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哥萬福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0章 含笑九泉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先帝搜羅天下藏書,還召集了翰林院諸多臣子,及頗多致仕的老臣,民間頗負勝名的大德之人參與編撰事宜,甚至還一度出宮,禮賢下士,親邀閑雲先生和湖山先生。”

    閑雲先生自在慣了,自然沒有答應,卻獻了不少孤本珍籍,以及他的不少手書。

    湖山先生經了《律疏》,直言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隨後不了了之。

    先帝去世之時,《文獻集書》也新編不久,彌留之際還心念著《文獻集書》的編撰事宜,故而今上登基之後,仍然不敢怠慢了《文獻集書》的編撰。

    《文獻集書》十分宏大,集百家之典籍,包羅萬象,參與編撰事宜的人多達上千人,至今二十多年,仍未完成。

    一旁的虞善言也是一臉肅然。

    心道,周表哥可真厲害呀!

    參與《文獻集書》雖有皇恩浩蕩的意思在里頭,但若是周表哥自身才學不過關,皇上也不會安排這樣的恩典。

    周令懷頷首︰“舅祖母有所不知,《文獻集書》原是高祖皇帝的構想,與虞氏族還有些淵緣。”

    虞老夫人連佛珠也不捻了︰“這話又要從何說起?”

    周令懷繼續道︰“忠烈公推崇《天工開物》,稱其為歷朝第一全書,卻猶憾《天工開物》雖博大,但宋公人微力薄,然《天工開物》內容有限,若能集百家之書,則惠澤萬世矣,後著了不少相關書籍,高祖皇帝有感忠烈公大德,便隱有編百家書之構想,這才有了高祖皇帝恢復舊典的舉措。”

    想要編一部包羅萬象的文獻集,並不容易。

    恢復舊典勢在必行。

    虞老夫人一臉唏噓︰“竟不知,《文獻集書》後面還有這般緣由。”

    周令懷繼續道︰“您也知道,編年文獻表現的還是當朝者仁治文德之舉,大周立國之初,卻是不宜大張旗鼓,所以《文獻集書》是從高祖皇帝就開始籌備,到先帝才徹底落實了。”

    先帝仁治,滿朝皆為其仁治所折服,大周朝的國勢,也達到了鼎盛時期,藩王歸心,百姓稱訟,文武百官無不拜服。

    此時不編文獻,更待何時?

    卻也是先帝仁治太甚,以致于當今聖上登期之後,憚壓不住朝臣,短短二十幾年,就將先帝仁治之功敗壞了干淨。

    也是可嘆!

    唏噓完了,虞老夫人高興道︰“好,簡直太好了,參與了《文獻集書》的編書,將來我們令懷,也能成為如湖山先生,閑雲先生這般大德之人,為世人景仰稱訟,便是不走科舉入仕,亦能名留千史,你祖母,及父母泉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

    想到了虞妙芙,她不禁有些傷感,也不禁濕了眼眶。

    虞幼窈連忙遞了一杯茶過去︰“祖母,表哥有出息了,您應該高興才是。”

    得知表哥領了《文獻集書》的編書差事,就知道表哥大約還要頂著“周令懷”的身份,在虞府里呆一段不少的時間。

    虞幼窈心里比什麼都高興。

    姚氏臉上的笑容擋也擋不住了︰“窈窈說得對,哪朝哪代皇帝都主張編書,這狀元、榜眼、探花新進了翰林,也是要編書,但也不是什麼書都能編,像《文獻集書》這樣的,沒在翰林院幾年,是連邊也摸不著,這樣的好事,當然應該高興才是。”

    自從周令懷進府之後,京里頭的禍事,那都是別人家的,喜事全是自家的。

    令懷參與了《文獻集書》的編書事宜,虞府更是文名大盛。

    虞老夫人連忙捏了帕子,輕按了眼角,接過了茶杯︰“人老了,眼窩子也淺,不管是高興了,還是難受了,總要掉一掉眼淚,才覺得好受一些。”

    周令懷連忙道︰“也只是掛名,隔三岔王去一趟藤文館……”

    虞老夫人連忙道︰“這也很了不得了,你到底年歲小,掛了名,在藤文館待幾年名聲就顯露了,將來還能通過藤文館參與朝事。”

    到時候殘病已經不能成為周令懷的阻礙,惡疾,殘病不能入仕,但歷朝歷代卻有不少大才,大德之人,都是破格錄用。

    據她所知,目前參與掛名的人員,不是翰林院的才學出色的臣子,就是致仕的老臣、民間的大德之士。

    能在一千多人之中掛上名號,簡直太了不得了。

    皇上如此恩賞,定是暗中體察了周令懷的人品,才德才做了這一決定。

    歸根究底還是周令懷自己有才,才有了這樣的機遇。

    姚氏連忙問︰“正式文書大約什麼時候能下來?”

    周令懷答︰“大約就在這幾日。”

    姚氏一臉喜氣洋洋︰“那敢情好,等宮里的文書下來了,咱們家就辦個家宴,熱熱鬧鬧地慶祝一番。”

    虞老夫人大力贊同。

    一家人喜氣洋洋。

    周令懷端著茶杯,垂眸。

    從前只是借住虞府,平常指點些虞府幾個後生,倒也相安無事,若要長居久住,還得有個正經差事。

    不然再好的才學,卻一直困于內宅,也是無所是事,總會教人心生微詞。

    小姑娘有了個“像樣”的爹,再有個雖然殘病,卻也有些才名的表哥,到了外頭底氣也更足了些。

    藤文館編書,倒也不必牽扯上前朝,也不必日日前往,平常多注意些,也不必擔心曝露了身份,給虞府帶來麻煩。

    一家人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就聊了許久。

    虞幼窈趁著祖母喝茶的功夫,連忙道︰“表哥千里迢迢打幽州回來,一路車馬勞頓,想來也累了。”

    她一提這事,虞老夫人就反應過來︰“瞧我這記性,光顧著和令懷說話,竟然忘了這個,”說到這兒,她連忙瞧向了周令懷︰“這一路回來,可算是辛苦了,快回去歇著。”

    姚氏也趕忙道︰“許久沒見令懷,這一聊就忘了時間,還是窈窈細心,記掛著表哥的身體,”說到這兒,她看了周令懷︰“身體要緊,可別把身體給著累。”

    周令懷也沒推辭,謝過了長輩的好意。

    虞幼窈頓時也坐不住了︰“我送表哥回青渠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