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6章 自罰三杯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煩請先別訂閱)

    (一小時之內更正章節內容)

    (如有書友一不小心訂閱,煩請稍後進入起點APP,書籍目錄,長按章節名重新下載,即可獲得完整內容。)

    ………………

    ………………

    雷詔道士瞪大了眼,他難以置信的低下頭,望著插在自己羶中穴上面的那一柄小劍,渾然沒有想到許道在金丹道士的壓力之下居然還敢動手。

    而且還動手成功,刺中他的要害。

    因為視角的緣故,其他的道士看著兩人一動不動,尚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的神識也都凝固著,無法探出。

    其中不少人的臉上松了一口氣,雖然僵直著難以動彈,但是心中不住暗呼︰“好歹沒有釀成大事。”

    可是漸漸的,他們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雷詔道士的臉色驟然之間變得灰暗,目中失去神光,絲毫沒有劫後逃生的喜事。

    這時,磅礡的幽光繼續盤旋在場中,一股浩大的神識彌漫在了每一個人的身上,令人感覺像是落入水中喘不過氣來一般。

    疑似輕咦的聲音出現,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們頓覺身上的法力倒流,真氣全都被禁錮在了體內。

    嗡!師徒一脈的道士打出的碧光消散,露出了內里的實質,是一柄碧汪汪的長劍,光芒內斂,無法再透露出殺機和劍氣。

    而許道和雷詔道士的身子,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緩緩的收縮,幾個眨眼之間被硬生生的擠回了人形。

    這時,兩人之間的情況被其他的道士道徒看了個一清二楚,震驚的臉色出現在四周所有人的臉上。

    雷詔道士也頗是配合,他臉色灰敗著,張口哇的就吐出一口血出來,隨即胸腔起伏不定,喉頭中咳嗽連連,宛如變成了一個病重體衰的老人,絲毫了沒有剛才囂張跋扈的氣焰。

    再看許道,則是面色怡然,單手持著一柄烏色短劍,伸出手指,在短劍上輕輕彈了一下!

    叮短!

    短劍輕顫,發出一聲劍吟。

    瞧見兩人的動作,其他人方才意識到自己可以動作了。有人失聲叫道︰“這怎麼可能!”

    “某家眼花了?!”

    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看見,同樣是面色驚愕,渾然沒有想到許道居然能夠重傷雷詔道士。但是稍稍想了一下,他們兩個人的臉上就露出喜色。

    其中年長的道士緊盯著雷詔道士胸口的傷口,在心中又是暗喜又是慶幸︰

    “丹田被廢,這廝慘了,至少也會道途斷絕,終生無法寸進,更有可能真氣走失,修為一日不如一日,徹底的廢掉。”

    他慶幸的則是雷詔道士並未當場死亡,而只是深受重創,道途斷絕,這樣一來即便他剛剛出劍了,成為了幫凶,他也沒有多大的罪責。

    這個時候,年長道士腦中想的更多,其實是許道︰

    “這年輕道人,不僅得了上等靈根,氣魄強悍,性情也如此果決,定非池中之物!貧道須得多多與之交好,指不定就能結一個大大的善緣。”

    同時他眼神閃爍著,還在心中驚到︰“而若是一旦與之為敵,則應當盡快斬殺此人,以免釀成後患。”

    只是年長道士思忖幾下,就是自己壓根沒有需要和許道為惡的地方,且不說許道和五詔道士交惡,天然就會親近師徒一脈,便說他剛剛的出手,就已經是雪中送炭。

    若無莊某人的出劍,對方絕難除此惡氣,重創雷廝。

    想到這些,年長道士不由的心中暗喜,趕緊的傳遞出一道神識︰“速速拜見道師,余事之後再說,不可造次。”

    許道收到後,訝然的朝著此人望了一眼,然後便看見對方長揖而拜,口中呼道︰“參見玉瓏道師!”

    于是許道也趕緊收斂動作,恭敬地作揖長拜,口中呼︰“參見道師!”

