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章 2還是一樣的衰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看著這破敗的院子,姜心語都不斷的心里安慰自己,給自己做心里建設,這沒什麼的,真的沒什麼。她老公的,怎麼會沒什麼?

    這低矮的房子有多矮?目測兩米都沒有。茅草的房頂怎麼看怎麼是歪的,就好像是隨時要散架似的。

    在院子里站了一會兒,直到隔壁傳來喊聲,這才任命的抬腿進屋。

    推開門,這就是堂屋,兩個灶台,還有一口還沒有鍋,不過倒是挺干淨的。憑著記憶進了西屋,這是她的房間。

     黑的炕席上就有一個被窩卷。因為窗戶小,還是茅草紙糊的,所以里面非常的黑。任命的坐在炕沿,都沒有勇氣躺下。

    放空了自己的思想,坐了有十分鐘,才不甘願的起來,去了堂屋舀了一瓢水,倒進了院子里的鋁盆子里,這還是讓h大缸的師傅給補了幾次,實在是漏,不能盛飯,才用在了洗臉上了。

    貓腰認真的清洗手,就連手指甲縫里的泥都慢慢的扣出來。

    洗完手,換了一盆水,又把臉和脖子也洗了一遍,這才覺得舒服了點。

    進屋看著毛巾,實在是沒有勇氣用,干脆就等著手晾干了再說吧。

    現在天有點黑了,估計也有五點了,肚子唱起了空城計,沒有辦法,又招出一個肉包子。三口兩口的吃了。

    姜心語知道,一會兒食堂該吃飯了,可是想著晚飯,實在是沒有食欲。現在肚子里有了一個肉包子打底,覺得就算是辣嗓子的玉米渣菜粥也能吃進去。

    突然听到了外面有敲門和喊聲“心語,心語,開門。”

    姜心語突然想起自己剛吃的肉包子,屋里一定有味道,現在這個時候,肉味還是能夠輕易的聞出來的。

    趕忙的挑開門簾,一邊往外走,一邊回答。

    不出聲不行,她就怕那搖搖欲墜的門被砸開了。

    “來了,來了。”

    “心語,你在干什麼?”

    “小玲,我這是剛剛在收拾屋子,就不請你進去,掃地都是塵土。”姜心語擋住了王愛玲的身子,笑著開口。

    “那行,我就不進去了,你去拿碗筷,咱們去吃飯。”

    “今天怎麼這麼早?我還沒燒炕呢。”

    “不早了,你過傻了吧?這都是六點了,趕緊的,要不到後面就是清湯清水的。”

    “知道了,我馬上去拿。”

    姜心語回到堂屋,從鍋台後面牆上預留的一個四方的土碗架拿出一個粗瓷的藍邊海碗,還有一雙筷子走出堂屋。

    可是低頭一看,這碗洗的實在是……

    “愛玲,你等我一會兒,我的碗還沒有洗。”

    “你啊,快點,你怎麼這麼邋遢。”

    姜心語听著這小姑娘嫌棄的話,心里有點不高興。怎麼竟說實話?

    不過心里想著這王愛玲的名字怎麼覺得有點熟悉?

    可能這這個名字被廣大的群眾使用的頻率比較高吧?

    洗干淨碗筷,急匆匆的鎖上門,跟在小伙伴的身後,奔著食堂去了。

    “心語,你今天去干什麼了?我下午來找你,你不在家。”

    “去拾柴了,要不冬天咋過?”

    “你不用這麼辛苦的。你初中畢業,明年還有工作,找一個對象,就好了。”

    “愛玲,我爸媽剛死,我怎麼找對象?”姜心語知道,在農村老家,父母去世要守孝三年的。

    “現在是新社會了,哪有那麼多的講究,人能活著就不錯了,你知道小姑娘就是在熱孝的時候結婚都沒有人說啥的。

    再說了,你什麼時候在乎過別人的想法?”

    姜心語心說這姑娘真是跟自己關系好啊,這樣的注意都能出?

    “我不要,我要給我爸媽守三年的孝。”姜心語語氣非常的低落。

    “行了,行了,你自己願意怎麼就怎麼吧,這冬天可是不好過。”

    “沒事的,我多拾柴就好了。”

    “心語,以前你啥都沒有干過,這自己過日子得挑水,拾柴,現在沒下雪還好點,要是等到了下大雪我看你怎麼辦?你就是這麼的軸,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姜心語不說話,就是跟在她身後,真不愛听她的話。

    “對了,我爸說了,咱們村要來知青了,听說都是大城市來的。”

    “嗯,來就來唄,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只眼楮的活人。”

    “姜心語,你啊,我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就是這幅房頂開門的萬事不求人的樣子。”

    兩人說著,到了食堂,現在因為是過了農忙,三頓飯改成了兩頓了,就是早晚兩頓。

    食堂里鬧哄哄的,孩子們追逐打鬧,男人們坐在一起抽著大煙袋。女人們在一塊東家長西家短的。

    姜心語跟在王愛玲的身後,到了小姑娘們的圈子里。

    “呦!這不是大工人嗎?”一個長著三角眼,皮膚黑紅的學生頭的姑娘諷刺的開口。

    姜心語決定一句話都不說。愛咋地就咋地。

    “劉小桃,哪都有你?”

    “沒你?”

    這下可是氣的王愛玲胸口上下起伏,姜心語站在她身邊,看著人家姑娘的起伏的胸口,有低頭看了自己的一眼,立馬覺得都沒有愛了。

    其余的姑娘們開始中間和稀泥,都是一起長大的,誰啥樣怎麼能不知道?

    姜心語感覺有很多的眼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側著頭小心的看了看周圍。原來是村里男青年都在關注這里。異性相吸這是恆古不變的真理。就算都是黑不溜秋的,也是異性。

    六點半開飯,大家排隊,這排隊也是有講究的,一般都是村里的大小隊長,村干部在前面,後面就是勞動力,然後就是村里的潑辣的婦人,在然後就是大小伙子們,再以後就是女勞動力,以後就是半大的丫頭還有小孩子們了。

    姜心語不會往前擠,就跟著王愛玲的身後。一步一步的往前挪。

    她想的挺開的,反正自己也不是最後一個,後面還有幾十個小孩子呢。

    “心語,你這樣不行的,以前有你爸媽,那以後呢?算了,說你也不管用,明年你就去縣里上班了,回來的時候也少,但是到了外面你這樣就更加的挨欺負。”說完還嘆了一口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