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表哥萬福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5章 同心同德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提及宋明昭時,小姑娘態度,渾然沒有世家交情可言,可見是對宋明昭疏而遠之,感官也沒那麼好。

    提及紫金石硯時,也是渾不在意的態度,難得的東西,送到手里頭,卻只“大意瞧了”,竟連拿起來好好鑒識一番也不曾,就收進了庫房。

    一般人,得了這樣的文房好物,基本上是要收在書房里,平常替換著用。

    虞幼窈對宋明昭態度,他是樂于見成。

    但也隱約察覺了一些不對之處。

    只是,虞幼窈對宋明昭送的紫金古硯不屑一顧,對他送的,卻是愛不釋手,這其中的天差地別,他已有體會,何必再自找不痛快。

    虞幼窈笑彎了唇兒︰“表哥親手雕制的東西,在我心里不是古物,勝過古物,沒有旁的東西可以堪比,自然是要擺在書房里,時常替換著用的。”

    周令懷笑了。

    虞幼窈一邊把玩紫金硯,一邊又問︰“表哥,快給我講一講,你在山東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周令懷擱下茶杯︰“殷三不是都告訴你了嗎?”

    不然,那些關于他的話本,怎麼會在短短時間,就流傳得沸沸揚揚?

    虞幼窈撇了撇嘴,嫌棄道︰“殷三,那是三棍子也敲不出一個悶屁,問一句,才回我一句,至于過程和細節那是完全沒有,要全靠我自己腦補,肯定和真實情況有很大出入,我想听表哥親口說。”

    也是表哥一早就對她分析了山東的局勢,連戰術策略也說了,她才能猜到諸多細節之處。

    但是!

    她想知道,表哥是如何以三寸不爛之舌,勝過百萬雄師,策反了幾乎不可能和朝廷合作的氏族,一起對抗李其廣。

    她也想知道,表哥是如何將計就計,致氏族內訌,將氏族一網打盡。

    ……

    周令懷笑意微深︰“僅憑著殷三的只字片語,進行解析腦補,便已經將山東復雜的局勢,以及這一戰的諸多細節,拼湊完整,與真實情況也沒多大出入,表妹還真是厲害!”

    虞幼窈瞪大了眼兒︰“表哥,你已經看過了,市面上那些關于你的話本子了?”

    周令懷頷首︰“大致瞧了一些。”

    虞幼窈小臉一紅,就有些窘迫了︰“我知道表哥肯定也做了安排,只是機會擺在眼前,就算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也想幫一幫表哥,沒、沒想過要打亂表哥的計劃,所以……”

    小姑娘仰頭看他,半藏在衣襟里的一截皓頸,修長如玉,細瘦縴弱,仿佛只一掌就能完全握住……

    心中無端就生出一種貪婪,想要更親近一些。

    周令懷傾身上前,伸手將她頸間的衣襟拉攏了一下︰“沒有所以,你一直做得很好。”

    衣襟拉高了,擋住了悸動人心的細弱,卻擋住縴玉般的美好,他感覺自己的指尖都在抖。

    虞幼窈愣了一下︰“表哥?”

    她歪了頭,瞧見表哥的手,骨節分明似玉,指長而清潤,十分好看。

    勻稱的骨節里,有一種執手黑白,指點江山,輕描淡寫的從容矜貴,卻蘊含了玉山之傾頹的力量。

    大約是經常做雕刻,指尖略帶薄繭,在替她整理衣襟時,輕微地刮過了她頸間的細肉,令她有些顫栗,強忍著才沒有躲開。

    周令懷如夢初醒,倏然收回了手。

    他分明只是覺得,小姑娘衣領子低了一些,一眼瞧去,皓白的頸兒,又白又長,仰起頭看他時,卻是︰“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

    突然就想拉高了她的衣襟,擋住宛如野蔓生長的妄念。

    虞幼窈有些狐疑︰“是不是我的衣裳有哪里不妥?”

    周令懷心中倏然狼狽,垂下眼楮,若無其事一般端起了茶杯,卻只看著,沒有要喝的意思。

    他避重就輕道︰“所謂的權謀機變,關鍵不在“謀”字之上,而是在于“機”與“變”二字。”

    虞幼窈只當她衣襟有些不妥,表哥幫她理好了,听表哥提及了“權謀機變”之說,不知不覺就收斂了心神,認真听了起來。

    周令懷這才擱下了茶杯︰“因勢而導為“機”,順勢而為則“變”,機變則通。”

    “機——是指“時機”,何為時機?”

    “天時、地利、人和,皆是時機。”

    “而這個變,就是變化,天地分陰陽,陰陽變化,才分化五行,五行變化,才有天地萬物之變化。”

    虞幼窈恍然︰“表哥之前說過,下道謀人,中道謀事,上道謀變,這世間風雲之變幻,因緣之際會,不過機變二字。”

    周令懷點頭︰“你之前的造勢之舉,也是因勢而利導,順勢而為,謀的就是機變,由小見大,確實幫了我不少,也省了我許多麻煩。”

    原來的計劃,是要利用閑雲先生。

    但小表妹這一“造勢”之舉,就已經利用天下悠悠眾口,替他達成了目的。

    繞了一個大圈子,原也是在夸她呀,明明只是些嘩然取寵的小手段,從表哥嘴里說出來,怎麼就變得這麼高大上了。

    虞幼窈笑彎了唇兒,故意問︰“表哥不怪我擅作主張?”

    玫瑰花做得口脂,脂光香艷,瞧一眼便覺得心神微漾,周令懷低頭瞧了茶杯︰“你有分寸,也知進退,我該高興才是。”

    高興她,時刻關注著朝堂,與他同心同德。

    亦高興她,苦心孤詣替他籌謀劃策。

    更高興她心如琉璃,淨無瑕穢,待他之心純粹無瑕,不因世俗而轉移,不因身份而變換。

    虞幼窈好奇︰“表哥,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周令懷頷首︰“你問!”

    虞幼窈就問了她憋在心里已經很久的問題︰“當初在寶寧寺,我無意間闖破了表哥的行跡,我感覺表哥是想殺了我,後來為什麼沒有殺我呢?”

    當時,表哥一身玄黑衣裳,看她的目光透了戾氣,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她打小就有一個毛病,越緊張,越害怕,話就越多,面對一個想殺他的人,竟然也語無倫次說了一通。

    過後,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