    其他人似乎也得到了兩個人的提醒,紛紛變化神色,恭敬的在現場大拜起來。

    一片呼聲震天,所有人的視線都從雷詔道士的身上移到了金丹道師來臨這一件事上面,只有雷詔道士一人臉色灰白的杵著,茫然的望著四周,不知所以然。

    金丹道師釋放出氣勢後,並沒有現身,連冷哼聲和輕笑聲也沒有再傳出去,在眾人一片的叩拜之中,其神識像潮水一般收走了,解掉了眾人身上最後一絲壓力。

    可即便如此,足足百來個呼吸,現場一片安靜,道士道徒們全都大氣不敢喘。就算真的確定金丹當時並沒有要露面的想法,他們的心頭中依舊壓著一塊大石頭,不敢再胡亂造次。

    只是嗖的幾下,四個五詔道士便沖到了雷詔道士的身旁,團團將其護了起來,目光陰鷙的看著許道。

    其中一個人似乎和雷詔道士交好,劈頭蓋臉的喝到︰“好你這廝,尚未拜入洱海道宮,便出手傷人,該當何罪!”

    旁邊有人幫腔︰“速速壓入海牢!”

    ………………

    (完整內容稍後更正)

    ………………

    雷詔道士瞪大了眼,他難以置信的低下頭,望著插在自己羶中穴上面的那一柄小劍,渾然沒有想到許道在金丹道士的壓力之下居然還敢動手。

    而且還動手成功,刺中他的要害。

    因為視角的緣故,其他的道士看著兩人一動不動,尚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的神識也都凝固著,無法探出。

    其中不少人的臉上松了一口氣,雖然僵直著難以動彈,但是心中不住暗呼︰“好歹沒有釀成大事。”

    可是漸漸的,他們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雷詔道士的臉色驟然之間變得灰暗,目中失去神光,絲毫沒有劫後逃生的喜事。

    這時,磅礡的幽光繼續盤旋在場中,一股浩大的神識彌漫在了每一個人的身上,令人感覺像是落入水中喘不過氣來一般。

    疑似輕咦的聲音出現,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們頓覺身上的法力倒流,真氣全都被禁錮在了體內。

    嗡!師徒一脈的道士打出的碧光消散,露出了內里的實質,是一柄碧汪汪的長劍,光芒內斂,無法再透露出殺機和劍氣。

    而許道和雷詔道士的身子,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緩緩的收縮,幾個眨眼之間被硬生生的擠回了人形。

    這時,兩人之間的情況被其他的道士道徒看了個一清二楚,震驚的臉色出現在四周所有人的臉上。

    雷詔道士也頗是配合,他臉色灰敗著,張口哇的就吐出一口血出來,隨即胸腔起伏不定,喉頭中咳嗽連連,宛如變成了一個病重體衰的老人,絲毫了沒有剛才囂張跋扈的氣焰。

    再看許道,則是面色怡然,單手持著一柄烏色短劍,伸出手指,在短劍上輕輕彈了一下!

    叮短!

    短劍輕顫,發出一聲劍吟。

    瞧見兩人的動作,其他人方才意識到自己可以動作了。有人失聲叫道︰“這怎麼可能!”

    “某家眼花了?!”

    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看見,同樣是面色驚愕,渾然沒有想到許道居然能夠重傷雷詔道士。但是稍稍想了一下,他們兩個人的臉上就露出喜色。

    其中年長的道士緊盯著雷詔道士胸口的傷口,在心中又是暗喜又是慶幸︰

    “丹田被廢,這廝慘了,至少也會道途斷絕,終生無法寸進,更有可能真氣走失,修為一日不如一日,徹底的廢掉。”

    他慶幸的則是雷詔道士並未當場死亡,而只是深受重創,道途斷絕,這樣一來即便他剛剛出劍了,成為了幫凶,他也沒有多大的罪責。

    這個時候,年長道士腦中想的更多,其實是許道︰

    “這年輕道人,不僅得了上等靈根,氣魄強悍,性情也如此果決,定非池中之物!貧道須得多多與之交好,指不定就能結一個大大的善緣。”

    同時他眼神閃爍著,還在心中驚到︰“而若是一旦與之為敵,則應當盡快斬殺此人,以免釀成後患。”

    只是年長道士思忖幾下,就是自己壓根沒有需要和許道為惡的地方,且不說許道和五詔道士交惡,天然就會親近師徒一脈,便說他剛剛的出手,就已經是雪中送炭。

    若無莊某人的出劍,對方絕難除此惡氣,重創雷廝。

    想到這些,年長道士不由的心中暗喜,趕緊的傳遞出一道神識︰“速速拜見道師,余事之後再說,不可造次。”

    許道收到後,訝然的朝著此人望了一眼,然後便看見對方長揖而拜,口中呼道︰“參見玉瓏道師!”

