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關系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九章,妖族逼龍族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說話間,天空突然風雲變色,萬千雷霆轟然落下,覆蓋萬里海域。

    夔牛猛然抬頭,“哞∼”一聲牛吼驚天動地,雙眼變成銀白色,周圍的雷霆猶如百川入海一般進入夔牛口中,被夔牛所吸收。

    其余的雷霆落入海中,轟隆隆掀起滔天水柱,水柱在炸開,化為漫天大雨 里啪啦墜落。

    白錦立即說道︰“快躲入水底。”

    夔牛立即帶著白錦鑽入海面之下。

    “昂∼”

    “昂~”

    “昂~”

    ……

    一聲聲憤怒的龍吟響起,一條條神龍從大海之中轟然沖出,帶起一道道水柱,水柱砸入海水之中,數條神龍在大海上空游戈。

    天空雲頭上妖雲翻涌,數千妖族浮現,發出嗷~嗷~的怪叫之聲。

    為首的是一個頭上燃燒著火焰的青年,身上穿著紅色甲冑,宛如一尊火神一般。

    神龍身上光芒一閃,化為一個個龍頭人身的半龍人。

    為首身穿龍袍的老龍王冷聲說道︰“畢方妖神,你不要欺人太甚。”

    穿著紅色盔甲的畢方妖神呵呵笑了一聲,冷漠說道︰“老龍王,現識時務者為俊杰,妖皇想要你們的九龍攆是你們的榮幸,若是不獻上九龍攆,洪荒大地今後再無龍族。”

    老龍王憤怒說道︰“絕不可能!大不了我們前往東方青龍界。”

    海面之下,白錦小聲問道︰“九龍攆你听說過嗎?”

    夔牛搖了搖頭。

    畢方妖神捋了一下頭頂升騰著的火焰,說道︰“前往東方青龍界,四方海域就此放棄,你們舍得嗎?

    我再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給我回復,是獻上九龍攆還是開戰。”

    數千妖軍發出興奮的大叫之聲︰“戰!”

    “戰!”

    “戰!”

    ……

    畢方妖神轉身,妖兵立即朝兩邊分開,讓出一條通道,畢方妖神走入通道之中,妖兵收攏駕馭著妖雲朝天空而去。

    海面之下,夔牛憤怒說道︰“師兄,剛剛他們攻擊了我們。”

    白錦點頭說道︰“我當然知道,但是你打的過嗎?妖庭三百六十五位妖神都是大羅之境啊!”

    夔牛沉默不語,片刻之後才,說道︰“這不是有師兄在嗎?”

    白錦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我還不如你呢!”

    夔牛疑惑說道︰“師兄,你不是說聖人弟子很威風的嗎?為什麼我們看起來好像一點也不威風?!”

    “現在師父不是還沒成聖嗎?安心,以後師父成聖了,我們就牛逼了。”

    “哦!”夔牛低聲應了一聲。

    老龍王扭頭看向西方海面,說道︰“哪位道友在此?還請現身一見。”

    夔牛低聲說道︰“師兄,我們好像被發現了!”

    白錦說道︰“那就出去。”

    夔牛馱著白錦從海面升起,朝著龍族走去。

    敖廣眼楮猛然瞪大,指著白錦大叫道︰“父皇,就是他,我和你說的就是他。”

    老龍王恍然,笑著說道︰“多謝小友救了我兒。”

    白錦謙虛說道︰“就算我不救他,他也沒有危險。”

    老龍王笑著說說道︰“但是免不得會受一點苦。”

    伸手一引說道︰“小友若是無事,請去龍宮一敘可好?”

    白錦心中念著他們之前說的九龍攆,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眾人分開海水,朝著海底而去,進入東海龍宮之中,在大殿內分主賓坐下,夔牛臥在白錦身後,有貝女奉上美酒佳肴。

    老龍王笑著說道︰“听聞小友新得一件先天靈寶,可喜可賀啊!”

    白錦神色一動,說道︰“龍王陛下是想要將這件先天靈寶?!”

    老龍王哈哈大笑說道︰“小友誤會了,天下寶物有德者居之,既然那件先天靈寶被小友得到,自然是和小友有緣,老龍我肯定不會做出巧取豪奪之事,而且我龍族富有四海,寶物眾多,區區一件先天靈寶還不入老龍眼中!”

    敖廣撇了撇嘴,又在吹牛了,你能拿出第二件先天靈寶算我輸。

    白錦也面色古怪,若不是見識了敖廣對先天靈寶那貪婪的嘴臉,我還真有可能相信了,這老龍王臉皮夠厚啊!

    老龍王歉意說道︰“因我龍族之故,引得小友受到攻擊牽連,老龍我這里表達歉意了。”

    白錦立即說道︰“不怪龍王,現在妖族未免太過跋扈了一些。”

    老龍王無奈說道︰“三十三層天上有無上妖庭,鴻鈞道祖法諭妖管天,自然有跋扈的資本。”

    李平安疑惑問道︰“龍王陛下,您似乎一點也不著急,竟然還有閑情雅致招待貧道。”

    老龍王搖頭嘆息說道︰“著急又能如何?形勢比人強,我已經打算帶著龍子龍孫前往青龍界了。”

    白錦好奇問道︰“那個所謂九龍攆到底是什麼東西?”

    老龍王悠悠說道︰“昔日我族祖龍攜四海而壓天地,為鱗甲之首,鱗甲萬族合力鍛造了一架九龍沉香攆為祖龍座駕,九龍沉香攆因此也成為祖龍的身份象征。

    後來龍漢量劫,祖龍戰死,九龍沉香攆也就一直收入寶庫之中,不知妖皇從哪里得到了九龍沉香攆的消息,讓我等獻出九龍沉香攆以示臣服。”

    敖廣怒罵一聲︰“可惡的妖族。”

    白錦心中一喜,果然是九龍沉香攆,神話傳說中九龍沉香攆就是原始天尊的座駕,但是九龍沉香攆是怎麼來的,卻是眾說紛紜,有傳說是原始天尊自己鍛造的,有傳說是鴻鈞道祖煉制的,還有傳說是原始天尊搶了龍族的。

    現在白錦知道了,原來九龍沉香攆竟然是曾經龍族祖龍座駕,不行,一定要搞到手,大師伯有大紅袍,師父有夔牛坐騎,如果單單二師伯沒有禮物,他還能不給我穿小鞋?禮物也不是隨便送的,還要收禮的人喜歡才是,至少現在沒有比九龍沉香攆更合適的了。

    白錦當即憤怒說道︰“妖族簡直欺人太甚,老龍王,士可殺不可辱,我們和他們拼了吧!”

    老龍王尷尬笑道︰“打不過!”

    砰!白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老龍王頓時嚇了一跳,夔牛也嚇的猛然站起,瞪大牛眼。

    白錦怒叫道︰“打不過也要打,難不成還要讓那群妖怪騎在我們頭上拉屎撒尿不成?”

    老龍王眼角跳動兩下,他怎麼看起來比我還激動?

    敖廣懷疑的看著白錦,又在打什麼壞主意?還有誰和你是我們了?搶了我的先天靈寶,從此我們恩斷義絕,你是你,我們是我們。

    白錦猛然站起,憤怒說道︰“老龍王我來打頭陣,我們這就打上天庭,殺群妖,滅妖皇,讓妖族看看我們龍族的氣魄。

    俗話說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今天我們就掀了妖庭,讓我們龍族重登天地主角之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