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書之帶著反派爹爹走正道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70章 開始了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接下來的某日,故意在瑜王府做局引北新帝的人前去查探,卻“不慎”被瑜王府的守衛發現,雙方發生了爭斗,只剩一人重傷回去報信。

    而瑜王不勝其憂,將先皇留下的人直接調來了京城,還留了一部分精銳明晃晃的守在了王府中。

    沒有多想的人只是覺得瑜王太過憂心世子,畢竟這是瑜王成婚多年來第一個嫡子,自是看重。而稍微多想一點兒的人,可能是察覺出了皇家兩位兄弟的不和,甚至是有些敵對。

    但,到底沒有再敢往深處想。畢竟這部分人的存在或者使用是先皇允許的,他們倒也不能提出什麼不妥來。

    北新帝卻氣的要死。明明是先皇留下給他們兄弟防身的,現在卻成了反向桎梏他的枷鎖。如今這個局面,簡直是讓他如鯁在喉顏面盡失。

    但想到那個身子骨已經不行了的佷子,多少也能明白瑜王的不甘跟怒氣,但他也是有苦衷的,自己也沒有說不會讓他有後,只是時機還不到而已。但瑜王如此做法,卻委實有些過分了。

    北新帝心中有些不悅。想到那些勢力,他還是不願直接就此毀了,他決定,再將瑜王召進宮中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若他還是執迷不悟的話……唉,也不能怪他心狠,就直接就此永遠留下吧!

    他眸光微垂,有些傷感,帶了點兒低落,但還是按照計劃縝密的吩咐了下去。

    當瑜王接到口諭說皇兄召自己進宮赴個家宴的時候,他心中忍不住的冷笑,還有些難過,他們兄弟二人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但更多的還是一種終于要在今晚結束這一切的解脫感。

    他沒有告知王妃,只說了句今晚有場宮宴。若今晚之事,他會有什麼意外的話,他相信,墨王府不管如何也不會傷筋動骨。畢竟,他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皇兄這幾年再怎麼暗中有小動作,也不會比過全盛時期的父皇。

    當年,墨王府還不如現如今地位穩固的時候,父皇最終都還是一敗涂地。更何論是現如今的墨王府與皇兄相比了。

    戰王殿下已經答應過他,若他有什麼意外,墨王府會護佑他的妻兒平安一世的。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也相信墨王府會言而有信的。所以,臨走前,他特意稍稍裝扮了一番,很是華貴正式,又深深的看了看一眼瑜王妃,便帶上隨從出府了。

    瑜王妃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忍不住的緊了緊手中的帕子。夫妻多年,她又不是個傻子,府中這些動靜她怎麼能不知道?她知道今晚不會是什麼單純的宮宴,雖然不知具體是什麼,但定是會有大事發生。

    既然王爺不想讓她知道,那她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臉無知的將人送走。但,現在只剩她一人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的擔憂不安。

    隔了一段時間,就在瑜王妃緊張不安之際,听風直接出現在她面前,躬身一禮後道︰“瑜王殿下擔心您一人在此不安全,特讓在下帶您去安全之處暫避。”

    瑜王妃心下一緊,這麼大動作的嗎?她心中猛然閃現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但又覺得太過荒謬了,趕忙搖頭否定了。

    但她知道不該問的還是別問的好。于是她微微點頭示意,然後讓身邊的人趕忙收拾了幾件必備物品便跟著听風出門了。

    听風不著痕跡的松了口氣,幸好沒多問,不然解釋什麼的,挺煩的,還挺浪費時間的。他還有點兒小惆悵,畢竟,為了照顧這些人,他是最合適的人選,但卻不能參與今晚那激奮人心的時刻也不能大展身手了。

    唉……

    安穩日子過多了,就想刀光劍影里穿梭一下。

    而此時,瑜王也已經到了宮殿門口。看著宮中那隱隱有些不同于往日的氣氛,他忍不住的在心底冷笑。難道皇兄還以為他是之前那個一直退讓之人嗎?你既有張良計,我也有過牆梯。鹿死誰手,且看今晚一搏了!

    他微微理了理前襟,揚起下巴,氣勢十足,闊步上前。

    見過禮後,坐正。

    說是家宴,還真的是只有他們兄弟二人的家宴呢!

    瑜王沒有什麼表情,只注視著面前的方寸之地,杯盞拿在手中漫不經心的把玩著。他覺得,他們兩人之間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但北新帝可能不這麼覺得,隨意找些無關緊要的話說著,見瑜王放下筷子不再用膳之後,突然感概了一聲,回憶起了兩人小時候一起玩鬧一起做功課一起挨揍一起經歷危險的那些過往,動情處還微微濕了眼眶。

    瑜王扯了扯嘴角,看著他的表演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兒想笑。他以前怎麼就沒有看出來,他的好皇兄哪怕說著在他看來很美好的日子的時候,那眼底的冷冽,還有他這拙劣的表演呢?

    那些讓他一次次動容的兄弟情誼已經被皇兄一次次揮霍完了,再也掀不起他內心半分波瀾了,難道皇兄他,一點兒也察覺不到嗎?

    “皇兄,您找臣弟來所謂何事?”瑜王實在不想再看下去了,直接開口詢問。不然他怕自己忍不住,將剛剛吃下去的飯菜以另一種形式還給他。

    北新帝眸中劃過一抹不悅,但既然這樣了,之前還沒說完的話也沒有必要再說了。

    他擺了擺手,讓殿中的人都退下,然後才微微嘆了一口氣,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要求︰想讓瑜王將那一半的勢力給他。

    瑜王定定的看著他,似乎是想要看看,這人哪來的這麼厚的臉皮提出這個要求的。

    北新帝眯了眯眸子,對他的目光微微有些不解。

    然後下一秒就听到瑜王嗤笑了一聲,反問道︰“皇兄,你莫不是在說笑吧?”

    北新帝莫名覺得這聲嗤笑是瑜王對自己的一種恥笑與輕視。他收起了面上一貫的和善與笑意,微微凌厲了表情。

    果然,接著就看到瑜王同樣收斂了笑容,一臉不屑又嚴肅的看著他繼續說道︰“臣弟為什麼這個時候用這些人,皇兄心里就沒點兒數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