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5章 黑手、拜入道宮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煩請先別訂閱)

    (一小時之內更正章節內容)

    (如有書友一不小心訂閱,煩請稍後進入起點APP,書籍目錄,長按章節名重新下載,即可獲得完整內容。)

    ………………

    “吳國五詔”、“師徒一脈”,兩詞在許道腦中盤旋,其頓覺自己當真可以用舍詔余脈的身份,拜入道宮之中。

    但是現場的五族道士听見那兩個師徒一脈道士的話,明顯並不認同,特別是那個雷詔的老者,對方一臉陰鷙之色的走出來,沖著那兩個道士冷聲︰

    “閣下兩位,可是要插手我五詔之事?”

    兩個道士听見,面上也露出冷嘲之色︰“雷道友沒有听見麼?許道友剛才可說他並非是五詔中人,此事又與你五詔何干!”

    一般言語爭論,七個道士之間頓時變得涇渭分明,相互冷冷的望著。

    數股神識在場上不斷地激蕩著,許道眯著眼楮打量著這一幕,發現師徒一脈的道士雖然只有兩人,但是修為不弱。

    其和其他五個道士對峙著,不僅沒有落下風,反而隱隱壓制住了對方。

    五詔道士全都面色變化,齊齊退後了半步,然後目光陰冷的看著五詔道士,其中的雷道士更是悶哼了一聲,此人有些難以置信的吐聲︰

    “你二人凝煞完畢了!?”

    只見那兩個道士面上都輕輕一笑,從容不迫,身上的法力極其的渾厚,此二者的修為赫然都已經達到了一百八十年,只差采集罡氣,便可以步入煉罡境界,難怪師徒一脈只是來了這兩個人。

    當中一個年紀較輕的道士,朝著五詔道士打了個稽首,口中呼到︰“若是幾位無事,我等便帶先帶著這些小道友前去閉關修行了。”

    年老的道士更是閉上了眼,一副無視幾人的態度。

    許道瞧見場上的如此形勢,心中暗的一喜,他歡喜的不僅僅是師徒一脈的道士要保下他,更是歡喜師徒一脈果真和五詔一脈針鋒相對,甚至看來有些水火不容的樣子。

    如此狀況,方能混水摸魚!

    但是眼下他都沒有真正的拜入道宮當中,還只是他人眼中的一條魚肉,不能插手太多,其低著頭,趕緊湊到了師徒一脈的隊伍中,準備跟隨著兩人退下去。

    可就在這時,一股寒意沖突的從他的背後升起,是一股洶涌的神識襲上了他的肉身,讓許道的腳步頓止。

    神識落到許道的身上後,立刻有聲音嘶冷到︰“桀桀,這位許道友種得了上等的靈根,定是體虛氣乏,讓貧道來替許道友的身子好生活絡活絡。”

    听見這話,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當時臉色陡變,兩人口中齊齊喝到︰“大膽,爾敢!”

    他們急忙就想出手,將許道回護住,但是除了說話之人外,另外四個道士都提前的踏出了腳,身上法力鼓動,阻攔向兩人。

    轟!

    霎時間,場上不僅有神識激蕩,更有種種真氣相互踫撞,駭得其他十四個剛出洱海仙園的道人,紛紛面色大驚,全然沒有想到這些道士會當眾動手。

    好在道宮的道士都還有所壓抑,只是用真氣互相踫撞著,沒有施展法術、動用法器。

    但是如此一來,師徒一脈的道士沒能護住許道,許道暴露在率先動手之人的壓迫下,其頓時感覺一股外來的真氣瘋狂的要鑽入他的體內,想要破壞他體內的生機。

    許道立刻就明悟過來,這是五詔道士爭辯不過,準備趁機下黑手,估摸著他尚未完成百日築基,想要趁機打斷他的靈根,毀掉他的潛力。

    如此一來,不僅方便他們剪除掉師徒一脈的實力,等到許道潛力大損,甚至突破不了道士時,他們想要從許道手中得到東西,無疑也會更方便一些。

    許道臉色變化︰“這些五詔道士居然膽大到了如此的程度。”

