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農家辣娘子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百零五章︰茅郎中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宋蓁前世的時候也見過不少古城古鎮。

    但是遠遠沒有見到這原生態的古城來的震撼。

    鐵甲錚錚,步履。

    這就是古代的守衛城門的戰士。

    宋蓁看了好一會兒,旁邊的顧晏風笑著問道︰“宋姑娘在看什麼?”

    宋蓁想了想︰“第一次進城,沒見過世面,多看幾眼。”

    顧晏風︰“……”

    這宋蓁說的好像和村姑進城一樣,不過他卻覺得,宋蓁像是隱世高人入俗世。

    進城很順利。

    等著到了城內,顧晏風就問道︰“宋姑娘有落腳的地方嗎?要是沒有的話,不如到我家做客如何?”

    宋蓁笑了笑。

    心中想著,就算是去顧侯府做客,那也不能是跟著你去呀。

    不過這話宋蓁沒說出口,就道︰“既然我已經見了,那就在這別過吧,後會有期。”

    “那我們以後還會再見嗎?你不如告訴我你落腳的地方,我改日就去拜訪。”顧晏風的語氣之中多少有幾分不舍。

    宋蓁就道︰“有緣自會再見。”

    宋蓁說完,就拉著牛車離開了。

    顧晏風有一些悵然,看著宋蓁離開。

    竹笙問道︰“小師父,我們住在哪里?”

    宋蓁想了想就道︰“我們先找一個客棧住下,然後想辦法盤個鋪子,開個醫館。”

    宋蓁沒著急去找顧晏池。

    她不想讓人覺得。自己來這,是為了投奔顧晏池的。

    所以她安穩好了,再去找顧晏池也不遲。

    兩個人找了一處不算多大,但很干淨的客棧住下了。

    宋蓁和竹笙兩人在一樓用飯的時候,宋蓁就听到有人小聲嘀咕著︰“哎呦,你們看,對面的茅郎中還不肯認清現實,這人的眼楮都瞎了,還想給人診病呢!”

    宋蓁往外掃了一眼。

    就瞧見路的對面,支起來一個不大的攤位,攤位上掛著看疑難雜癥的布旗。

    坐在攤位上的是一個有一些佝僂的老者。

    “哎,說來也可憐……”

    宋蓁看了幾眼,並沒有想多管這閑事的意思。

    不過等著吃過飯,宋蓁就和掌櫃的打听︰“你們知道這周圍哪里有賣鋪子的地方嗎?”

    “姑娘買鋪子想做什麼?”

    “開醫館。”

    “這可真巧了,你們看對面,那百草藥堂,之前的時候就是醫館,現在落寞了,多半兒要賣,我領著你去看看?”客棧的掌櫃還是很熱情的。

    宋蓁就點了點頭。

    她來了這,自然不想一直住客棧,想有個穩定落腳的地方。

    客棧的趙掌櫃,領著宋蓁過去的時候。

    茅郎中就問道︰“趙掌櫃你來做什麼?”

    “你的眼楮不是壞了?怎麼還知道是我?”趙掌櫃好奇的問道。

    “我還有鼻子。”

    “不過你旁邊的這位……身上有濃濃的藥香,不知道是來做什麼的?”茅郎中看向了宋蓁。

    他的眼楮沒有一點神采,是個瞎子沒錯,可卻讓宋蓁有一種被盯上的感覺。

    宋蓁就道︰“我是想來問問。您老人家賣不賣這藥堂……”

    此言一出,茅郎中就憤怒了起來,一拍桌子,怒聲道︰“滾!我現在是落寞了,可也沒想把祖宗的基業賣到!”

    宋蓁一臉的尷尬。

    她以為趙掌櫃帶自己來,就說明這藥堂的主人打算賣呢,所以才這樣問的。

    要是知道人家不打算賣,她肯定不會這樣冒失。

    趙掌櫃听了這話當下就打︰“我說毛郎中,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現在家中怕是吃的飯都沒有了吧?你守著這攤子,也沒人敢找你看病。”

    大家都當你是算命的呢!

    這話趙掌櫃的心中也只是想想沒敢說出來,因為太傷人了。

    “咱們街坊鄰居住了這麼多年了,我這樣也是為了你好,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敢買你這鋪子的……”

    “那你就是坑人家小姑娘呢!總之,沒安什麼好心!”茅郎中怒聲道。

    宋蓁听了個雲里霧里的。

    茅郎中就道︰“我就算是瞎了,死也要死在這地方!我知道,你們就是欺負我一個瞎子……”

    宋蓁看了看茅郎中,忍不住的說了一句︰“其實你的眼楮是可以治的。”

    “呵,小姑娘是真能說大話!我這眼楮還能治好?”茅郎中嘲弄的說著。

    宋蓁就問道︰“我要是把你的眼楮治好了怎麼辦?”

    “那我就把這鋪子送給你!”茅郎中冷哼了一聲。

    宋蓁听到這,就道︰“那成,我從今天開始就給你治眼楮。”

    “不過這治療之前,我們先吃一頓飽飯吧,你這不吃飯,病怎麼能好呢?”宋蓁問道。

    見茅郎中不動。

    宋蓁就問道︰“你這樣不配合我,不會是擔心我把你眼楮治好了,你就賠上鋪子吧?”

    “笑話,我是那樣見識短的人嗎?吃就吃!”茅郎中說著,就冷聲道。

    “去藥堂里面吃,至于姓趙的,你送二兩牛肉來。”茅郎中吩咐著。

    趙掌櫃︰“……”

    他也只是有一些無奈,但不是生氣。

    之前茅郎中風光的時候,也沒少幫他們,他也有心幫忙,只不過之前的時候,茅郎中的性格太倔強根本就不肯接受他的好意罷了。

    宋蓁笑道︰“送二斤吧,這一斤哪里夠吃,都記在我的賬面上。”

    “這眼楮治不好,你的錢我可不會給你。”茅郎中繼續道。

    宋蓁說著︰“放心吧,有救的。”

    宋蓁說完,就道︰“我給你診脈吧。”

    兩個人進了藥堂。

    藥堂里面現在只剩下桌椅了,空空蕩蕩的。

    宋蓁給茅郎中診脈又檢查了眼楮,然後道︰“你這眼楮是被人用銳器傷過的。”

    “我就說,你治不好我的。”

    宋蓁笑了笑,她還真就是有把握。

    宋蓁就道︰“別說喪氣話了,我現在就給你治眼楮,借你這里面熬藥的藥爐子用一用。”

    “這的東西你隨便用吧,反正也沒什麼了,我也用不上了。”茅郎中嘆息了一聲。

    宋蓁點了點頭,就開始行動。

    沒多久的時候,宋蓁就熬出了一盒藥膏。

    宋蓁道︰“我給你涂藥。”

    清涼的藥膏敷在眼楮上,讓茅郎中一直疼痛不已的眼楮,有了一種清涼舒適的感覺。

    茅郎中就問道︰“你是跟著誰學的醫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