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洪荒關系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十六章,兩巴掌的道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大樹下,通天冷哼一聲說道︰“這真是他的參悟?”

    準提笑著說道︰“我給了一點點指引,師兄可不要以為是師弟作弊啊!”

    看著沉默不語的白錦,原始心中升起一股煩躁,逞什麼強?一種完全陌生的道途,是那麼好論的嗎?

    月光眼里閃過一絲得意,大聲喝道︰“還請師兄賜教!”

    白錦伸手右手,在手上吹了兩口氣,猛然揮手,啪∼一聲清脆的聲音傳出。

    “啊∼”月光慘叫一聲,頓時橫飛出去,轟隆一聲砸入瀑布之中。

    無當聖母猛然瞪大眼楮,難以置信看著白錦,師弟怎麼動手了?

    多寶一愣,眼底閃過一道嘲諷之色,果然是只會溜須拍馬的小人,論不過道就動手?丟人現眼。

    其余上清峰弟子盡皆嘩然,師兄怎麼敢在這里動手?論道輸了還要丟了氣度嗎?!

    大勢至不悅說道︰“師兄,你這是何意?”

    嘩∼月光從瀑布之中沖出,氣的臉色漲紅,怒吼叫道︰“論道輸了,就要動手!好,很好!今日長見識了,定要和你分個月卻難圓。”

    “一切皆空?”白錦嘲諷說道︰“哪來這麼大的脾氣?”

    月光頓時呆傻在當場,腫起的臉蛋也顧不得了。

    通天哈哈笑道︰“你這徒弟修道不到家啊!”

    原始搖了搖頭,眼帶隱隱帶著笑意,嘴上卻不悅說道︰“三弟,來者是客,白錦下手卻是失了分寸,需要好好管教一番。”

    通天連連點頭,?笑著說道︰“師兄說道是,回頭我一定好好管教一番。”

    對面接引臉上更苦了,準提也面皮抽搐,沒想到他會這樣來破局,那一巴掌就像是打在自己臉上一般。

    女媧饒有興趣看著白錦,對這個小家伙更感興趣了。

    瀑布旁邊草地上,上清峰弟子全都發出一陣哄笑,?心中的憂郁之氣一掃而空。

    白錦環顧剩余的四人,說道︰“下一個是誰。”

    日光走出來,恭敬作揖一禮說道︰“師弟想和師兄論一下淨土和婆娑。”

    白錦問道︰“何為淨土?”

    “淨土是我西方聖地,只有大功,大善,大德,大靜者可以進入。”

    “那何又為婆娑?”

    “婆娑即遺憾,外外世界就是婆娑,充斥著愛恨情仇,殺戮怨恨。”

    ……

    通天不善說道︰“師弟,我們都是生活在婆娑世界之中?”

    接引緩緩開口說道︰“師兄自然不是,但是其他眾生皆是。”

    ……

    白錦失笑說道︰“按照你這個說法,我們都是在婆娑世界之中。”

    日光恭敬說道︰“師兄如果願意,可以前往婆娑世界。”

    白錦連忙說道︰“免了,我可沒那個福分。”伸手一引,說道︰“你先說。”

    “多謝師兄!”日光環顧眾人,躊躇滿志說道︰“愛別離,怨憎會……人無善惡,善惡存乎一心。

    一切法門,明心為要;一切行門,淨心為要。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自守其心。

    …?…

    人之善惡,存乎爾心,善者得享極樂,惡者沉淪婆娑。”

    日光洋洋灑灑說了半個時辰,然後這才看向白錦說道︰“還請師兄賜教。”

    白錦猛然清醒,打了一個哈欠,迷茫說道︰“你說的什麼?”

    日光臉上表情僵硬,眼里帶著些許怒意,我在講西方大道,你竟然睡著了?!

    白錦猛然揮手,啪∼再次一聲脆響響起,日光瞬間橫飛出去,咚的一聲撞在山壁上。

    所有人瞬間瞪大眼楮。

    上清峰弟子忍不住在心中大叫道︰“師兄牛逼!”雖然沒有叫出聲,但是表面上一個眉飛色舞,興奮異常。

    尊提面皮抽搐兩下,竟然還來?!

    大勢至等人也都一個個眼神閃爍,感覺臉上一陣生疼。

    日光從山壁上飛舞,憤怒朝著白錦沖出,怒吼叫道︰“欺人太甚!”一拳朝著白錦打去,金光閃耀。

    大勢至一步邁出擋在白錦身前,平淡說道︰“住手!”

    日光停在半空中,臉色扭曲憤怒說的︰“師兄……”

    白錦指著日光哈哈大笑。所有人都看向白錦。

    白錦大笑說道︰“剛剛他說的那些高論我都沒听懂,但是你們看,他是不是正在婆娑世界沉淪?!”

    白錦的話猶如雷霆之音,在日光腦海中響起,婆娑∼沉淪∼目光有些呆滯。

    片刻之後,日光臉上扭曲的瘋狂神情逐漸消失,眼里恢復清明,作揖汗顏說道︰“多謝師兄提點,我確實還在婆娑世界之中。”

    白錦滿意點了點頭說道︰“現在你又到了淨土。”

    日光溫和一笑,盤坐在草地上,霎那間精氣神仿佛發生了蛻變,更加祥和自然,但是心里是什麼情況就沒人知道了。

    遠處大樹下,原始咳嗽一聲說道︰“又下手打人了,這個習慣很不好。”

    通天神采飛揚說道︰“那叫打人嗎?那是指點!指點他的大道之途。你沒看到那個小師佷變化很大嗎?”

    太上也笑著說道︰“白錦的悟性很好!僅僅一巴掌就闡述了日光說的大道,更加清晰名了,很是難得。接引師弟,你說是嗎?”

    接引臉上更苦了,點頭說道:“師兄說的是。”

    草地上,白錦看著大勢至地藏藥師三人,似笑非笑說道︰“你們誰來?”抬起右手放在嘴邊,反復吹了一口氣。

    三人頓時感覺腮幫一陣生疼,面皮情不自禁抽搐兩下。

    藥師彎腰一禮,恭敬說道︰“師兄,有來有回才是論道,現在到你了。”

    “要我來說?”

    藥師點頭說道︰“還請師兄賜教。”

    白錦手一伸,一個杯子憑空出現飄到藥師面前。

    藥師警惕的看著白錦,生怕白錦又是一巴掌打過來。

    白錦另一只手里出現一個水壺,水壺里面的水朝著杯子里面倒去,不過轉眼之間杯子就滿了,水不斷從其中溢出。

    藥師皺了一下眉頭,提醒說道︰“師兄,已經滿了。”

    白錦將水壺放下,笑著說道︰“師弟,你現在就像這個水杯一樣,心里面裝滿了自己的想法,不將杯子里面的水倒掉,你讓我如何與你說道?”

    “這∼”藥師瞪大眼楮,難以置信看著白錦,這是我們西方的道?在這個事情里面,他看到了西方的道的影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