    雖說事後,五詔道士能用此是“六詔內事”作為糾紛的借口,扯皮推諉,但這也代表著洱海道宮的兩派之爭,何止是水火不容,已經是有點不擇手段了。

    一陣陰冷的笑聲在許道的身後響著,雷詔道士渾身法力激蕩,像是火焰一般在燃燒,想要焚盡許道的肉身。

    許道察覺到這一幕,面上閃過一絲冷意,當即轉過身子,目中帶著殺意的看一下對方。

    雷詔道士看見許道居然還能轉身面向他,而且面上沒有驚慌之色,其心中頓時感覺奇怪,但是這下子輪到不等他反應過來了。

    許道口中低吼,面上猙獰一笑,雙臂掄出,尖爪生長,狠狠的往雷詔道士的胸口拍打過去。

    噗!一聲悶響在場中響起。

    雷詔道士雙目睜圓,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其身子瞬間倒飛出去,退出六七丈,差點摔倒在地。並且再度悶哼,嘴角流出了一絲絲血跡,顯然肉身已經受到了創傷。

    再看許道這邊,則是氣血勃發,體表鱗甲生長,真氣盤踞在身旁,將其周身上下護持的安穩,不動如鐘,一點損傷的樣子都沒有。

    如此一幕,頓時令現場的其他人全都感覺到驚愕。毋說其他的五詔道士了,就連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也是面色精彩,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許道一個剛剛種下靈根,連百日築基都還沒有完成的半個道士,居然不僅抵抗住了雷詔道士的黑手,還一掌將對方拍傷。

    要知道雷詔道士可是築基中期的道士,百多年道行,還初步熔煉了煞氣,一身真氣帶煞,其詭其異,修行的也是武道,肉身強悍。

    就算是尋常築基中期的道士,想要傷到此人也不會一擊就得逞。

    擊傷雷詔道士之後,許道也是心情凜然,因為他發現雷詔道士的動作當真迅捷,真氣也深厚,若非對方措手不及,他也許還打不到對方。

    “果然,道宗玄門的道士,和旁門左道的道士不可同等,其中的差距就好似修有法術、握有法器的道士,和頭腦莽撞的妖怪妖鬼一般。”

    許道在西南地界的時候,不僅能夠和築基中期的妖鬼抗衡,還能夠趁機打殺帶傷的築基後期妖怪,但是現在和真正的洱海道宮道士交手之後,他發現必須拋棄既往的印象。

    雖然其仙武雙修,依舊在同境界的道士之中佔有極大的優勢,但是無法再像從前那般抗衡高他一個境界的道士了。

    只是就這樣無緣無故被對方襲擊一番,其人還心狠手辣,想要直接毀了他的道途,若非他許某人底牌甚多,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口氣,許道著實是咽不下。

    但是他眼神閃爍,並沒有直接沖撞上去撲殺對方,而是望著雷詔道士,面上的猙獰之色化作嘲諷,張口嗤笑到︰

    “道長想要為我活絡筋骨?這氣力太小,都活到了狗身上麼?”

    听見這話,現場的其他道士全都更感錯愕,那些剛出仙園的道徒更是瞪大了眼楮,目光驚駭的看待許道。

    師徒一脈兩個道士的臉上同樣閃過一絲譏諷之後,立刻脫口呼到︰

    “不好,許道友慎言!”、“姓雷的,速速住手!”

    這是因為雷詔道士在听見許道的嘲弄之後,他的面色青白,低吼著,身上的筋肉纏繞,頭角變的崢嶸,肉身像是豬尿泡一般脹大,瞬間就變作成了十來丈高。

    一尊巨人出現在場中,對方目色光白,口吐雷火光電,低吼︰

    “豎子,找死!”

    赫然是雷州道士現出了妖軀,動了真火,渾然不再管道宮的規矩,準備悍然打殺許道,而不只是下黑手了。

    其他的五詔道士則是一邊口中呼著︰“雷兄不可!”、“觸犯戒律並不值當!”一邊心中暗喜的出手,急忙的遮擋住師徒一脈的道士,防止許道得到救援。

    很明顯,這四詔道士口上勸架,而實際上是在幫助雷詔道士。

    ………………

    (完整內容稍後更正)

    ………………

    “吳國五詔”、“師徒一脈”,兩詞在許道腦中盤旋,其頓覺自己當真可以用舍詔余脈的身份,拜入道宮之中。

    但是現場的五族道士听見那兩個師徒一脈道士的話,明顯並不認同,特別是那個雷詔的老者,對方一臉陰鷙之色的走出來,沖著那兩個道士冷聲︰

    “閣下兩位,可是要插手我五詔之事?”

