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關系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章,落寶金錢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敖廣的腦袋從白錦後面伸出,打量著大紅袍母樹,然後垂頭喪氣說道︰“珍貴有什麼用?這里還有更珍貴的呢!但是也沒法幫我們出去啊!

    不是我說你,遇到陌生的地方就不知道探查一下嗎?直接就莽了進來,你是憨嗎?!現在好了,我們全都出不去了。

    你可也別怪我啊!我只是叫你救我,可不是叫你進來的。”

    白錦繼續環顧四周,心不在焉說道︰“不用探查,這個空間我認識,這是孕育先天靈寶的先天不滅空間,里面一定有先天靈寶。”

    敖廣驚訝看向白錦說道︰“竟然認識先天不滅空間。”

    白錦笑了一聲說道︰“你剛剛不是叫我前輩嗎?前輩當然要知道的多一點。”

    敖廣訕笑一聲,叫前輩只是為了讓他救自己出去,可不是真的認為他能做自己的前輩。

    白錦寬慰說道︰“在先天不滅空間之中即使無法收復先天靈寶,也沒有危險,靜心修煉就是了,終有一天能出去的。”

    敖廣苦著臉叫道︰“不要啊!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等到這先天靈寶的主人到來,幾百年還是幾千年?甚至上萬年。”

    “那就把先天靈寶的所在說出來。”

    敖廣一愣,立即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啊!”

    白錦看著他,眼里帶著一絲懷疑。

    敖廣叫苦不迭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這是被他們追殺的時候,一不小心跑到了這里,對這個先天不滅空間沒有半點了解。”

    白錦扭過頭,一邊四處查看,一邊問道︰“你是真龍,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

    敖廣臉色一沉,沉默不語。

    白錦看了他一眼,問道︰“不能說?!”

    敖廣出了一口長氣,憂郁說道︰“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妖族在逼迫我們做出選擇。”

    “選擇什麼?”

    “妖族要逼我龍族,要麼加入妖族天庭共伐巫族,要麼受到妖族的討伐。”

    白錦皺眉說道︰“龍族有青龍聖尊,他們怎麼敢?”

    敖廣失落說道︰“青龍聖尊坐鎮天之東極守護洪荒,不得擅動。”

    白錦環顧一周,最終目光回到那住大紅袍母樹上,定定看了好一會,手一伸一柄仙劍出現在自己面前。

    敖廣看著仙劍,驚喜說道︰“先天靈寶!”眼里閃閃發光,頓時哈喇子都快流出來。

    先天靈寶無論在哪個勢力都是非常珍貴的,即使自己是東海龍宮太子,也沒有一件先天靈寶護身,倒是等自己即位龍王的時候,可以得到一件先天靈寶,但是想當龍王哪有那麼容易,那個老東西太能活了。

    白錦伸手在青冥劍上一彈,叮~青冥劍飛射而出,朝著大紅袍母樹射去,在空中滑過一道清光。

    鏘∼一聲震鳴在空間內回響,大紅袍母樹被一道光罩所籠罩,光罩之中呼啦啦下著銅幣雨,青冥劍正刺在光罩上不得寸進。

    敖廣欣喜若狂叫道︰“先天靈寶∼”連忙朝前飛去,抱著光罩痴迷的看著里面飛落的銅錢。

    白錦也目露喜色,就是這個,落寶金錢果然已經孕育完成,這個就是自己來武夷山的主要目標,對于這個可以落別人法寶的先天靈寶,白錦在穿越後第一天就已經打定主意要將其收入囊中。

    白錦飛到光罩之前,伸手一招青冥劍在空中轉了一圈飛速變小,化為一道流光飛射入袖中。

    敖廣抱著光罩,激動呢喃說道︰“寶貝,我的好寶貝,快來大爺身邊。”

    白錦伸手在敖廣腦門上敲了一下。

    “哎呦∼”敖廣痛叫了一聲,連忙捂住腦袋,扭頭幽怨看向白錦。

    白錦注視著他說道︰“我的!”

    敖廣努了努嘴,剛要爭辯,就看到白錦袖口閃爍的寒光,一腔激動熱血變得透心涼,可憐巴巴一步一步朝後退去,眼淚汪汪看著本該屬于自己的寶貝。

    這一副場景反而弄的白錦不好意思了,仿佛自己在欺負人一般。

    白錦抱著雙手站在旁邊說道︰“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報出它的名號,破除先天防御,我可以給你一個收服的機會。”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印琴鼎旗,珠紙筆畫,鐮槊棒,鞭 錘抓,拐子流星,帶楞的,帶刃兒的,帶戎繩的,帶鎖鏈兒的,帶倒齒勾的,帶娥眉刺兒的。”瞬間一段兵器譜脫口而出,然後敖廣期待的看著光罩。

    白錦驚訝看向敖廣,這小子準備的挺充分啊!

    敖廣撓了撓頭,不甘說道︰“怎麼會全都不對呢?”下意識看向白錦。

    白錦笑著而出︰“落寶金錢。”

    先天防御嘩的一下粉碎,無數墜落的金錢雨也都消失,只剩下一枚生長著雙翼的金錢懸浮在大紅袍母樹之上。

    敖廣立即激動叫道︰“想起來了,我想起來,落寶金錢,沒錯就是落寶金錢,我想說的就是這個。”

    白錦無語看著敖廣說道︰“你是龍族,不是賴皮蛇,要點臉成不?”

    “我現在改名賴皮蛇了。”敖廣欣喜大叫了一聲,立即朝落寶金錢沖去。

    白錦伸手一抓,抓住敖廣的後脖頸,任憑他如何擺臂蹬腿,身體都是原地不動。

    白錦朝後一甩,敖廣驚呼一聲朝朝後飛去,轟隆一聲撞在石壁上,雙眼翻白。

    白錦朝前飛去,來到落寶金錢之前,伸手一把握住,腦海中頓說浮現一枚生長著雙翼的金錢,同時升起一道疑問,金錢為何?

    白錦心中回道︰“交易,金錢是生靈之間交易的媒介,現在無有金錢,以後世界遍布金錢。”

    嗡∼白錦手中落寶金錢大放光芒,融入白錦體內,落寶金錢的種種作用也浮現在腦海。

    白錦恍惚片刻回過神來,臉色非常不好看,得到先天靈寶的喜悅消失了大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金錢是交易,落寶金錢也是交易,落寶金錢落下其他人的法寶,其實就是買賣的過程,自己付出氣運功德買下對方的法寶,難怪封神之戰的時候蕭升用落寶金錢落下趙公明的定海珠之後,緊接著也隕落了,那是氣運耗盡了。

    落寶金錢落入燃燈之手後,燃燈更是沒使用過一次,應該是他也知道了使用落寶金錢的代價,不敢使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