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哥萬福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2章 璽心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周令懷拿了一塊八珍糕吃。

    虞幼窈瞧了表哥,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寧遠侯參奏宋修文,雖沒提及山東,可宋修文和山東有牽扯,朝廷對謀逆,一向是零容忍,上上下下的官員,都會清查一個遍,宋修文肯定是要牽扯進去的,宋修文是封疆大吏,在浙江舉足輕重,浙江肯定也要牽連進來。”

    幽王一案,李其廣一案,宋修文一案,三案千頭萬緒,而且都牽涉甚廣。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李其廣一案上,宋修文一案還在調查,也沒有傳開,所以她就沒往上頭去想。

    表哥提及了李其廣一案背後的復雜,才令她靈光一現,想到了這一荏。

    一時間,不寒而栗。

    朝臣們大約對此也有些懷疑,所以鎮國侯府一開始對宋修文,就擺出了大義滅親的態度。

    也幸好她提議,讓父親帶了宋明昭一起南下。

    不管宋明昭此人,是不是真的驚才絕艷,但至少宋明昭身為鎮國侯府的世子,有他協助,宋修文一案好辦理了許多。

    父親只要按照她說的做,從浙江水師入手,拿到髒銀,押送宋修文入京,剩下的事就與父親無關了。

    只是,她擔心父親若是不听勸告……

    周令懷頷首︰“我在浙江安排了人,協助虞大人調查宋修文一案,虞大人調查的是,寧遠侯所參奏的罪名,至于你猜想的這些,都是宋修文押解進京之後的事了。”

    只要虞宗正拿到了髒銀,將寧遠侯所奏宋修文的罪名查實清楚,一旦進了京,浙江那邊的干系,就與他沒有關系。

    表哥的話,無疑是給虞幼窈吃了一記定心丸︰“表哥,宋修文一案是不是你一早就算計好的?”

    表哥不管算計什麼,都是環環相扣,刀刀見血,若非她了解表哥,表哥又從來沒在她面前刻意隱瞞,她也猜不到這些。

    周令懷笑了︰“在我拿了幽州之前,首先要解決幽州的後顧之憂。”

    北境大小官員、豪紳處理了一大半,留下來的都是他的人,北境的物資掌握在他手里,卻還不夠。

    只有更多的籌碼,才能支撐更龐大的野心。

    虞幼窈愣了,怔怔地看著表哥。

    眼前的人仿佛在她的眼前,分裂成了兩個。

    一個是,令她十分陌生,卻雍容矜貴,宛如東君日神般,光耀萬千的殷懷璽殷世子。

    一個是她熟悉的,那個深藏不露,世絕無雙,與她朝夕相處,兩小無猜的表哥。

    有那麼一瞬間,她間然分不清楚,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表哥。

    周令懷見她神色有異︰“怎麼了?”

    虞幼窈下意識低下頭,回了一句︰“沒、沒什麼,只是覺得,江南一帶物產豐富,茶葉、鹽運、瓷器、絲織,礦產,海上貿易等等,全是大周朝最為通行的貴物,表哥若能在江南一帶插一手,自是再好不過了。”

    北地雖不至于貧瘠,卻地處苦寒,物資不豐也是事實。

    就算表哥徹底掌握了北境,物資仍然是個問題。

    周令懷隱約察覺到她情緒有些不對,不動聲色道︰“之前你說要開鏢行,如今也準備有小半年了,鏢行籌備得如何?”

    提及了這個,虞幼窈就有很多話要說︰“保定的鏢行,已經籌備起來了,打通了衙門、水陸兩路上的關卡,九月就開始押運……”

    鏢行里的事,她都是交給周永禾在做,磕磕踫踫折騰了小半年,雖然沒有成果,但好在鏢行是立起來了,表哥的名號也放出去了。

    前期投入雖然十分巨大,可虞幼窈目前也不缺錢,前景肯定是不錯的。

    嘰嘰喳喳說了許多,周令懷也只含笑听著。

    直到她說完了話,這才遞了一杯茶過去。

    虞幼窈捧著茶,突然覺得自己方才是暈了頭。

    表哥就是表哥,哪有什麼誰是誰之分呢?

    想明白了這些,她心中豁然開朗了︰“表哥,之前周永禾問我,鏢局該起個什麼名字,我思來想去,覺得【喜心】不錯,周永禾死活不同意,說旁人家的鏢局不是龍門,就是虎威,我們應該取一個威武霸氣的名字,可我還是覺得【喜心】很好。”

    周令懷有種不詳的預感︰“是哪個喜?”

    虞幼窈笑彎了唇兒︰“歡喜的,”不待周令懷松一口氣,小姑娘惡作劇似的,又補充了一句︰“也是殷懷璽的璽。”

    果然如此~

    事已成定局,殷懷璽也不多說什麼了。

    說完了,小姑娘就“咯咯”地笑,眼兒明亮,笑容燦爛︰“表哥,表哥,這個名字是不是很好听?!”

    周令懷覺得,還是周永禾的提議比較好。

    鏢行肯定是要取一個比較威武霸氣的名字,喊鏢也比較有氣勢,雖然這些都是虛得,但黑白兩道還真比較吃這一套。

    但小姑娘覺得“喜心”比較好,那就“喜心”吧!

    到了嘴邊的話,在舌尖上滾了又滾,又塞回腦子里,過了一遍之後,斟酌了一遍,周令懷這才道︰“鏢行押運靠的是實力,至于取什麼名字,嗯你喜歡就好!”

    話一說完了,周令懷忍不住想——

    這樣回答,是不是有點避重就輕的嫌疑?

    于是,周令懷絞盡了腦汁,補充道︰“【喜心】听起來,嗯比較喜慶?!鏢局押運本來就很危險,取個喜慶一點的名字也比較吉利,鏢行最大的宗旨,也是互利互惠,皆大歡喜,這樣看來這外名字,也是很不錯。”

    話才一說完,虞幼窈就忍不住“咯咯”地笑︰“表哥,我就是覺得【喜】和【璽】同音,是【喜心】,也是【璽心】,這才取了“喜心”這個名兒,真難為表哥,還能舌綻蓮花,巧舌如燦,將“喜心”兩個字解釋得如此內涵,連我都沒這麼想好吧!”

    周令懷臉有點黑。

    這樣的表哥,她竟然還會傻傻地當成兩個人?

    這是腦殼兒壞掉了不成?

    虞幼窈笑彎了眉,眼里也是亮晶晶一片璀璨︰“不過,經表哥這樣一說,我突然覺得這個名字,真的很好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