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關系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請安借寶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盤古開天破鴻蒙,清濁分離天地現,天地初開萬物蒼莽,先有龍鳳亂洪荒,再有鴻鈞傳道三千。

    洪荒有一神山名曰昆侖山,昆侖山脈連綿數萬里,有著三座主峰,每座主峰上都立著一座巍峨宮殿,中央主峰宮殿牌匾上書三個大字太清宮,左邊主峰神殿上書三個大字玉清宮,右邊主峰神殿上書三個大字上清宮。

    此刻,上清宮邊緣一座偏殿之中,一個面相憨厚的青年正在拿著筆在一個小冊子上寫寫畫畫。

    青年名叫白錦,乃是一只蒼天白鶴得道,前世本就是一個非常非常普通的普通人,結果一覺醒毫無痛苦非常人性化的穿越到洪荒,本來內心是拒絕的,但是當得知能能成仙做祖,長生不死的時候,心中是狂喜的,但是又當得知自己的師父是鼎鼎大名的通天教主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通天教主?就是那個一個朋友都沒有,還搞得家破人亡的淒慘大佬?自己的未來豈不是很黑暗?!最重要的是自己還是個外門弟子。

    白錦得知自己是通天教主的弟子之後,就知道師父是靠不住了,暗地里謀劃自己的自救計劃,雖然封神之戰還有很久很久,但白錦已經感覺到了濃烈的危機感。

    將筆放下,白紙上出現一些神秘符號,這個叫做符字,其實可可以叫做符篆,仙神之間交流的文字。

    白錦看著符字,念道︰“洪荒自救指南,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討好兩位師伯,大師伯上善若水所以在大師伯面前要表現的淡然出塵,二師伯重禮重德,在二師伯面前要表現的循規蹈矩。”

    握緊拳頭說道︰“白錦加油,你可以的。”

    將小冊子鄭重收起,白錦朝外面走去,咯吱一聲將大殿門打開,直接走出去。

    沒走幾步,就看到一個雍容典雅的女子從山道緩緩走來。

    白錦連忙作揖一禮,說道︰“見過無當師姐。”

    無當無奈說道︰“師弟,你怎麼又不關門?”

    白錦直起身來,撓了撓頭憨厚笑道︰“大師姐,我覺得君子無事不可示人,再加上山上也都是自己人,沒事的。”

    無當無奈說道︰“你啊!你是君子,可別人未必是,師父以後還要收其他弟子的,你這樣不好。”隨手一揮,大門轟的一聲關閉。

    白錦連連點頭感激說道︰“多謝師姐教誨。”

    無當又問道︰“師弟這是要去哪?”

    白錦說道︰“去給兩位師伯請安。”

    無當點頭笑著說道︰“去吧!”

    “好 ∼我會給大師姐帶好的。”

    “謝謝師弟了。”

    白錦朝著山下跑去。

    無當繼續朝前走去,來到一處風景秀麗之處,轟隆隆瀑布傾瀉而下,在下面寒潭之中卷起朵朵雪花,一個身材很大氣青年正坐在瀑布旁邊,閉眼悟道。

    青年猛然睜開眼楮,雙眼之中一道凌厲的光芒閃過,瀑布轟的一聲被斬斷。

    無當聖母笑著說道︰“多寶師兄,你的劍意更加精粹了。”

    多寶說道︰“修行本就如此,剛猛精進方能步入大道之途,師妹也不可懈怠。”

    無當聖母拱手一禮說道︰“多謝師兄教誨!”

    多寶遲疑一下,問道︰“那個白錦又跑出去了?”

    無當聖母說道︰“去給兩位師伯請安了。”

    多寶臉色一冷,說道︰“他到底是師父的弟子還是兩位師伯的弟子?如此殷勤何不拜入兩位師伯坐下?”

    無當聖母走到一塊青石前坐下,說道︰“師父的請安他也不會少的。”

    多寶怒道︰“荒謬,我等承蒙恩師看重,收為弟子,本就該努力修行,也好日後為師尊效力。

    他可倒好,日日前往師父師伯處請安,如此還哪里有心思修煉?如此心境,早晚必墜入魔道。”

    無當聖母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大師兄言重了。”

    多寶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說道︰“罷了!我也不想理他,左右不過是一個外門弟子而已,他願意怎樣就怎樣,師妹我們來論道吧!”

    無當聖母點頭說道︰“好!”若有若無的道韻在周身彌漫。

    一道青光落在中峰太清宮之前,落地化為白錦的樣子。

    白錦整理了一下衣服,拱手九十度作揖一拜說道︰“弟子白錦拜見大師伯!”

    一道滄桑的聲音從大殿之中傳出︰“進來!”

    “多謝大師伯!”

    宮殿大門咯吱一聲打開,白錦邁步走進宮殿之中,進入大殿就見到一個蒼老的老道正盤坐上方。

    白錦走到蒲團前,跪在蒲團上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說道︰“弟子給大師伯請安了,祝大師父早證聖道。”

    太上和藹說道︰“如何成就聖道?”

    白錦淡然說道︰“弟子也不知道,但是我在大師伯身上卻能看到。”

    太上笑著說道︰“你且說說。”

    白錦正色說道︰“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太上一愣,心中思襯片刻,臉帶笑意說道︰“很好,你說得很對。”

    往日這一問一答之間,請安也就算結束了,白錦也該告辭離開,但是今日白錦卻跪在蒲團上,扭扭捏捏。

    太上問道︰“白錦,還有什麼事嗎?”

    白錦連忙說道︰“啟稟大師伯,弟子打算出山一趟,您也知道外面巫妖大戰正酣,我怕出去之後被巫族捉了當晚飯,所以想求一件護身之寶。”

    太上說道︰“現在出山確實危險頗多。”手一揮,牆壁上掛著的一張太極圖飛射而下,懸浮在白錦身前說道︰“這個予你護身。”

    太極圖?!白錦激動的連忙深深一拜,感激說道“多謝大師伯!”

    “去吧!去吧!”

    白錦起身拿著太極圖帶著憨厚的笑容快步朝外面走去,果然巴結好師伯就是自救的途徑。

    走出宮殿大門,白錦化為一道青光飛射而出,劃過山脈上空,落在玉清宮之前,九十度彎腰作揖一拜說道︰“弟子拜見二師伯。”

    “進來吧!”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宮殿大門咯吱一聲打開。

    白錦走進去之後,不苟言笑面色嚴肅,走到蒲團之前跪下,非常守理拜了三拜說道︰“弟子白錦給師伯請安了,祝師伯早證聖道。”

    高坐主位的原始天尊,微微點了點頭,問道︰“何為聖?”

    白錦不苟言笑,肅然說道︰“天之道,清濁有序;聖人之道,順天應命。”

    原始天尊眼里閃過一道滿意之色,說道︰“很好!”又遺憾說道︰“可惜可惜∼”

    白錦問道︰“師伯可惜什麼?”

    “可惜你只是白鶴之身,日後成就注定有限。”

    白錦恭敬說道︰“弟子不求名揚洪荒,亦不求毀天滅地之能,只求能侍奉在師父和兩位師伯身邊就滿足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