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哥萬福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89章 表哥回來啦(求月票)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489章 表哥回來啦(求月票)

    ??虞幼窈認真地打量表哥,見他削瘦的身骨,不見從前的病弱之態,卻顯得料峭嶙峋,透了險峻淵深。

    ??眉骨宛如刀裁,流露了懾人之態,一雙眼楮如墨點漆,只覺得宛如漩渦,能將人吸了進去,眼底卻深藏的乾坤之博大,星辰之浩瀚。

    ??虞幼窈連聲音也哽咽了︰“表哥,你回來啦!”

    ??表哥還是她心中的表哥,雖然變了許多,但看到表哥的那一瞬間,心中熟悉又親近的感覺是不會騙人的。

    ??周令懷彎了唇︰“怎麼一見我就哭,可是不歡迎我回來?”

    ??“才不是,”虞幼窈胡亂用手擦了兩把眼淚,啞著聲音說︰“我這是喜極而泣,是太高興了,這麼久沒見表哥,我……””

    ??一邊說著,眼淚也忍不住地往外沖,喉嚨里哽得厲害,到了後面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封閉的馬車里,響起了小聲的嗚咽聲。

    ??周令懷看著小姑娘。

    ??分明是想忍著不哭,可眼淚就像不听使喚,不停地從眼眶里沖出來,明明有很多話想對他說,可到了嘴邊,也變成了,小聲的,壓抑的的嗚咽聲。

    ??四個月沒見,小姑娘身段又長了一些,嘴兒上涂了紅艷的口脂,純正而柔亮,嬌艷則欲滴。

    ??他是習武之人,嗅覺自然靈敏。

    ??因湊得近了些,便也能聞見,那似有若無的香甜,宛如剛采下來的平陰玫瑰,一絲一縷地馥郁,徘徊在鼻息之間,纏繞在心肺之間,勾動了心弦。

    ??之前在山東時,他見平陰的玫瑰花開得嬌艷,便送了一車進京。

    ??小姑娘也十分喜歡,在信中提了,用平陰玫瑰做了口脂,等他回來的時候涂給他瞧。

    ??確實梨花猶帶雨,海棠新沾露,好看是極。

    ??周令懷陡然傾身,將坐在面前少女摟進了懷里︰“別哭,給你帶了禮物。”

    ??表哥的懷抱,不甚厚實,卻是那樣堅實。

    ??虞幼窈也不哭了︰“我是為了禮物才哭的嗎?!分明是太久沒見表哥,想表哥了,這才哭的!”說完了,就推開了表哥,紅著眼兒巴巴地看著表哥,期期艾艾地問︰“表哥,你有沒有想我呀?”

    ??小姑娘一雙睡鳳眼,顯得嬌貴。

    ??卻偏生如桃花眼兒似的,眼窩子淺得很,情緒一上來了,眼周就像生了桃花瘴似的,透了一片的薄紅,十分的鮮妍。

    ??周令懷輕笑了︰“平陰玫瑰做得口脂,很好看。”

    ??虞幼窈破涕為笑了,表哥雖然送了一大車平陰玫瑰給她。

    ??但做成了各樣東西,口脂就沒做多少,她平常也舍不得用。

    ??今兒一早,得了表哥回府的消息,她是特意涂了平陰玫瑰做的口脂來迎表哥的,表哥還記得這件事,肯定也是想她的。

    ??周令懷遞了一杯茶過去。

    ??虞幼窈雙手捧著茶杯,小口小口地喝水,漸漸也平復了激動的心情︰“表哥初回府里,要先去安壽堂拜見祖母,我們快過去吧!”

    ??這麼久沒見表哥,虞幼窈有很多話想對表哥說,可眼下也不是好時機。

    ??周令懷點頭︰“那就走吧,也不好叫舅祖母一直等著。”

    ??虞幼窈率先下了馬車,長安這才上了馬車,推了周令懷下來。

    ??兩人一起去了安壽堂——

    ??一路喋喋不休說個不停的虞幼窈,終于住了嘴,跟著表哥一起給祖母請安。

    ??周令懷一走就是四個多月,這次回來了,不光老夫人高興,連二房的姚氏,也帶了一家大小來了安壽堂。

    ??周令懷剛入府那會,姚氏雖不至于瞧不起這個幽州來的佷兒,可說到底,只是上門來打秋風的,也沒有多看重。

    ??看在他遭了家變,小小年歲也是一身殘病,多多少少也有些憐憫,卻也只是淡淡地處著,沒有親近的意思。

    ??直到周令懷在學堂里,對言哥兒幾個多有提點,她這才意識到,這個幽州來的佷兒,不是個簡單人物,這才親近了一些。

    ??到了後來,閑雲先生專程上門來拜訪周令懷。

    ??她這才驚覺,這哪兒是上門打秋風的,分明是虞府燒了高香,迎了一尊大佛進了門。

    ??周令懷能常住府里,她是求之不得。

    ??與長輩請了安,周令懷微笑︰“這陣子讓舅祖母擔心了。”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回來就好。”周令懷能安然回來,虞老夫人這半懸的心,也就放下來了。

    ??仔細端詳,見周令懷氣色不錯,面上帶了疲憊,可精神卻比初入府那會強了不知多少,心里哪能不高興的

    ??姚氏也笑了︰“對、對、對,回來就好,你這一走就是三四個月,家里都念著你,想著幽州那邊也不太平,也是提心吊膽的,如今可算是回來了。”

    ??周令懷頷首︰“此次遠去幽州,讓家里擔心,也實屬無奈之舉,”說到這兒,他話鋒一轉,就笑道︰“我從幽州回來,帶了些北境各地的特產,北境出產銀耳,品質上乘,溫補氣血,美容養顏,另還帶了天麻,行氣活血,治療頭癥頗有療效……”

    ??虞老夫人擺擺手︰“你有心了,”說到這兒,她就轉了話兒︰“幽州那邊的事都處理完了?周氏族里有沒有為難你?”

    ??原也是斷了關系,以周令懷的心智,周氏族里便有多的算計,怕也落不到他身上去。

    ??說來周氏族里,還真是眼皮子淺得很。

    ??眼見周令懷這一脈落魄了,周令懷年歲小,一身殘病,不能支應門庭,不相幫也就算了,竟然算計完了錢財,家業,還將人除族,連系出一脈的同宗之情也不顧及,就把事做絕了。

    ??寧欺白頭翁,莫欺少年窮,周令懷的天人之才,這是周氏族里的損失。

    ??周令懷搖頭︰“三司會審一審完了,皇上就命人快馬加鞭去了幽州,因當年幽王一案受到牽連的人,都紛紛得已洗刷冤情,周家也是一樣,皇恩浩蕩,感念我周家世代忠良,卻門庭寥落,破格允我參與《文獻集書》的編撰。”

    ??虞老夫人一下就坐直了身體,一臉驚訝︰“自《律疏》編撰完成之後,先帝便提出了《文獻集書》的構想,此書集歷朝歷代天、地、人、文之古籍大全,前期的籌備,就準備了數年之久。”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