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農家辣娘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章︰面條菜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宋雲山看了宋蓁一眼,見宋蓁此時正低著頭不知道想著什麼,好像根本就沒把孫婆子的話听到耳中去,這會兒略略放心了一些。

    “宋蓁呀,你在這村子里面住,應該挺不習慣的吧?”孫婆子又和宋蓁說話。

    宋蓁抬起頭來,燦然一笑︰“我住的挺習慣的!”

    “哎,宋嫂子,不我說你,你對宋蓁也得好一點,人家怎麼說也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可吃不了村子里面的苦呢!”孫婆子繼續道。

    宋蓁隱隱約約的听出來,孫婆子似乎更願意看到自己在這過的不順心的樣子。

    不過她到要讓孫婆子失望了。

    說實話,她回想起原主在林家的日子,如今還挺慶幸原主被趕出來了呢!

    那大宅里面勾勾繞繞的事情多了呢,哪里有在村子里面自由?

    宋雲山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至于宋婆子,是對她有意見,但也僅限于叨叨兩句罵上兩句。

    宋婆子的眼楮豎了起來,氣惱的道︰“我對宋蓁不好嗎?宋蓁你說!我對你好不好!”

    宋蓁點頭︰“我奶奶對我挺好的!”

    見宋蓁這樣配合自己,宋婆子看宋蓁也順眼了幾分。

    孫婆子東拉西扯了一會兒,也沒在宋家發現什麼大新聞。

    這會兒趙氏用手捅咕了孫婆子一下。

    孫婆子這才開口道︰“宋家嫂子,還有一件事,我本來不想和你開口了,但是現在……”

    “我不說也不行了,畢竟我這還有一家老小的要活著。”孫婆子鋪墊好。

    宋婆子聞言,詫異的問道︰“什麼事情?”

    “你家不是租我家的地種嗎?今年我們想收回來自己種了。”孫婆子繼續道。

    宋婆子的聲音微微一沉︰“過年的時候不是說好了嗎?今年還租給我們種?”

    “過年是過年,現在是現在,再說了,這地本來就是我家的……我什麼時候說不都是一樣的?”孫婆子反問道。

    話是這樣說好像沒錯。

    但宋婆子還是惱火的很。

    “你要是不想租就早說啊!我們還可以租別人家的地種,現在都開春了,哪里還有閑地了?而且就算是有,現在的地也漲價了啊!”宋婆子真是沒想到,孫婆子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再者雲山這孩子,進進出出的都忙活半個月了,我不信你就沒看到,現在那片地都要收拾好了,就差撒種子了,你們說不租了?”宋婆子火冒三丈。

    租地也是給錢的!她又不欠孫婆子什麼!

    現在孫婆子出爾反爾的,不就是看著他們家把地收拾好了,她兒子又不在家,他們好欺負,所以來佔便宜的!

    宋雲山的臉色也不好看︰“就是,你們要是早說,我們就租別人家的地了。”

    孫婆子的臉色微微一沉,似乎也不想理論︰“總之,這是我家的地,我說不租了就不租了!”

    宋婆子氣的直哆嗦︰“我們做了這麼多年鄰居了,你就一點情分都不念?非得到現在來為難我們?”

    宋婆子生氣的原因是,實在想不通,孫婆子怎麼會這樣不要臉,來佔這點便宜。

    平常的時候,孫婆子這個人雖然也很愛斤斤計較,但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啊!

    許是理虧,孫婆子雖然氣勢十足的,但是並沒有和宋婆子發生過多的爭吵,留下話之後就要走。

    宋婆子氣不打一處來︰“你們這地要收回去也行,但是你得賠償我家的損失!”

    趙氏這會兒詫異的看著宋婆子︰“那地是我們家的,我們收回來還要賠償損失?”

    宋蓁這會兒也徹底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兒了,就開口道︰“你們的地收回去了,我們家總要再租一塊的,而且,我哥哥這麼辛苦的下地干活就白干了嗎?你怎麼也得出工錢!”

    “哎呦喂,你不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小姐麼?隨手漏點碎銀子出來,就夠你一家活著了,還和我們爭個什麼?”孫婆子譏諷的看著宋蓁。

    宋蓁望著孫婆子,沉著臉︰“我有沒有銀子,和這件事的是非對錯沒有關系。”

    “你也可以不給錢,但這樣的話,我們就去官府里面說一說這件事,想必縣老爺會給個決斷出來的。”宋蓁嗤了一聲。

    孫婆子正要咬牙說什麼。

    趙氏思索了一下,攔住了孫婆子,搶先開口了︰“給你們五十個銅板的補償,你們要是不要的話,那就去官府告吧!”

    五十個銅板,當然不能買來宋家的損失。

    但是這普通百姓去官府告狀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宋婆子思索了一下就道︰“你們把錢留下,就趕緊滾吧!”

    這婆媳兩個人離去之後,宋蓁能明顯感覺到,家中的氣壓就有一些低。

    宋婆子氣不過,站在院子里面罵了幾句。

    家中還有另外一片地,這塊地是宋家自己的,所以宋雲山還是去耕地了。

    至于宋婆子,陰沉著臉出去了,也不知道去辦什麼事情。

    剩下宋蓁在家。

    宋蓁想了想,就穿過後院的菜園子,從後門出去了。

    她想出去看看能不能找點什麼吃的。

    宋蓁前世的時候經常在深山參加救援行動,所以如今皮囊看起來雖然柔弱,但其實她的膽子一點都不小。

    當然,她也沒打算走遠。

    往後去就沒有人家了,先是一處荒蕪的河畔,然後就是一條不寬的小河,喝水還算清澈。

    家中用水就是從這里取的。

    有人用幾根木頭在河上橫起了一個簡單的橋梁,走在上面一晃一晃的,還能瞧見下面的流水,並不安全。

    宋蓁的目標就是河對面的這處竹林了。

    這個地方很是隱秘,沒什麼人過來。

    宋蓁觀察了一下,發現入目所及的地方根本就沒人,她就在一片剛剛有一點草心露頭出來的地方,蹲下了身子。

    沒多大一會兒,宋蓁覺得有一些脫力。

    但是手上已經多了一捧嫩綠色的面條菜。

    面條菜的味道沒有軟綿一些,不像是薺菜那樣清苦,也是早春常見的菜。

    宋蓁捧著這些東西往回走,過河的時候,手中的面條菜就掉了一些到河里。

    宋蓁低頭一看,就隱隱約約的瞧見一條泛白的磷光閃過,是魚。

    她驚喜了起來,這河水里面有魚啊,要是能抓到一些魚,該多好?

    她今天和宋婆子一起吃了一頓飯,算是知道宋家的生活水平了,有雞腿吃的時候,實在是特例,平常頓頓都吃的,應該就是類似黑面饅頭這個水準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