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90章 道尸殘念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290章 道尸殘念

    ??如此詭異陰森的情況,讓許道不敢再往前踏進一步。

    ??那個被種植了靈根的人還在獨自高呼大叫,臉上全是爽快之色,他的全身發抖起來,不住的戰栗,鮮紅色的靈根進入他的腦殼之中後不斷的分化,並且一寸一寸的蠕動進去。

    ??很快的,另外兩個沒有獲得靈根的人同樣得到了靈根。他們用手抓中猩紅色的靈根動作比第一個得到的人還要急促,有一個人甚至直接往嘴巴里面塞進去。

    ??接觸到他們的皮膚之後,靈根肉蟲也不斷的蠕動。很快,三條肉蟲全都插進了三個道人的身體。

    ??種得靈根,幾人身體哆嗦,面色狂熱無比,全都高呼著︰“血醐灌頂!血醐灌頂!!”

    ??許道看著眼前這幕,頓時感覺牙疼,但是那三個人卻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肉蟲佔據了身體,他們只以為自己是獲得了上等的靈根,即將擁有廣闊的修煉前途。

    ??當然了,這些肉蟲的確是由金丹大道士的血肉變作成的,有可能真是上等靈根,只不過其中多半暗藏了什麼伏筆黑手,許道是絕對不敢利用這種東西種植靈根的。

    ??咯吱咯吱!

    ??一片靈性的雲霧當中,詭異的讓人滲人的事情不斷的發生著,靈氣瘋狂的涌動,三個道人的身體不斷的壯大,每過一息都會有尺寸的增長,估計要不了多少就會變成數丈大小,絕類非人。

    ??許道暗暗窺視著,他心中一動,也伸手往一根猩紅色的肉蟲抓去。

    ??嗖的一聲!因為他的修為是築基境界,輕而易舉的就將肉蟲給抓到了手中。

    ??猩紅色的肉蟲落到他的手上之後,立刻就想要往他的身體里面鑽進去,但是許道怎麼可能讓這些肉蟲鑽進自己的身體里面呢,他的法力震蕩起來,沒有等肉蟲觸及到他的一根毫毛,便將肉蟲牢牢的禁錮在手掌中。

    ??立刻的,一股精純的血氣就從肉蟲的身體中彌漫出,許道瞬間感覺口鼻之中充滿了一股香甜的味道,著實誘人,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將這條肉蟲“靈根”吞食到腹中。

    ??許道按耐著渴望,打出一道道法術,選擇先將這些肉蟲給變作成精氣符丸,然後再考慮吸不吸收,煉不煉化。

    ??和之前的細小肉蟲一樣,這條粗壯的猩紅色肉蟲脫離了靈氣雲霧之後,瞬間就變得萎蔫了。

    ??因此在他的法術之下,這條肉蟲沒有反抗多少,其身子就崩壞掉,化作了一灘血水,濃濃的血氣從血水中曝露出來,變作成為了一顆精氣符丸。

    ??見到這顆精氣符丸,許道的心情著實很高興,只不過這一顆精氣符丸終究是由詭異的肉蟲變化而來,並且還是從一具人形尸體中生長得來,該不該吸收、能不能煉化,他心中還是有點猶豫的。

    ??但是仔細一想,此肉蟲並非真是道尸的血肉,而是對方的靈根血脈,其物承自妖精,且精純至極,是能夠直接作為靈根種下的“寶物”。

    ??不管道尸生前是不是人,許道煉化掉此物也不會有損于道心。

    ??並且他早就已經在仙園當中吸收煉化了不少的妖怪血肉,那些血肉當中也都蘊藏著細小的肉蟲,其思忖著自己已經不差這麼一點。

    ??即便這顆精氣符丸是由道尸肉蟲,而非尋常妖怪肉蟲變化而成的,只要他多檢查檢查、研磨研磨,問題也不大。

    ??畢竟,他許某人可是連金丹老鬼的殘魂都曾煉化過的!

    ??“東西就在眼前,不吃豈不是浪費了?”

    ??許道暗想︰“這可是源自金丹道師的好東西,錯過這一茬了,也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

    ??心中一定,他立刻就將這顆符丸握在手中開始煉化,但是並沒有選擇吃進肚子里面,而是經由皮膚孔竅慢慢的吸收煉化起來。

    ??當精氣符丸當中的第一縷血氣被他攝取到身體里面的時候,許道瞬間感覺自己的肉身出現極大的變化,每一處肌膚血肉都傳出莫大的渴望感。

    ??仿佛久旱逢甘露般,他體內的法力不斷的運轉、振蕩,渾身的血氣處在快速的增長當中,心髒鼓鼓的跳動。

    ??澎!整個精氣符丸都被許道打散,變成一團精純的靈氣彌漫在體表上,迅速的幫助他蛻變起肉身。

    ??僅僅這一顆精氣符丸,百十來息的功夫,不僅讓許道體內的法力完全恢復了,還讓他感覺自己的道行又得到了不小的提升,至少節省小半年的功夫!

