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兩百八十八章 血醐灌頂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煩請先別訂閱)

    (兩小時之內更正章節內容)

    (如有書友一不小心訂閱,煩請稍後進入app,書籍目錄,長按章節名重新下載,即可獲得完整內容。)

    ………………

    許道視線落在那具極度疑似金丹境道人的尸體上,眼楮都不眨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其他三個道人同樣如此,個個面色緊張,且帶著期待。

    披發覆面的道士隨著時間的流逝,其身子四周漸漸的有雲氣升起,發絲都隨之舞動起來,衣袍蕩蕩,仿佛隨時都要活過來似的。

    此並非許道的錯覺,四人都親眼看見尸體的手指動了動。

    噗通!

    幾人當中突地有個道徒磕頭趴在了供桌上面,朝著那具尸體行三叩九拜的大禮,口中還呼到︰“弟子冒昧,特斬來妖鬼,祭拜降妖道師,求道師賜我靈根!”

    此人做出動作之後,另有一個也是連忙伏倒,叩首高呼︰“求道師替吾灌頂,賜我靈根!”此人正是之前好言交代過許道的魁梧道人。

    見此一幕,許道和另一個陌生道人都有些懵懂,訝然的看著那兩人,拿捏不準現在是什麼情況。

    很快,那個同樣懵懂的道人有樣學樣,也學著魁梧道人他們行叩拜大禮,只剩許道一人還盤坐著。

    這讓許道心中動了動,想著要不要也學著那三人叩拜,態度恭敬一些。反正對方是具被捆綁在金柱上面的死尸,死者為大,叩拜對方並不屈辱。

    但是當他也就要俯下身子的時候,許道突地眼皮一跳,定楮望著那具尸體。

    因為就在道尸周身的雲氣升騰起來之後,對方不僅手指動彈,其身上的皮肉同樣也動彈起來,但此個動彈乃是它的皮肉之下有一根根細細絲線般的東西在蠕動,那絲線在還時不時像蛇般揚起頭,想要將道尸的皮肉扎破似的。

    更讓許道心驚的是,他眼尖,在道尸衣袍的擺動之中,他分明看見衣袍下空蕩蕩的,血肉不存,像是被人剮去了似的。

    如此一幕,瞬間就顯得有些詭異、驚悚了。

    這讓他徹底熄了叩拜的心思,轉而立刻捏起道道法術,隨時就準備飛奔離開此地。

    但是除此之外,金丹道尸那里再無其他的變化,金柱周圍也沒有出現不妙情況,譬如升騰起一座陣法,要將四人捆在其中。

    更讓許道猶豫的是,三年一次的仙園歷練已經召開了不知道多少次,其中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並沒有听說是一場騙局,道宮中的大大小小道士都是如此過來的,他還特意請教過參加過仙園歷練的道士。

    而且金柱上方的道尸再是詭異,其依舊只是一具尸體。他許某人又不是沒有打殺過金丹境界的大道士,怎又會畏懼了眼前這具尸體?

    許道定下心神,準備好生看看待會究竟會有什麼機緣出現。

    當然,話雖如此,該有的防備也是得有的。許道瞅著旁邊那三人叩拜不止的道人,悄悄的從供桌上面走下來,踩在靈芝靈草上面,走到當最邊緣的地方,然後盤膝坐了下來。

    這樣能以防萬一,如果場上有異變生出,只半步的距離,他也可以及時的逃出去。同時他也還算是在金柱的附近,若是待會有好處出現,並不算是離場了。

    許道剛剛坐定,巨大的金柱陡地震顫起來,其上捆著的鐵索嘩啦啦的響動,那具道士的頭發和衣袍也是晃動不止。

    呼呼!雲氣盤旋金柱而生,大盛起來,彌漫四方,只一個眨眼,此雲氣便垂落在四方,仿佛道道雨絲落下,將金柱的四周籠罩住。

    一時間,許道頓時就明白過來,為何金柱的周圍會靈草鋪地,生長有這多的靈物。

    因為落在地面的雲氣赫然並非是尋常的水霧,而是一道道精純的靈氣,其落在地上,自能滋養靈芝靈草、靈花靈肉。

    那三個盤坐在供桌上的道人瞧見此景,面上大喜。

    他們當即就大口大口的吐納起來,臉上露出一副舒爽的感覺。

    如此精純的靈氣進了他們的腹中,每一口都好似一顆上好的養氣丹藥,純純綿綿,滋陰補陽,最能補充他們的法力,修復傷勢。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三個道人就感覺自身精力充沛,狀態被調整到了絕佳的地步。

    但許道看著,眼神卻是古怪起來,“這……”

