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調查員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百四十四章 回程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千葉縣市立第三中學的修學旅行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再次開始,只是偶爾會討論一下,那柄因為地裂而無影無蹤的石中劍究竟去了哪里。

    不過隨著旅行的持續,同學們發現零衣的手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柄木劍,有空沒空,就會拿出來練習素振。

    老師對此完全是一副視而不見的模樣,而同學想要詢問,卻往往會被零衣揮劍時眼中的那份執著所逼退。

    相比于零衣,馮雪就顯得松快了許多,在操蛇之神之後,就沒有再見到新的異魔出現,他很淡定的跟著同學們游山玩水,然後在心里默默的祈禱著霓虹那位魔主趕快被消滅。

    只是事與願違,為期一周的修學旅行很快抵達了終點,而霓虹那邊的新聞,卻始終沒有出現什麼特別的報道。

    在馮雪看來,沒有報道,那就意味著失敗,否則至少也該有個“煤氣爆炸”之類的消息才對。

    “幫我托運一下,當然,如果能隨身攜帶那就更好了。”拉薩機場,馮雪將山河劍與變成劍鞘的狩具遞給代號“鹿蜀”的後勤部白澤,鹿蜀沒有接劍的打算,直接道︰

    “狩具你自己帶著就行,我給你開個仿劍工藝品證明,只要別在普通人面前拔出來,一切都好說。”

    “那感情好。”馮雪笑著將山河劍插在行李箱放雨傘的地方,隨後換了個話題道︰

    “跟我回霓虹的人選好了嗎?”

    “好了,第一批一共兩個人,都是剛從白澤學院畢業的新人,跟著你也算是實習期了。”鹿蜀用一副很自然的語氣說道,馮雪卻是滿心的不信。

    按照之前青鋒的話來說,這第一批可是擔負著監視和保護雙重職責的,怎麼可能是剛畢業的新人?

    不過臉嫩倒是有可能,畢竟按照傳統套路,保鏢肯定是要跟著他一起上學的。

    “人家是校花的貼身高手,我這是校草的貼身兵王?”雖然有些失禮,但馮雪腦中已經開始浮現出兩個‘少年老成’的周星星了,畢竟咱種花家可不產相良軍曹那種少年兵。

    鹿蜀看到馮雪的表情,基本也猜到他在想什麼,不過卻並沒有解釋的意思,只是目送著他離開辦公室。

    “我們要保護的就是他?”有些冷漠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鹿蜀卻沒有半點的詫異,背對著來者點點頭道︰

    “你們兩個的實力夠強,不止足以保護他的安危,同時也可以快速消化他教導的東西,這樣一來我們才能夠準確的判斷出他的真實價值。”

    “還有別的考慮吧?”另一個活潑一些的聲音用有些戲謔的語氣說道,鹿蜀微微挑眉,剛想開口,那聲音卻是不給他反駁的機會︰

    “拿我們兩個來搞美人計,還是外放到霓虹,你們也真是舍得,也不怕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的價值夠得上這個待遇,如果一切屬實額話。”鹿蜀從抽屜里找出兩份文件,轉身交給了身後的兩人,相對活潑的那人當即發出了玩味的感嘆︰

    “不否認美人計嗎?”

    “確切的說,只是博取好感的計劃。”鹿蜀嚴肅的反駁了對方的話語,然後解釋道︰

    “之所以選擇你們兩個,是我們通過他的上網痕跡、心理分析以及他發行的、插畫,確認他容易對你們這樣的類型產生好感。至于說更進一步……雖然目標與他的第一個‘弟子’存在同居行為,但就目前情報顯示,他們並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系,所以我們認為……”

    “哦?居然還是個草食系?明明看起來蠻有侵略性的!”

    對于這樣的發言,鹿蜀沒有回應,反倒是她身邊的那個相對冷淡的同伴接過了文件,大致翻閱了一遍後,點點頭道︰

    “沒問題,我會執行命令的,不過如果對方有發生關系的傾向,應當如何處理?”

    “……”如果說之前面對那充滿調侃意味的話語,鹿蜀還能夠淡定解釋的話,那麼面對這種公事公辦的詢問,他就有點麻爪了,不過出于自己的職業素養,他還是詳細解釋道︰

    “你們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就可以了,如果對方用強的話,批準反擊,但是請注意不要造成不可逆的傷害——雖然就目前情況來看,你們大概率不是對手……”

    “哈?”活潑的聲音發出了不可置信的感嘆,“我們可是精英級!而且還是兼修了五行大遁的精英級!你說我們兩個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是這樣,雖然目前來看,他並未與狩具完美融合,但是論戰斗力,已經可以單獨對抗百鬼級的存在,這是他在霓虹的戰斗情報,還有之前他擊殺操蛇之神的視頻,你們可以看一下。”

    鹿蜀快速敲擊鍵盤,調出一份文件和一份視頻,兩人沒有推辭,直接湊了過來,辦公室里一時間只剩下視頻中略顯嘈雜的噪音……

    ……

    “辦好了?”零衣看著馮雪拎著山河劍回到候機廳,仍舊把玩著那柄木劍,馮雪點點頭,隨後指了指她的劍道︰

    “你不把它先收起來?”

    “沒必要。”零衣搖了搖頭,“霓虹劍道中有一種叫做刀禪的修行,就是日日夜夜劍不離身,通過習慣劍的存在,讓自己與劍融為一體……”

    “有這玩意?”馮雪咧咧嘴,他唯一听說過刀禪這個詞的地方就是穿越前那個地球上的某漫畫,不過世界線都被他拽的不知道歪到哪里了,多個奇怪的修行方法也不奇怪,不過……

    “就算有刀禪,那也是和自己常用的刀一起,你拿柄木刀算是什麼意思?”

    “我也想拿著狩具啊!但是交閃不爭氣,最小狀態也夠驚世駭俗的,在機場展開那純粹是找別扭好嗎?”零衣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又精神起來,“反正你也說了,劍氣、劍意都只是意劍的基礎,等到了意劍,拿著什麼就不重要了,我用木劍練,用狩具使用也沒什麼吧?”

    “還沒學會走就想跑了!”馮雪對著她丟出兩個衛生球,隨即一副我怕了你的表情道︰

    “我從山河劍里領悟了一套鑄劍的法門,回去以後我幫你把交閃重新煉制一邊!”

    馮雪主動提出這一茬,倒不是對零衣有多上心,而是因為,零衣現在就是一個展示成果的模特,強化零衣,不止能夠提升她的實力,避免她走上尋求力量不擇手段的歪路,同時也能增加自己在白澤部隊眼中的重要性,更能夠讓他們產生危機感。

    如此一來,說不定上頭大佬就忍不住,把他綁回種花家了呢?相信他,哪怕來綁票的人再菜,他都不會抵抗的!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