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凡人修仙傳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山邊小村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第一章 山邊小村

    二愣子睜大著雙眼,直直望著茅草和爛泥糊成黑屋頂,身上蓋著舊棉被,已呈深黃色,看不出原來本來面目,還若有若無散發著淡淡霉味。

    他身邊緊挨著另一人,是二哥韓鑄,酣睡十分香甜,從他身上不時傳來輕重不一陣陣打呼聲。

    離床大約半丈遠地方,是一堵黃泥糊成土牆,因為時間過久,牆壁上裂開了幾絲不起眼細長口子,從這些裂紋中,隱隱約約傳來韓母嘮嘮叨叨埋怨聲,偶爾還摻雜著韓父,抽旱煙桿“啪嗒”“啪嗒”吸允聲。

    二愣子緩緩閉上已有些發澀雙目,迫使自己早進入深深睡夢中。他心里非常清楚,再不老實入睡話,明天就無法早起些了,也就無法和其他約好同伴一起進山揀干柴。

    二愣子姓韓名立,這麼像模像樣名字,他父母可起不出來,這是他父親用兩個粗糧制成窩頭,求村里老張叔給起名字。

    老張叔年輕時,曾經跟城里有錢人當過幾年伴讀書童,是村里唯一認識幾個字讀書人,村里小孩子名字,倒有一多半是他給起。

    韓立被村里人叫作“二愣子”,可人並不是真愣真傻,反而是村中首屈一指聰明孩子,但就像其他村中孩子一樣,除了家里人外,他就很少听到有人正式叫他名字“韓立”,倒是“二愣子”“二愣子”稱呼一直伴隨至今。

    而之所以被人起了個“二愣子”綽號,也只不過是因為村里已有一個叫“愣子”孩子了。

    這也沒啥,村里其他孩子也是“狗娃”“二蛋”之類被人一直稱呼著,這些名字也不見得比“二愣子”好听了哪里去。

    因此,韓立雖然並不喜歡這個稱呼,但也只能這樣一直自我安慰著。

    韓立外表長得很不起眼,皮膚黑黑,就是一個普通農家小孩模樣。但他內心深處,卻比同齡人早熟了許多,他從小就向往外面世界富饒繁華,夢想有一天,他能走出這個巴掌大村子,去看看老張叔經常所說外面世界。

    當韓立這個想法,一直沒敢和其他人說起過。否則,一定會使村里人感到愕然,一個乳臭未干小屁孩,竟然會有這麼一個大人也不敢輕易想念頭。要知道,其他同韓立差不多大小孩,都還只會滿村追雞摸狗,別說會有離開故土,這麼一個古怪念頭。

    韓立一家七口人,有兩個兄長,一個姐姐,還有一個小妹,他家里排行老四,今年剛十歲,家里生活很清苦,一年也吃不上幾頓帶葷腥飯菜,全家人一直溫飽線上徘徊著。

    此時韓立,正處于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之間,惱中還一直殘留著這樣念頭︰上山時,一定要幫他疼愛妹妹,多揀些她喜歡吃紅漿果。

    第二天中午時分,當韓立頂著火辣辣太陽,背著半人高木柴堆,懷里還揣著滿滿一布袋漿果,從山里往家里趕時侯,並不知道家中已來了一位,會改變他一生命運客人。

    這位貴客,是跟他血緣很近一位至親,他親三叔。

    听說,附近一個小城酒樓,給人當大掌櫃,是他父母口中大能人。韓家近百年來,可能就出了三叔這麼一位有點身份親戚。

    韓立只很小時侯,見過這位三叔幾次。他大哥城里給一位老鐵匠當學徒工作,就是這位三叔給介紹,這位三叔還經常托人給他父母捎帶一些吃用東西,很是照顧他們一家,因此韓立對這位三叔印像也很好,知道父母雖然嘴里不說,心里也是很感激。

    大哥可是一家人驕傲,听說當鐵匠學徒,不但管吃管住,一個月還有三十個銅板拿,等到正式出師被人雇用時,掙錢可就多了。

    每當父母一提起大哥,就神采飛揚,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韓立年齡雖小,也羨慕不已,心目好工作也早早就有了,就是給小城里哪位手藝師傅看上,收做學徒,從此變成靠手藝吃飯體面人。

    所以當韓立見到穿著一身嶄緞子衣服,胖胖圓臉,留著一撮小胡子三叔時,心里興奮極了。

    把木柴屋後放好後,便到前屋靦腆給三叔見了個禮,乖乖叫了聲︰“三叔好”,就老老實實站一邊,听父母同三叔聊天。

    三叔笑眯眯望著韓立,打量著他一番,嘴里夸了他幾句“听話”“懂事”之類話,然後就轉過頭,和他父母說起這次來意。

    韓立雖然年齡尚小,不能完全听懂三叔話,但也听明白了大概意思。

    原來三叔工作酒樓,屬于一個叫“七玄門”江湖門派所有,這個門派有外門和內門之分,而前不久,三叔才正式成為了這個門派外門弟子,能夠推舉7歲到12歲孩童去參加七玄門招收內門弟子考驗。

    五年一次“七玄門”招收內門弟子測試,下個月就要開始了。這位有著幾分精明勁自己尚無子女三叔,自然想到了適齡韓立。

    一向老實巴交韓父,听到“江湖”“門派”之類從未听聞過話,心里有些猶豫不決拿不定主意。便一把拿起旱煙桿,“吧嗒”“吧嗒”狠狠抽了幾口,就坐那里,一聲不吭。

    三叔嘴里,“七玄門”自然是這方圓數百里內,了不起、數一數二大門派。

    只要成為內門弟子,不但以後可以免費習武吃喝不愁,每月還能有一兩多散銀子零花。而且參加考驗人,即使未能入選也有機會成為像三叔一樣外門人員,專門替“七玄門”打理門外生意。

    當听到有可能每月有一兩銀子可拿,還有機會成為和三叔一樣體面人,韓父終于拿定了主意,答應了下來。

    三叔見到韓父應承了下來,心里很是高興。又留下幾兩銀子,說一個月後就來帶韓立走,這期間給韓立多做點好吃,給他補補身子,好應付考驗。隨後三叔和韓父打聲招呼,摸了摸韓立頭,出門回城了。

    韓立雖然不全明白三叔所說話,但可以進城能掙大錢還是明白。

    一直以來願望,眼看就有可能實現,他一連好幾個晚上興奮睡不著覺。

    三叔一個多月後,準時來到村中,要帶韓立走了,臨走前韓父反復囑咐韓立,做人要老實,遇事要忍讓,別和其他人起爭執,而韓母則要他多注意身體,要吃好睡好。

    馬車上,看著父母漸漸遠去身影,韓立咬緊了嘴唇,強忍著不讓自己眼框中淚珠流出來。

    他雖然從小就比其他孩子成熟多,但畢竟還是個十歲小孩,第一次出遠門讓他心里有點傷感和彷徨。他年幼心里暗暗下定了決心,等掙到了大錢就馬上趕回來,和父母再也不分開。

    韓立從未想到,此次出去後錢財多少對他已失去了意義,他竟然走上了一條與凡人不同仙業大道,走出了自己修仙之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