    于是許道也趕緊收斂動作,恭敬地作揖長拜,口中呼︰“參見道師!”

    其他人似乎也得到了兩個人的提醒,紛紛變化神色,恭敬的在現場大拜起來。

    一片呼聲震天,所有人的視線都從雷詔道士的身上移到了金丹道師來臨這一件事上面,只有雷詔道士一人臉色灰白的杵著,茫然的望著四周,不知所以然。

    金丹道師釋放出氣勢後,並沒有現身,連冷哼聲和輕笑聲也沒有再傳出去,在眾人一片的叩拜之中,其神識像潮水一般收走了,解掉了眾人身上最後一絲壓力。

    可即便如此,足足百來個呼吸,現場一片安靜,道士道徒們全都大氣不敢喘。就算真的確定金丹當時並沒有要露面的想法,他們的心頭中依舊壓著一塊大石頭,不敢再胡亂造次。

    只是嗖的幾下,四個五詔道士便沖到了雷詔道士的身旁,團團將其護了起來,目光陰鷙的看著許道。

    其中一個人似乎和雷詔道士交好,劈頭蓋臉的喝到︰“好你這廝,尚未拜入洱海道宮,便出手傷人,該當何罪!”

    旁邊有人幫腔︰“速速壓入海牢!”

    而許道和雷詔道士的身子,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緩緩的收縮,幾個眨眼之間被硬生生的擠回了人形。

    這時,兩人之間的情況被其他的道士道徒看了個一清二楚,震驚的臉色出現在四周所有人的臉上。

    雷詔道士也頗是配合,他臉色灰敗著,張口哇的就吐出一口血出來,隨即胸腔起伏不定,喉頭中咳嗽連連,宛如變成了一個病重體衰的老人,絲毫了沒有剛才囂張跋扈的氣焰。

    再看許道,則是面色怡然,單手持著一柄烏色短劍,伸出手指,在短劍上輕輕彈了一下!

    叮短!

    短劍輕顫,發出一聲劍吟。

    瞧見兩人的動作,其他人方才意識到自己可以動作了。有人失聲叫道︰“這怎麼可能!”

    “某家眼花了?!”

    師徒一脈的兩個道士看見,同樣是面色驚愕,渾然沒有想到許道居然能夠重傷雷詔道士。但是稍稍想了一下,他們兩個人的臉上就露出喜色。

    其中年長的道士緊盯著雷詔道士胸口的傷口,在心中又是暗喜又是慶幸︰

    “丹田被廢,這廝慘了,至少也會道途斷絕,終生無法寸進,更有可能真氣走失,修為一日不如一日,徹底的廢掉。”

    他慶幸的則是雷詔道士並未當場死亡,而只是深受重創,道途斷絕,這樣一來即便他剛剛出劍了,成為了幫凶,他也沒有多大的罪責。

    這個時候,年長道士腦中想的更多,其實是許道︰

    “這年輕道人,不僅得了上等靈根,氣魄強悍,性情也如此果決,定非池中之物!貧道須得多多與之交好,指不定就能結一個大大的善緣。”

    同時他眼神閃爍著,還在心中驚到︰“而若是一旦與之為敵,則應當盡快斬殺此人,以免釀成後患。”

    只是年長道士思忖幾下,就是自己壓根沒有需要和許道為惡的地方,且不說許道和五詔道士交惡,天然就會親近師徒一脈,便說他剛剛的出手,就已經是雪中送炭。

    若無莊某人的出劍,對方絕難除此惡氣,重創雷廝。

    想到這些,年長道士不由的心中暗喜,趕緊的傳遞出一道神識︰“速速拜見道師,余事之後再說,不可造次。”

    許道收到後,訝然的朝著此人望了一眼,然後便看見對方長揖而拜,口中呼道︰“參見玉瓏道師!”

    于是許道也趕緊收斂動作,恭敬地作揖長拜,口中呼︰“參見道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