    ??許道心中驚喜︰“不愧是金丹大道士的精血!”

    ??他立刻就再度伸手,又往靈氣雲霧當中的猩紅色肉蟲抓過去,費了一番手腳之後,終于又一根靈根肉蟲被他抓到了手中。

    ??許道也不猶豫,當即就將這個肉蟲變作成精氣符丸,然後熔煉進自己的龍種肉身當中。

    ??金柱周圍,三個道人正在瘋狂的吞食靈氣築基,許道則是在不斷吞噬煉化金丹大道士的精血,每個人都在不斷的提升著自己。

    ??只不過三個道士渾然不知道自己種下的靈根真實模樣是什麼,而許道則是像一尾狡猾的游魚,將魚餌吃下了,魚鉤給吐掉了。

    ??“咦!”

    ??許道正吞吃的高興,突然又察覺到了一點變化,他發現新得手的一條猩紅色肉蟲里面,除了濃濃的精血之外,居然還摻雜著一股莫名的念頭。

    ??他可以確定這里面的念頭並不是他自己的,也不會是那三個道士的。許道猛的睜開眼楮︰

    ??“是那具金丹道尸的殘魂念頭?!”比起剛才煉化掉此肉蟲,他的心情更加的激動起來。

    ??要知道許道的陰神天賦,可就是能夠翻閱他人殘魂當中的記憶,之前他就是從夜叉門主的殘魂當中獲得了對方不少的記憶。

    ??如今這條肉蟲當中居然存在著那金丹道尸的殘余念頭,豈不是就代表著他可以從中一窺金丹道尸生前的記憶?

    ??一陣激動中,許道趕緊的停手,他沒有將這條肉蟲變成精氣符丸,而是只禁錮住,免得其中的殘魂念頭被他給打散掉了。

    ??許道盤膝坐于地,垂下眼眸,反觀內視,陰神立刻就從腦竅中生出了一只手臂,將肉蟲中的莫名殘存念頭給抓取到了手中。

    ??殘存念頭落到了陰神的手中後,翻滾閃爍中,不多時就被剖析開來,即將曝露里面的秘密。

    ??但是不妙的是,一股暴躁、混亂的意念同時從中勃發,瞬間就影響到了許道的心神。

    ??此狂念來的凶猛且劇烈,當場讓他的腦海中一片渾噩,靈台瀕臨失守。

    ??好在許道腦海中的一顆顆清心符種及時的震動起來,撫平了他的靈台,將混亂的情緒鎮壓下去。

    ??一晃眼之間,許道的眼神就從渾噩變成了清明。

    ??但他的眼中也生出一種後怕,其明明沒有吞噬這股殘念,僅僅是翻閱一下,可心神卻依舊被這點殘余念頭給影響了。

    ??由此觀之,正如他所料,肉蟲當中的念頭就是金丹大道士的念頭!

    ??須知許道之前煉化築基鬼怪的魂魄時,也曾翻閱過鬼怪的記憶,當時的狀況和現在有點類似,但是要輕微很多很多。

    ??以至于許道剛才心里其實是有點準備的,只是他沒有料到是金丹道尸的殘念如此有勁,瞬間就沖得他頭腦發昏。

    ??如果是換了尋常的煉氣道徒,又或者是築基道士在此,被如此的殘念一沖,恐怕當場就會心神失守,瀕臨入魔,其最好的情況也會是魂魄大傷。

    ??穩定下心神後,許道在心中暗暗呼到︰

    ??“夜叉門主的殘魂都沒有如此大的影響,而那金柱上道尸的一個殘念就能如此,此尸生前的修為應是遠遠高過夜叉門主。”

    ??“莫非是丹成中品,乃至于上三品的存在?”他一時遐想。

    ??好在對方已經死得透透的了,連魂魄意識都逸散在血肉當中,散作一團,能夠被他分化處置。

    ??許道當即沉下心來,細細的梳理肉蟲中的殘念,只是又讓他皺眉的事情出現了。

    ??同樣和之前被他煉化的妖鬼魂魄相似,道尸的殘念中空蕩蕩的,記憶一片混亂,雖然種種畫面在他的腦海中流淌而過,但是完全不成體系,一點有用的東西都沒有。

    ??仔細翻騰幾遍,許道不死心,他抬起頭看向金柱上的那一具道尸。

    ??主動從道尸上面鑽出來的肉蟲很少,游蕩在金柱周圍的僅僅數根,但是這具道尸就在眼前,對方不來,他許某人難道就不能過去嗎?

