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07章 島嶼洞府、道兵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煩請先別訂閱)

    (一小時之內更正章節內容)

    (如有書友一不小心訂閱,煩請稍後進入起點APP,書籍目錄,長按章節名重新下載,即可獲得完整內容。)

    ………………

    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

    ………………

    (完完成內容稍後更正

    ………………

    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師徒一脈的另外一個道士也是沖許道拱手,臉上帶著笑意,似是恭喜之色。許道細細一問,方才徹底弄懂了敕令上的意思。

    按對方所說,他雖然打傷了雷詔道士,且毀了對方的道途,但是金丹道師只是取消了他在此地修行百日的資格,而將這個資格轉讓給了雷詔道士,讓對方療傷罷了。

    如此處置,若是對于一般的道徒而言還算嚴厲,皆因眾人所在之地緊鄰洱海仙園,乃是八方靈脈匯聚之地,離開了此靈氣濃郁之地,道徒度過百日築基關卡的可能無疑會小很多。

    可是對于許道來說卻不同,他早已經在仙園當中完成了百日築基,而且道行直接達到了一甲子的數目,缺少了在此地閉關百日的機會雖然是一個損失,但是壓根談不上傷筋動骨。

    年長道士笑盈盈的說︰“無甚,不用忍受百日苦悶,也算是一個好事。等安排好了這些新人,貧道就帶你出去耍子耍子。”

    許道听見對方這些話,心中的一塊石頭也落下地來,思忖著自己應是可以成功進入洱海道宮當中,且還和師徒一脈搭上了關系,無疑又是一件好事。

    只是他瞥著被重創的雷詔道士,心中暗暗道︰“倒是便宜這家伙了,但就算這廝在這靈氣濃郁之地療傷百日,也絕不可能將傷勢徹底恢復。”

    “正好百日的功夫,方便我在外準備準備,到時候這廝出關,便是他的死期。”在師徒一脈道士的笑聲中,五詔道士的臉色只是變得極其的難看起來。許道心中一動,猜測金丹道士的處理應是對自己極為有利。

    果不其然,無需他發問,年長道士便主動對許道傳音說︰

    “道友幸運,玉瓏道師這個處置僅僅讓道友自罰三杯罷了,也未禁止道友拜入道宮中,無甚大事,盡管放心便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