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調查員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四十三章 零衣的劍氣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霓虹人對于大家族的是抱有相當敬畏的,因此馮雪會到旅店後,發現幾乎所有同學看他的眼神都發生了改變。

    馮雪對此是無所謂的,只要他們不普上來諂媚,那就無關緊要。

    反倒是知道些什麼的零衣賊兮兮的湊了上來,小聲道︰

    “怎麼樣,你還回霓虹嗎?”

    “回,為什麼不回?”馮雪沒好氣的白了零衣一眼,零衣頓時露出了詫異的神色︰

    “你可是讓石中劍認主了誒!他們不把你留下研究?”

    “我倒是想!”馮雪心里吶喊者,表面上卻是輕輕彈了一下零衣的額頭,笑著道︰“你把種花家的白澤當成什麼了?”

    “世界最強的魔狩團體?”零衣歪歪腦袋,眼中似乎閃爍著些許憧憬,雖然說世界上異魔出現概率最高的是白象、霓虹和米粒家三個國家,但種花家的魔狩——或者叫白澤,才是平均實力最強的。

    因為異魔頻率低,因此每一個具有天賦的人在被選中後,都有足夠的時間進行訓練,因為國土面積夠大,因此有足夠的異魔用來練級,因為保存有相對完整的舊時代修行資料,因此在完成狩具同步後,就可以通過修行術法來強化自己。

    無論是同級之間,還是總體實力,又或者是巔峰戰力,種花家的白澤部隊,毫無疑問是所有對異魔勢力中的最強者。

    “所以咯,一個世界最強,並且擁有足夠多山河劍的組織,又怎麼會因為區區一把石中劍,就做出違背原則的事情呢?實際上他們連石中劍都交給我了……雖然名義上還是屬于國家的就是。”馮雪攤攤手,很是淡定的轉移話題道,“說起來,之前那一劍,有幾分樣子了!”

    “是吧,是吧!”零衣听到馮雪的夸獎,眼楮頓時眯了起來,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只興奮的狐狸,就差沒有一條大尾巴在身後甩呀甩的了。

    “嗯,修行半年就能斬出劍氣,確實是有些天賦,不過,你還能再來一次嗎?”馮雪嘴角微微上揚,用帶著些許戲謔的神色看著零衣,零衣有些發愣,因為在那之後,她其實並沒有再次揮劍的機會。

    “不知道嗎?”馮雪微微嘆了口氣,拉著零衣回了自己的單間,然後道︰

    “試試看。”

    “在這?”零衣看著整潔干淨的房間,似乎有些不想造成破壞。

    “嗯,如果你真的斬出劍氣,我會把它擊落的。”馮雪的指尖游動這一朵如同游魚一般的劍氣,看得零衣分外的羨慕,她深深吸了口氣,終于還是點了點頭,隨著手提箱變成太刀的樣子,零衣開始擺出架勢。

    踏步,揮!

    一縷勁風伴著刀鋒斬下拍在了牆壁上,卻沒有刮下半點的塵埃,毫無疑問,這不是劍氣。

    “為什麼?”

    零衣頓時就有點急了,好不容易達到了能斬出劍氣的程度,怎麼忽然就又做不到了?

    細節不對?

    零衣重頭審視著自己的動作,每日揮刀千次所形成的身體記憶不會那麼容易出現差錯,可是除此之外,又會是什麼原因?

    “別急,放輕松。”馮雪伸手按住了太刀的刀背,阻止零衣胡亂揮動的行為,隨即道,“你已經完全記住了揮刀的手法,但是,你卻沒有抓住當時揮刀的感覺。”

    “感覺?”零衣努力回憶著之前面對操蛇之神時的感受,卻又有些抓不住要點。

    馮雪松開按住刀鋒的手,指尖緩緩的朝著零衣的眉心伸去——

    “仔細想想,之前你沖向操蛇之神的時候,心里在想什麼?”

    “在想什麼?”零衣絞盡腦汁的回憶當時的想法,但什麼都想不起來,那時候的自己,好像完全是腦袋空空,或者說,自己已經忘了當時在想什麼了?

    零衣有種想要敲自己腦殼的沖動,但在下一刻,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像是拎兔子耳朵一般,將她的思緒重新拽了出來——

    危險!

    雙目聚焦,馮雪的食指正在接近,速度緩慢的只有秒速5毫米,但是哪一種不斷增強的壓迫感,卻讓零衣有種下一刻就會死去的感覺。

    強烈的恐懼感瞬間抵達了每一個神經末梢,不由自主的顫栗中,零衣甚至有點管不住自己括約肌的征兆。

    她的大腦一片空白,什麼思緒,什麼念頭,仿佛在這一刻徹底的消失了,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唯有恐懼,再告訴她——

    要不了多久,她就會死。

    也許是三秒,也許是五秒。

    時間不短,但正是因為這相當“漫長”的等待,才讓恐懼發酵的越發熾烈。

    “卡啦卡啦……”牙齒踫撞的聲音從零衣的口中傳出,她握住狩具的力量變得更大了一些,仿佛此刻,只有這樣才能為她提供一絲安全感。

    但這並非是她的意志所做出的決定,而是她的身體下意識的選擇。

    而在握緊武器之後,她本能的,邁出的腳步。

    右腳,前踏。

    雙手,高舉。

    肌肉,繃緊。

    刀鋒,落下。

    明明是與之前一般無二的動作,但卻隱隱有劍光在刀鋒上醞釀,只是那一抹璀璨的劍芒才剛剛成型,便被馮雪以指尖點碎。

    “行了!”馮雪身上的威勢瞬間消失,渾身已經被冷汗浸濕的零衣當即癱坐在地上,狩具垮啦一聲摔在腳邊,仿佛在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究竟,為什麼?”零衣強忍著那濕漉漉的感覺,抬起頭,用熾烈的目光看著馮雪,馮雪伸手指了指她的狩具︰

    “你雜念太多了。”

    “雜念?”零衣咀嚼著這兩個字,馮雪卻不讓她去思考,而是直接道︰

    “意劍之道,種在純粹,你的念頭越是純淨,威力就越大,當你的眼前只有敵人,當你除了斬出那一劍之外別無他想,你的劍氣就成了,而這之後,才是你為這劍注入各種念頭的時候。之前面對操蛇之神,你的心里只有砍下去這一個念頭,所以你才能砍出那一劍,而剛才,你心里想著揮出劍氣,卻又因為我的問題,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斬出,而這一絲的懷疑,就使得你失去了斬出劍氣的可能。”

    “所以,你以死亡的感覺逼迫我放棄思考,才能本能的揮出劍氣?”了另一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的手心,馮雪點點頭道︰

    “不過這種什麼都不想的劍氣,也只是徒有其型罷了,沒有堅定的意志支撐,別說斬殺異魔,連一張紙也不見得能切的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