    ??思忖著,見時間還有些充裕,許道沒有立刻動身,而是選擇將手中被攝取了殘念的肉蟲給變成了精氣符丸,緩緩的煉化掉,變作成自身的道行。

    ??等到這顆精氣符丸被徹底的煉化掉之後,他頓覺自己的道行又增長了一年,然後他才鼓起身上的法力,謹慎的往靈氣雲霧當中踏進去。

    ??一進入雲霧,雖然四周都是濃郁的讓人沉醉的靈氣,但是許道依舊緊閉呼吸,沒有吸納一口。

    ??他先是走到另外三個正在種植靈根的道人身旁,仔細的打量對方。

    ??發現三人雖然是在往非人的方向變化,肉身膨脹,爪發生長,可是氣息卻並沒有變弱,不像是在被“靈根”吞噬生命力的樣子。

    ??再加上洱海仙園已經開啟了不知道多少次,經由歷練築基成功的道士也不知道有多少,洱海道宮應該是確實在靈根當中埋設有黑手,但卻不會令道人們當場暴斃,竭澤而漁。

    ??至于其意圖究竟是什麼,許道的腦海中念頭滾滾,因為消息匱乏,一時間也確定不了真實情況。

    ??反正他觀察至此,先是在外面煉化了道尸的血肉,又攝取了道尸的殘念,卻依舊沒有恐怖的事情發生,應是可以大膽為之了!

    ??心中徹底一定,許道當即就運轉起法術,真氣化作一只大手,往金柱上的道尸抓取過去,看看能不能直接從對方的尸體身上提取殘念。

    ??轟!當他的真氣大手飛騰上之後,原本纏繞著金柱的鐵索瞬間晃動。

    ??啪的,鐵索無需抽打在他的真氣大手,僅僅是蠕動著一晃,許道的真氣大手就被碾碎了。但與此同時的,道尸的身子也晃動,其衣袍下一陣蠕動,瞬間就又鑽出了許多根猩紅色的肉蟲。

    ??“好機會!”

    ??許道眼楮一亮,當即一甩袖袍,雙手並用,往半空中的猩紅肉蟲抓過去。

    ??漫天的,大大小小肉蟲飛舞在金柱的周圍,沙沙聲作響,音色駭人,讓人的靈魂都忍不住發顫。

    ??許道捉摸了數根,終于又捉住了一根猩紅色的肉蟲,他只是禁錮住肉蟲,然後震動腦海中的清心符種,護住自己的心神,將肉蟲中的殘念給攝取了出來。

    ??一番急促的動作之後,許道的真氣一松,便將禁錮在手中的猩紅肉蟲給放飛了出去。

    ??這一根肉蟲中的殘念同樣是混亂無比,並沒有給他帶來有用的記憶,只是攪亂了一下他的心神。

    ??許道沒有灰心,他沉住氣,一次又一次鼓起法力,往蕩在四周的猩紅肉蟲抓過去。

    ??可是結果並不盡如人意,其所得猩紅肉蟲中的殘念全都是混亂無比,不堪使用。

    ??這讓許道不得不懷疑,道尸的記憶是不是也和其他的妖鬼一樣,完全丟失了。

    ??因為一次又一次的翻閱道尸的殘念,渾渾噩噩的感覺也開始縈繞在他的心頭,這是他的精神承受了極大的負擔,即便有著清心符種的護持,依舊受到了影響。

    ??與此同時,在時間的流逝之下,旁邊三個道士的身子已經壯大到了三丈的大小,應是他們的靈根即將種植完成了。

    ??這也代表著七日的洱海仙園之行即將結束,留給許道的機會和時間不多了。

    ??終于,當他捉到又一根猩紅肉蟲,攝取其中的殘念時,流淌過的記憶終于變得連貫起來。

    ??許道的眼皮跳動,心中驚喜,意識到自己終于找到了道尸身前一段完整的記憶,“這是……”

    ??當他審視這一段連貫的記憶時,更是驚得眼楮都直接睜開了,目中透露出一股更大的喜色。

    ??“功法!”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