    兩個道士听見,面上也露出冷嘲之色︰“雷道友沒有听見麼?許道友剛才可說他並非是五詔中人,此事又與你五詔何干!”

    一般言語爭論,七個道士之間頓時變得涇渭分明,相互冷冷的望著。

    數股神識在場上不斷地激蕩著,許道眯著眼楮打量著這一幕,發現師徒一脈的道士雖然只有兩人,但是修為不弱。

    其和其他五個道士對峙著,不僅沒有落下風,反而隱隱壓制住了對方。

    五詔道士全都面色變化,齊齊退後了半步,然後目光陰冷的看著五詔道士,其中的雷道士更是悶哼了一聲,此人有些難以置信的吐聲︰

    “你二人凝煞完畢了!?”

    只見那兩個道士面上都輕輕一笑,從容不迫,身上的法力極其的渾厚,此二者的修為赫然都已經達到了一百八十年,只差采集罡氣,便可以步入煉罡境界,難怪師徒一脈只是來了這兩個人。

    當中一個年紀較輕的道士,朝著五詔道士打了個稽首,口中呼到︰“若是幾位無事,我等便帶先帶著這些小道友前去閉關修行了。”

    年老的道士更是閉上了眼,一副無視幾人的態度。

    許道瞧見場上的如此形勢,心中暗的一喜,他歡喜的不僅僅是師徒一脈的道士要保下他,更是歡喜師徒一脈果真和五詔一脈針鋒相對,甚至看來有些水火不容的樣子。

    如此狀況,方能混水摸魚!

    但是眼下他都沒有真正的拜入道宮當中,還只是他人眼中的一條魚肉,不能插手太多,其低著頭,趕緊湊到了師徒一脈的隊伍中,準備跟隨著兩人退下去。

    可就在這時,一股寒意沖突的從他的背後升起,是一股洶涌的神識襲上了他的肉身,讓許道的腳步頓止。

    神識落到許道的身上後,立刻有聲音嘶冷到︰“桀桀,這位許道友種得了上等的靈根,定是體虛氣乏,讓貧道來替許道友的身子好生活絡活絡。”

    听見這話,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當時臉色陡變,兩人口中齊齊喝到︰“大膽,爾敢!”

    他們急忙就想出手,將許道回護住,但是除了說話之人外,另外四個道士都提前的踏出了腳,身上法力鼓動,阻攔向兩人。

    轟!

    霎時間,場上不僅有神識激蕩,更有種種真氣相互踫撞,駭得其他十四個剛出洱海仙園的道人,紛紛面色大驚,全然沒有想到這些道士會當眾動手。

    好在道宮的道士都還有所壓抑,只是用真氣互相踫撞著,沒有施展法術、動用法器。

    但是如此一來,師徒一脈的道士沒能護住許道,許道暴露在率先動手之人的壓迫下,其頓時感覺一股外來的真氣瘋狂的要鑽入他的體內,想要破壞他體內的生機。

    許道立刻就明悟過來,這是五詔道士爭辯不過,準備趁機下黑手,估摸著他尚未完成百日築基,想要趁機打斷他的靈根,毀掉他的潛力。

    如此一來,不僅方便他們剪除掉師徒一脈的實力,等到許道潛力大損,甚至突破不了道士時,他們想要從許道手中得到東西,無疑也會更方便一些。

    許道臉色變化︰“這些五詔道士居然膽大到了如此的程度。”

    雖說事後,五詔道士能用此是“六詔內事”作為糾紛的借口,扯皮推諉,但這也代表著洱海道宮的兩派之爭,何止是水火不容,已經是有點不擇手段了。

    一陣陰冷的笑聲在許道的身後響著,雷詔道士渾身法力激蕩,像是火焰一般在燃燒,想要焚盡許道的肉身。

    許道察覺到這一幕,面上閃過一絲冷意,當即轉過身子,目中帶著殺意的看一下對方。

    雷詔道士看見許道居然還能轉身面向他,而且面上沒有驚慌之色,其心中頓時感覺奇怪,但是這下子輪到不等他反應過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