    如此景象,落在他的眼中著實有幾分既視感,許道依稀記得當初在白骨觀中召開論道大會時,白骨觀的道士們也是這般引“帝流漿”灌醉了道徒們。

    只是當初是有八只妖怪道士不懷好意的坐在四周,而如今許道四人的眼前只有一具尸體。

    但不管怎樣,許道是不敢呼吸吐納四周的靈性雲氣了,他垂下目光,當即屏氣凝神,沒有再呼吸一次。

    ………………

    (完整內容稍後更正)

    ………………

    許道視線落在那具極度疑似金丹境道人的尸體上,眼楮都不眨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其他三個道人同樣如此,個個面色緊張,且帶著期待。

    披發覆面的道士隨著時間的流逝,其身子四周漸漸的有雲氣升起,發絲都隨之舞動起來,衣袍蕩蕩,仿佛隨時都要活過來似的。

    此並非許道等人的錯覺,四人都親眼看見尸體的手指動了動。

    噗通!

    幾人當中突地有個道徒磕頭趴在了供桌上面,朝著那具尸體行三叩九拜的大禮,口中還呼到︰“弟子冒昧,特斬來妖鬼,祭拜降妖道師,求道師賜我靈根!”

    此人做出動作之後,另有一個也是連忙伏倒,叩首高呼︰“求道師替吾灌頂,賜我靈根!”此人正是之前好言交代過許道的魁梧道人。

    見此一幕,許道和另一個陌生道人都有些懵懂,訝然的看著那兩人,拿捏不準現在是什麼情況。

    很快,那個同樣懵懂的道人有樣學樣,也學著魁梧道人他們行叩拜大禮,只剩許道一人還盤坐著。

    這讓許道心中動了動,想著要不要也學著那三人叩拜,態度恭敬一些。反正對方是具被捆綁在金柱上面的死尸,死者為大,叩拜對方並不屈辱。

    但是當他也就要俯下身子的時候,許道眼楮突地睜大,然後皺眉望著那具尸體。

    因為就在道尸周身的雲氣升騰起來之後,對方不僅手指動彈,身子同樣也動彈起來,但此個動彈,乃是它的皮肉之下有一根根細細絲線般的東西在蠕動,那絲線在還時不時像蛇般揚起頭,想要將道尸的皮肉扎破。

    更讓許道心驚的是,他眼尖,在道尸衣袍的擺動之中,他分明看見衣袍下空蕩蕩的,血肉不存,像是被人剮去了似的。

    如此一幕,瞬間就顯得有些詭異、驚悚了。

    這讓他徹底熄了叩拜的心思,轉而立刻捏起道道法術,隨時就準備飛奔離開此地。

    但是除此之外,金丹道尸那里再無其他的變化,金柱周圍也沒有出現不妙情況,譬如升騰起一座陣法,將四人捆在其中。

    更讓許道猶豫的是,三年一次的仙園歷練已經召開了不知道多少次,其中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並沒有听說是一場騙局。

    而且金柱上方的道尸再是詭異,可依舊只是一具尸體。他徐某人又不是沒有打殺過金丹境界的大道士,如何又會畏懼了眼前這具尸體?

    許道定下心神,準備好生看看待會究竟會有什麼機緣出現。

    當然,話雖如此,他該有的防備也是得有的。許道瞅著旁邊那三人叩拜不止的道人,悄悄的從供桌上面走下來,踩在靈芝靈草上面,走到當最邊緣的地方,然後盤膝做了下來。

    這樣能以防萬一,如果場上有異變生出,他也可以及時的逃出去。並且他現在也還算是在金柱的附近,若是待會有好處出現,他也不算是離場了。許道視線落在那具極度疑似金丹境道人的尸體上,眼楮都不眨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其他三個道人同樣如此,個個面色緊張,且帶著期待。

    披發覆面的道士隨著時間的流逝,其身子四周漸漸的有雲氣升起,發絲都隨之舞動起來,衣袍蕩蕩,仿佛隨時都要活過來似的。

    此並非許道等人的錯覺,四人都親眼看見尸體的手指動了動。

    噗通!

    幾人當中突地有個道徒磕頭趴在了供桌上面,朝著那具尸體行三叩九拜的大禮,口中還呼到︰“弟子冒昧,特斬來妖鬼,祭拜降妖道師,求道師賜我靈根!”

