趁機嘿嘿冷笑“到時候,此獠藏于人中,便再難降服。且白骨精善于魅惑,能吃人于無形之中……”

    听見道人這話,現場人無一不驚恐,紛紛呼到“道長大法力!”

    許道沒有出聲,他定楮望著小花旦,發現對方雖然笑著,但是眼神麻木不已,滿是絕望。

    周圍響起對許道的喝罵“小雜毛裝什麼高人!毛兒都沒長齊……”

    “哈哈哈!”許道身邊那兩個無賴也拍腿大笑,說“小道士裝大尾巴狼!”

    麻臉道人這時喝到“兀那?”

    許道听見,平淡的說“小姑娘身上沒有妖氣,也不是白骨精,而是被人削了皮肉才變成這樣。”

    許道又指著麻臉道人,說“此人七日內殺過人,周身血光濃郁,非是善類,多半便是他所為!”

    麻臉道人听見許道的話,和身旁兩個惡漢心中都一驚,不知該如何回答。但四周人沒有一個人相信許道,不斷有人呼到“黃口小兒、黃口小兒!”

    麻臉道人和身旁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露出凶光,道人立刻義正言辭的說“兀那小子,憑空污我清白!你可有憑證?”

    兩個惡漢頓時從台上跳下,往許道擠來。其他人也紛紛讓道,說“沒證據可別瞎說話,會見官的!”

    “證據呢!”

    許道听見道人和周圍人的話,將手放入袖中,他淡定的看著麻臉道人,說“證據?”

    此時道人的兩個幫手已經走到許道身前,伸手便要抓他。

    許道面上一笑,他的右手從袖中拿出,指尖正捏著兩張黃紙,紙上符文血紅。

    許道輕輕一彈,“這便是。”

    噗!黃紙自燃,突然放出兩道慘白慘白的火焰,掉在了兩個惡漢身上。

    呼!白焰無風便長,倏忽間便裹住了兩個壯漢全身,灼燒起來。

    “啊啊!”兩聲慘叫響起。

    明亮慘白的火光照耀在周圍人群的臉上,一時間將所有人的表情凝固住。

    蒼白色火焰燒著兩個惡漢,詭異的沒有溫暖,但是他們在火焰中,頭發、五官紛紛融化,皮肉和衣服一起啪嗒掉下。

    眨眼楮,兩個惡漢身上的血肉就掉干淨,變成兩具白森森的骨架子。

    此時,四周一片寂靜。

    許道淡定的站在兩具骷髏架子身前,手中掐訣,“敕!白骨道兵听令。”兩具骷髏架子聞言,身上的鬼火收縮,變成了頭骨中的兩點白焰。

      !它們踩著泥濘的血肉,當即朝許道跪下,俯首稱臣,下頜骨嘎嘎作響。

    “妖、妖怪!”

    “啊!白骨精!鬼啊!”壓抑了幾息,終于有人大叫起來,面露驚恐。

    所有人都恐懼不已,眼神發直,牙齒不停的打顫。許道身旁的兩個無賴更是癱在了凳子上,兩眼發白,被嚇得昏死過去。

    夜空中刮來一股冷風,許道背手站著,衣擺微飄,鬼氣森森。他環顧四周,笑著露出牙齒。

    許道指著身前的兩具白骨骷髏,沖戲台笑吟吟說“我這才叫白骨精。”

    “啊啊啊!妖道!”霎時間,四下驚恐,所有人神色倉惶,被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都要逃走。

    與此同時,麻臉道人也一臉呆滯的站在台上,兩股戰戰,渾身像是抖篩子似的在發顫。

    在道人恐懼的目光中,許道帶著兩具白骨骷髏走出座位,一步步走到了戲台上。

    眾人眼見著許道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盯著麻臉道人,一時心中又驚又喜,慶幸至極。

      !白骨骷髏走上戲台,像是抓小雞一樣抓住僵住了的麻臉道人。

    這時道人才驚醒過來,立刻恐懼的大叫“道長饒命!道長饒命!”

    他想要跪下磕頭,但四肢雙手都被白骨道兵抓著,只能像待宰的豬狗一般,在骷髏手中垂死掙扎,拼命求饒。

    許道笑看著他,從袖中捏出一張黃紙,再度問“可想見見真的白骨精?”

    “想!不……不想!”麻臉道人驚恐,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他臉色慘白,當即呼到

    “道長饒命!我有寶物送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