    此人做出動作之後,另有一個也是連忙伏倒,叩首高呼︰“求道師替吾灌頂,賜我靈根!”此人正是之前好言交代過許道的魁梧道人。

    見此一幕,許道和另一個陌生道人都有些懵懂,訝然的看著那兩人,拿捏不準現在是什麼情況。

    很快,那個同樣懵懂的道人有樣學樣,也學著魁梧道人他們行叩拜大禮,只剩許道一人還盤坐著。

    這讓許道心中動了動,想著要不要也學著那三人叩拜,態度恭敬一些。反正對方是具被捆綁在金柱上面的死尸,死者為大,叩拜對方並不屈辱。

    但是當他也就要俯下身子的時候,許道眼楮突地睜大,然後皺眉望著那具尸體。

    因為就在道尸周身的雲氣升騰起來之後,對方不僅手指動彈,身子同樣也動彈起來,但此個動彈,乃是它的皮肉之下有一根根細細絲線般的東西在蠕動,那絲線在還時不時像蛇般揚起頭,想要將道尸的皮肉扎破。

    更讓許道心驚的是,他眼尖,在道尸衣袍的擺動之中,他分明看見衣袍下空蕩蕩的,血肉不存,像是被人剮去了似的。

    如此一幕,瞬間就顯得有些詭異、驚悚了。

    這讓他徹底熄了叩拜的心思,轉而立刻捏起道道法術,隨時就準備飛奔離開此地。

    但是除此之外,金丹道尸那里再無其他的變化,金柱周圍也沒有出現不妙情況,譬如升騰起一座陣法,將四人捆在其中。

    更讓許道猶豫的是,三年一次的仙園歷練已經召開了不知道多少次,其中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並沒有听說是一場騙局。

    而且金柱上方的道尸再是詭異,可依舊只是一具尸體。他徐某人又不是沒有打殺過金丹境界的大道士,如何又會畏懼了眼前這具尸體?

    許道定下心神,準備好生看看待會究竟會有什麼機緣出現。

    當然,話雖如此,他該有的防備也是得有的。許道瞅著旁邊那三人叩拜不止的道人,悄悄的從供桌上面走下來,踩在靈芝靈草上面,走到當最邊緣的地方,然後盤膝做了下來。

    這樣能以防萬一,如果場上有異變生出,他也可以及時的逃出去。並且他現在也還算是在金柱的附近,若是待會有好處出現,他也不算是離場了。許道視線落在那具極度疑似金丹境道人的尸體上,眼楮都不眨一下,坐在他身旁的其他三個道人同樣如此,個個面色緊張,且帶著期待。

    披發覆面的道士隨著時間的流逝,其身子四周漸漸的有雲氣升起,發絲都隨之舞動起來,衣袍蕩蕩,仿佛隨時都要活過來似的。

    此並非許道等人的錯覺,四人都親眼看見尸體的手指動了動。

    噗通!

    幾人當中突地有個道徒磕頭趴在了供桌上面,朝著那具尸體行三叩九拜的大禮,口中還呼到︰“弟子冒昧,特斬來妖鬼,祭拜降妖道師,求道師賜我靈根!”

    此人做出動作之後,另有一個也是連忙伏倒,叩首高呼︰“求道師替吾灌頂,賜我靈根!”此人正是之前好言交代過許道的魁梧道人。

    見此一幕,許道和另一個陌生道人都有些懵懂,訝然的看著那兩人,拿捏不準現在是什麼情況。

    很快,那個同樣懵懂的道人有樣學樣,也學著魁梧道人他們行叩拜大禮,只剩許道一人還盤坐著。

    這讓許道心中動了動,想著要不要也學著那三人叩拜,態度恭敬一些。反正對方是具被捆綁在金柱上面的死尸,死者為大,叩拜對方並不屈辱。

    但是當他也就要俯下身子的時候,許道眼楮突地睜大,然後皺眉望著那具尸體。

    因為就在道尸周身的雲氣升騰起來之後,對方不僅手指動彈,身子同樣也動彈起來,但此個動彈,乃是它的皮肉之下有一根根細細絲線般的東西在蠕動,那絲線在還時不時像蛇般揚起頭,想要將道尸的皮肉扎破。

    更讓許道心驚的是,他眼尖,在道尸衣袍的擺動之中,他分明看見衣袍下空蕩蕩的,血肉不存,像是被人剮去了似的。

    如此一幕,瞬間就顯得有些詭異、驚悚了。

    這讓他徹底熄了叩拜的心思,轉而立刻捏起道道法術,隨時就準備飛奔離開此地。

    但是除此之外,金丹道尸那里再無其他的變化,金柱周圍也沒有出現不妙情況,譬如升騰起一座陣法,將四人捆在其中。

    更讓許道猶豫的是,三年一次的仙園歷練已經召開了不知道多少次,其中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並沒有听說是一場騙局。

    而且金柱上方的道尸再是詭異,可依舊只是一具尸體。他徐某人又不是沒有打殺過金丹境界的大道士,如何又會畏懼了眼前這具尸體?

    許道定下心神,準備好生看看待會究竟會有什麼機緣出現。

    當然,話雖如此,他該有的防備也是得有的。許道瞅著旁邊那三人叩拜不止的道人,悄悄的從供桌上面走下來,踩在靈芝靈草上面,走到當最邊緣的地方,然後盤膝做了下來。

    這樣能以防萬一,如果場上有異變生出,他也可以及時的逃出去。並且他現在也還算是在金柱的附近,若是待會有好處出現,他也不算是離場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